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615章 谈妥
    秦逸尘将‘个人’两个字咬的微重。

    这让龙泽啸眼眸微微一凝。

    “没问题!”

    在沉吟少许,权衡了一下利弊之后,龙泽啸豁然站了起来,眼眸中闪过一抹骇人的精光。

    只是调查而已,又不是要对付欧阳世家,仅仅这样,便可得到一枚皇极化羽丹,龙泽啸自然不会拒绝。

    “既然如此,那我就等亲王的消息了。”

    秦逸尘点了点头,轻笑着说道。而后,他将皇极化羽丹的材料清单交给了龙泽啸,在闲聊一番后,便是离开。

    待到秦逸尘消失在亲王府后,一个妙曼动人的身影,方才是从内院大厅的一侧走了出来。

    这道身影,乃是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袭尊贵黄色的衣裙,将其窈窕纤细的娇躯勾勒出来,那雪白修长的脖颈,犹如天鹅一般优雅,那一张甚至还要比申灵要俏上几分的容颜,更是让人一眼就沉迷其中。

    若是一些大势力的高层在这,定然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个少女,乃是皇室九公主,也是皇朝国主最为宠溺的公主……龙清瑶!

    “四叔,你说他要调查欧阳昊天干嘛?”

    此时,龙清瑶黛眉微蹙,有些疑惑的对着龙泽啸问道。

    “或许是因为那风千雪的缘故吧,年轻人的世界,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本以为他担心他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来,没想到,竟然仅仅是这个一个要求。”

    龙泽啸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

    似乎,他的青春,都是在浴血奋战,这种谈情说爱,真是让他有些无法理解。

    “咦,九公主,你对他这么感兴趣?莫非,你看上他了不成?”

    见到龙清瑶的态度,龙泽啸顿时面露古怪之色,在前者俏脸上扫了扫,突然打趣道。

    “四叔,你胡说什么呢!”

    听到龙泽啸的话语,龙清瑶的俏脸上浮现了一抹绯红,当即她小脚一跺,娇嗔道。

    “那小子在炼丹方面的天赋,恐怕整个皇朝中都无人能及,而且,他长相也不差,你若是真喜欢,四叔可以帮你去提提,若是能与他喜结连理,对于我们皇室而言,也是平添一尊助力啊!”

    见到龙清瑶俏脸绯红,龙泽啸自顾自的说道。

    “四叔,别乱说了,那家伙身旁可不缺少女人,而且,情报不是说,他与风千雪都有着一种说不清的关系吗?就算你想将我强塞给他,恐怕人家还未必会要呢!”

    龙清瑶对着龙泽啸翻了个可爱的白眼,嘟囔道。

    虽说,她对于秦逸尘也极为欣赏,不过身为皇室公主,心高气傲的她,可不能容忍与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

    闻言,龙泽啸也是皱了皱眉头,只得暂时打消这个念头,似乎那小子身边,是真的不缺少女人啊,从跟他水月晶坊露脸的申灵与公输芷依,便可窥视一二,而且,风千雪,不论是容颜还是身份,都并不逊色龙清瑶多少啊。

    “算了,我得赶紧去准备材料了,晚点要是有空的话,你帮我把材料送过去吧。”

    龙泽啸摇了摇头,站起身来,缓步对着外面行去,边走边道。

    “我才不要去!”

    龙清瑶闻言,俏脸一红,小脚连动,飞快的逃离开来。

    ……

    从亲王府出来后,秦逸尘也是借助着龙泽啸安排的马车,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了申府。

    从马车中下来,感受着外面的吵杂之声,秦逸尘也是颇为的无奈。

    在申府之外,不知道有多少权贵势力,带着厚礼,不惜自降身份,在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只为求见秦逸尘一眼。

    这便是丹府大会冠军与皇极化羽丹所带来的影响力。

    不过,对此,秦逸尘也是头疼万分,那么多前来寻求皇极化羽丹的,他总不可能花费巨大的精力,给每个势力都炼制一枚吧。

    其实,现在的他,想要炼制皇极羽化丹,还是颇为困难的。

    “是时候将叶良辰他们叫过来了……”

    在头疼之余,秦逸尘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笑意,这种事情,还是要交给专业人士来做才比较好,而且,以他现在的身份,飞乐商会也足以在这天龙皇城中立足了。

    “逸尘,风长老在客厅等你。”

    在秦逸尘思索着飞乐商会该如何发展时,申凡古的声音已经在门外响起。

    “风长老?风凌尊?”

    听到这道声音,秦逸尘眼眸之中迸发出了惊喜之色。

    风凌尊与他分开才多长的时间,后者这么急赶过来,恐怕是带了令他期盼已久的答复吧?

    想到这里,秦逸尘连忙是应了一声,而后飞快的对着客厅迈了过去。

    “哈哈,逸尘,咱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不用这么着急。”

    刚一踏入客厅,风凌尊的笑声便是响了起来。

    听到这话,秦逸尘面色也是一阵尴尬,他轻笑一声,道:“这不是怕怠慢了风长老吗?”

    “怠慢?”

    听到这话,申凡古嘴角一抽。

    虽然这些时日,他们申家不知道真正的怠慢了多少前来拜见的势力,但是,对于这个风族炼丹阁的长老,他们岂敢有半点怠慢?

    这恐怕是你自己太心急了,故意找的借口吧?

    申凡古心中嘀咕道。

    “风老,可是有什么消息?”

    这个时候,秦逸尘也没有理会申凡古的尴尬,尽管在尽力克制,但是在一想到风千雪时,他的面色就忍不住有些激动。

    “这小子……”

    望着这个在丹府大会最中央平台上,面对无数人目光也面不改色的少年,此时竟然一副拘谨的模样,风凌尊心中就忍不住一阵感慨,这小子,究竟是怎么认识风千雪的?

    最主要的是,这情愫从何而来。

    他看的出,秦逸尘眼中那浓浓的眷念与化不开的情意。

    甚至,在欧阳昊天眼中,他都没有看到过。

    可见,秦逸尘用情至深。

    不过,在一想到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时,风凌尊还是干咳一声,道:“咳咳,那个,逸尘啊,你看丹玄那老头啥都没做,平白无故的得到了那些东西,我可是给你鞍前马后,跑了不少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