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638章 无名之人
    仿若是觉察到了秦逸尘在注意自己,老人的目光也看向他。

    那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目光,落在了秦逸尘身上,但是,却让秦逸尘无由的心中一倏,这感觉就好像,在这个老人的注视下,他没有任何秘密了一样。

    “咦?”

    只是那么简单的一眼,老人那万古不变的老脸上,出乎意料的出现了第二种神色,甚至,口中发出一道轻呼。

    他的视线,落在了秦逸尘丹田所在的位置,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那浑浊的眼眸内,闪过一抹慑人的精芒。

    那抹精芒虽然是一闪而过,但是,却依旧被秦逸尘扑捉到了。

    在那一瞬间,他有种自己的生命,不在自己的掌握中的错觉。

    “难道……”

    秦逸尘心中一颤。

    或许,自己的秘密,在这位老人面前,不再是秘密。

    “小家伙,过来陪陪老头子……”

    在他惶惶之际,那老人竟然朝他招了招手,脸上,带着与普通老人一样的和蔼笑容,就好像,真的只是无聊,想要找个人唠唠嗑一样。

    秦逸尘只犹豫了一秒,然后,就朝着老人走去。

    “坐。”

    老人拍了拍身边的木墩。

    秦逸尘闻言坐下。

    “小伙子,你来这里做什么?”

    老人似乎是好奇的发问。

    “我需要大衍菩提果!”

    想到来这里的目的,秦逸尘的神色有些复杂,悲痛,写在脸上。

    “你……要进去?”

    老人迟疑了少许,脸上似乎有少许愕然。

    “我没得选择。”

    秦逸尘脸上写着坚定。

    哪怕,他知道以他现在的境界,进入殒神深渊,九死一生,但是,他还是要试试!

    即便,只有不到万分之一的机会!

    “咦……小伙子,你的气息,好像很弱啊……”

    老人似乎又发现了什么,那浑浊的眸子内闪过一抹疑惑,口中喃喃,“不对啊,怎么会这么弱……难道……”

    仿若想到了什么,老人愕然的看着他。

    “我与她同生共死!”

    秦逸尘嘴角,有着一抹奇特的柔情。

    “呵呵,年轻真好……”

    老人将目光又移到了天际,微微感慨。

    一老一小,在这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或许,他们两个都太普通了吧。

    直到,暗夜降临。

    夜深人静,除了秦逸尘和那位老人,这里,再无其他人。

    在黑幕之下,殒神深渊显得更为可怖。

    那里黑影森森,似乎,连月光都照射不进去,漆黑的深渊之下,不断的传出嚎叫之声,还有特殊的撞击声,在这黑夜当中尤为让人惊秫,仿若,那里就是地狱的入口一样。

    “该动身了!”

    在天上月亮的位置,移到了殒神深渊上空的时候,秦逸尘站起身来。

    他研究过,每天这个时候,是殒神深渊那诅咒之力最为薄弱的时刻。

    “唉,可惜了啊。”

    老人不知道为何,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

    没有人懂他是为何而叹息。

    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小伙子,你等等。”

    在秦逸尘动身的时候,老人叫住了他,然后转身回到木屋,拿出了一样东西,递给了秦逸尘,“希望这护身符,能给你带来好运。”

    这是一块颜色黯淡的圆形玉佩。

    虽是玉佩,但是,看起来却也颇为老旧,绝对是那种掉在地上也没有人会捡起来的那种。

    但是,在这个玉佩上,却刻画一副奇特的纹路。

    连秦逸尘都没有见过这种纹路。

    不是因为它复杂,繁琐,而是因为,它太简单了。

    图的形状,如若两条鱼,首尾相交。

    看上去,这就是一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东西。

    “多谢老人家。”

    秦逸尘伸出双手接过这枚玉佩,然后,满怀敬意的朝老人行了一礼。

    他不知道这位老人是谁。

    也不知道这位老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两人这算是第一次见面,没有什么交集,对方,对自己不但毫无恶意,相反,还相赠护身符,这样的人,绝对是值得他去尊敬的。

    接着,他将那块其他的护身符贴身带好。

    刚好走,秦逸尘又转过身,对老人问到,“不知老人家怎么称呼?”

    “呵呵。”

    老人笑了笑,说道,“无名之人而已,不足挂齿。”

    秦逸尘深深的看了老人一眼,才转身,大步走向殒神深渊。

    直到秦逸尘已经远去,老人口中才轻声喃喃道,“龙魂降世,是幸,还是不幸……”

    ……

    不知不觉,秦逸尘已经走到了殒神深渊千里范围之内。

    在接近这区域后,秦逸尘立即就觉察到,一股可怕的气息,朝着他侵蚀而来。

    这是……诅咒之力!

    “靠你了。”

    秦逸尘脸上并不见慌乱,而是将小丹炉拿了出来,顶在头顶上。

    “嗡!……”

    随着他精神力渗入,小丹炉发出一阵颤声,垂落丝丝光泽,如若光幕一样,将秦逸尘笼罩在内。

    秦逸尘之所以孤身一人来到这里,并不是因为他莽撞,而是因为,他有准备。

    小丹炉,就是他最大的依仗!

    这尊小丹炉,直到秦逸尘巅峰时期,也未能将其修复,可见,其有多么特殊。

    秦逸尘能走到那一步,其实,绝大部分的功劳是来自这尊小丹炉。

    现在,在要踏入绝地的时刻,秦逸尘又祭出了他最大的依仗!

    就这样,顶着小丹炉,秦逸尘大步的踏入了殒神深渊范围内。

    “唰!”

    进来的一刹那,即便是有小丹炉护体,秦逸尘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在这范围内,他的精神力被完全遏制,根本蔓延不出去,一身修为也得不到任何施展,所有真元都退回到了丹田之内。

    此时此刻,他除了有小丹炉,再无其他任何依仗。

    “嗡……”

    似乎是因为受到了外力的干扰,还是其他原因,小丹炉一震,其内,纹路亮起了许多道,垂落的光泽,更加鲜明了。

    在这种情况下,秦逸尘很快就走过了那安青被风化的地方,走得更远。

    不过,虽然有小丹炉庇护,诅咒之力侵蚀不到他,但是,越往里面走,压力就越大,感觉就好像有一座山朝着他压过来一样,又似乎,整个天地都朝着他压挤而来,让他寸步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