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622章 怎么少得了我
    “哼,雕虫小技!”

    面对气息暴涨数分的七国主帅,夏泽雷那布满沧桑的脸庞上,却没有半点惧意,有的,只是一种睥睨四方的战意!

    在话语落音,一股磅礴的气息,也是自夏泽雷体内暴涌而出,这股气息,犹如天幕一般,从天而将,仿若将其与整个战场都融合在了一起。

    瞧得逍遥王这般声势,七国主帅眼瞳皆是一缩,不愧是战无不胜的战神逍遥王,这种气场,他们都自愧不如,不过,今日他们可不是单独面对!

    旋即,七国主帅相视一眼,七人几乎是同意时间暴射而出,顷刻间爆发出来的惊天真元,令得无数人心惊不已。

    南河国主帅的动作极为迅猛,仅仅是两个呼吸间,便是出现在了逍遥王身前,他手中的宽剑一摆,便是夹杂着厚重的剑气,对着后者劈砍了过去。

    “哼!”

    面对这一道足以让得武王强者重创的攻势,夏泽雷面不改色,他的身形迎面而上,就在那柄宽剑即将轰在其身上时,他的身形才是猛的一侧,宽剑夹杂着恐怖的气势险险的从其胸口前不过几毫米之处挥了下去。

    旋即,夏泽雷双手化拳,狠狠的对着南河国的主帅,那暴露在其身前的后背轰击而去。

    “该死!”

    仅仅是一个照面便是落于下风,南河国主帅面色大变,在危机关头,他身形猛的一番,手中宽剑一横,挡在身前。

    “呯!”

    随着一道脆响,逍遥王的一双铁拳狠狠的轰击在宽剑之上,而后者的身形当即被震得倒飞出去。

    “咻!”

    而在刚一震退南河国主帅,六道寒意已经是从夏泽雷周身传来,一柄柄寒芒闪烁的武器,对着他周身要害暴刺而来。

    感受着遍体的寒气,逍遥王终于是抽出了伴他征战几十年岁月的长剑,随着其手腕一抖,长剑化为一道道残影,短短一瞬间,将其周身包裹在其中。

    “锵!锵!”

    随着一道道金铁交戈之声响起,逍遥王闷哼一声,身形暴退数丈,而对面对六国主帅仅仅是后退了一米。显然,面对七人的联手,逍遥王显然是吃了一个暗亏!

    “卑鄙,七个打一个,还偷袭!”

    城墙之上,一道道怒斥之声响起,满是愤慨。

    “哈哈,逍遥王,你也不过如此啊,今日,我倒要看看你凭借什么来阻拦我们!”

    瞧得逍遥王受创,七国主帅眼中顿时爆发出了一阵喜意,南河国主帅,更是猖狂的大笑道。

    夏泽雷面色阴沉,也没有与之争辩,在其功法运转下,体内的真元如同洪水般奔涌着,而随着其这般疯狂的催动,整个战场中,陡然弥漫起了一种凶煞无比的煞气,看这情况,他显然是打算真正的拼命了!

    瞧得他的举动,七国主帅也是一愣,旋即冷笑一声,都是将自身的真元疯狂的驱动了起来。

    无数道目光皆是紧紧的盯着半空中那剧烈波动的天地能量,他们知道,一场惨烈的大战,爆发在即!

    暮光之城城墙上,无数的将士也是暗叹一声,甚至有些铁骨铮铮,流血都不曾眨过一下眼睛的汉子,在此时留下了憋屈的泪水。

    逍遥王就算再厉害,岂能以一己之力,击败七国主帅?更何况,在刚才他已经受了一点暗伤了!

    但是,如今暮光之城的局面,除了依靠逍遥王之外,还能依靠谁?

    而就在他们心中暗叹间,天空中那种紧绷的气场陡然到了一个极限,就在双方即将暴动的一瞬,突然有着尖锐的破风之声从远处天际呼啸而来,同时,一道长啸之声,也是响彻而起。

    “这种大事,怎么少得了我秦逸尘!”

    一道宛如雷霆般的声音猛的自天际响彻而起,而后如同怒雷一般滚滚而来,响彻在无数人的耳边。

    暮光之城中,无数人听见这有些熟悉的声音,先是一愣,旋即眼中都是涌起了一抹希翼。

    “是他,秦逸尘!”

    皇宫门前,一身战装打扮,正准备去支援城墙的夏紫灵听到这道声音,心中突然被一种幸福给充满。

    哪怕今日战败,她也无憾了!

    “这个家伙,他怎么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炼丹师公会上,海会长面色却是陡然一变,别说秦逸尘了,就算是逍遥王,也无法凭借一己之力扭转整个战局啊!

    此时,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望向天际,旋即,一道流光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从天际之边暴射而来,短短的几个呼吸间,便是闪现在了暮光之城的上空。

    这道身影,正是秦逸尘!

    望着这道在关键时刻赶来的身影,城墙上的众人眼中闪过一抹激动之色,这个少年,以他的天赋,完全不局限于区区暮光公国,可是,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他竟然不惧生死赶回来?

    “秦逸尘……”

    望着这道熟悉的身影,夏泽雷紧绷的身躯并没有放松,不过,他的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后者。

    以他的实力,竟然有些看不出秦逸尘的深浅了!

    “受伤了?”

    秦逸尘微笑着点了点头,轻声道。

    “小伤而已。”

    夏泽雷语气很是随意,他的目光瞥向那七大主帅,道:“有把握拦下几个?看看咱们还能不能拼上一次!”

    闻言,秦逸尘淡淡一笑,漆黑的眸子在七国主帅身上扫了扫,笑道:“王爷回城墙休息便是,这种小杂鱼交给我来便可。”

    “哼,毛都未长齐的小子,口气倒是不小!”

    听到这话,七国主帅面色皆是一变,南河国主帅更是面色阴沉的冷哼道。

    “你……行吗?那七人可不是普通武王强者!”

    夏泽雷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却还是有些迟疑。

    对于他的担忧,秦逸尘却是笑着摆了摆手,道:“放心,区区几个武王高阶的杂鱼罢了。”

    见到秦逸尘如此自信,夏泽雷也是无奈的点了点头,身形向后退了一段距离。

    他走以后,面向七国联军之时,秦逸尘脸庞骤然变冷了下来,一股森森之气,从其身躯扩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