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503章 府主召见
    在广场某处,段子海面色铁青,或许是因为一抹从心底深处蔓延而出的恐惧,让得他紧握的拳头微微的颤抖着。

    那种级别的精神力争斗,他根本就无法与其相提并论,望着秦逸尘的身影,一股无力之感,从其心底升起。

    段子海与东炀面色也是变幻不定,他们也没有料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一地步。

    而在众多欢呼声中,秦逸尘却是感觉到识海中传来阵阵疲惫,虽然他表现得极为轻松,但是其实在面对一个灵动境强者增幅两倍之多的精神力攻击之下,他也是竭尽全力去抵挡了!

    可惜啊,如果这小丹炉能修复的再完整一点,他就不会这么吃力了。

    不过,一个明显还很残破的丹炉,竟然能与一尊地级极品丹炉抗衡……这也是秦逸尘坚持用它的原因了。

    而后,他身体微微摇晃,眼前一黑,身形便是对着一侧倒了下去。

    “秦逸尘!”

    原本激动的望着他的田良见状,忍不住惊呼一声,但是奈何他根本无法动用精神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后者倒下。

    “唰!”

    而就在此时,一道靓影从平台下闪掠而出,纤腰扭动间,玉臂一伸,便是环上了秦逸尘的腰间,这道靓影,正是申灵!

    秦逸尘只感觉一阵女子的幽香传来,意识便是彻底的昏沉了下去。

    而环抱着秦逸尘的申灵,却是展现出了让人惊愕的一面。

    向来被冠以蛮横、刁蛮为主的申灵,竟然罕见的出现了脸红之色,当然,这一抹潮红,被人当成了是其恢复伤势造成的红润。

    感受从怀中传来炙热的喘息,申灵的俏脸不禁又是红了几分。她何曾被异性如此接触过,若不是看在这个家伙救了自己的份上,她才不想去管他呢!

    当然,这是她自我安慰的话语。

    “我先将他带回去了。”

    最后,申灵丢下一句话语,在无数道依旧还处于惊叹的目光注视下,掠过人群,飞快的消失不见。十方丹府的丹会,终于是在无数道惊叹的目光中,华丽而震撼的落幕,无数人望着那被破坏得一片狼藉的青石平台,都是忍不住暗暗咂舌。他们知道,从今以后,那个叫秦逸尘的家伙,将会被十方丹府所有人知晓。

    以一个刚通过考核没几天的新生身份,在面临白云丹府时毅然站了出来,最后还在那等可怕的精神力攻势之下坚持了下来,无论是论起魄力还是实力,都足以让所有人赞叹。

    “秦逸尘……他就是秦逸尘吗?”

    而十方丹府府主嘴中也是轻喃着这个名字,或许丹府中绝大部分人,因为炼丹师的自傲,对于外界的许多传闻都没有听闻过。

    但是他对于这个将北冥宗都搅得退步的名字,可是记忆深刻啊!

    “在外面得罪了北冥宗,一进来就得罪了东临宗的客卿,这个家伙,真是到哪都不甘寂寞啊。”

    丹府府主摇了摇头,暗自笑道。

    或许任何一人,惹上这片地域随便一个巨头时,都会头疼不已,但是这个小子,仿若是债多不愁一般,从他身上,根本没有为此而忧愁的意思。

    “数十年没管事,丹府内部都被宗门势力侵蚀成这样了,若是他们不开眼的话,那也是时候清理下丹府了!”

    丹府府主心中暗自想着,眼中也是有着一抹精光闪过。

    丹会落幕,秦逸尘的强势崛起,连带着田良的身份都是上升了不少,至少,在丹府之中,再也没有人与以往那般,敢当面嘲笑他了。

    在接下来的数天时间中,整个十方丹府都是在传荡着丹会当天,秦逸尘力挽狂澜的事情。

    而身为这件事情的主角,哪怕是有着丹药的支撑,秦逸尘也是足足在床上待了两天才能勉强下床。

    而在这两天中,所有人都不知道,申灵一直在细心的照料着她,直到确定他没有什么事后,方才离去。

    这日,秦逸尘正在房中修炼时,房门突然被敲响。

    秦逸尘皱了皱眉头,便是从修炼状态中退了出去,经过丹会之事后,可没再有不开眼之人到他这来胡闹了。

    “府主要见你。”

    房门一开,便是见到田良满脸笑意的站在那里。

    “府主?难道是焚心果之事吗?”

    一想到焚心果,秦逸尘心头便是一热,而后,他稍微整理了下仪表,便是走了出来。

    跟在田良身后,在十方古城中行走了约莫十多分钟,两人来到十方古城深处,这里面,平日里除了长老客卿,就连一般的导师都没有资格涉足。

    而最终,田良的身形在一间巨大的楼宇前停了下来。

    或许是因为名气的缘故,秦逸尘倒是极为顺利的通过护卫的审查,进入到这间巨大的楼宇之中。

    “府主就在里面,见了他,你可得恭敬点。”

    进入楼宇中后,来到一间大厅前,田良顿住脚步,对着秦逸尘说道。

    听到他的提醒,秦逸尘点了点头,便是推开大厅之门,缓步进入。

    大厅之内,被众多装有古籍的书架给布满,秦逸尘踏入大厅中后,目光一阵扫视,片刻后便是落在一个书架前,在那里,身穿白色衣袍的府主,正在小心翼翼的清扫着书架上的尘埃。

    “小家伙,做的不错嘛。”

    仿若是察觉到了秦逸尘的到来,府主也是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带着一抹笑意的声音,突然在大厅中响起。

    “晚辈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之事罢了。”

    秦逸尘拱了拱手,恭声道。

    “呵呵,十八九岁,便已经达到灵动境,在这片地域中,恐怕你还是第一个如此年纪便有这般成就之人!”

    府主的目光在秦逸尘身上来回扫视一番,温和的道:“老夫申凡古,若是你不嫌生的话,可以叫我一声申叔。”

    “既然如此,那小子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闻言,秦逸尘不惊不惧的拱手笑道。

    见到秦逸尘这般气度,申凡古眼中有着一抹满意之色流动,此子不论是实力还是心质,都远超同辈之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