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499章 挑衅的代价
    赢了?

    是的,赢了。

    虽然,秦逸尘只是炼制了一枚最普通的丹药,但是,他还是赢了。

    因为,那来自白云丹府的年轻炼丹师连身形都站立不稳了,就别说炼丹了。

    所以,仅仅是一枚普通的丹药,就赢下了这一场斗丹!

    “赢了?”

    十方丹府中人脸色各异,有疑惑的,有茫然的……唯独,没有一个人脸上有一丝喜色。

    因为……这是不是太轻松了?

    在他们看来,秦逸尘什么都没有做,就是炼制了一枚普通的丹药而已。

    一枚普通丹药,就击败了外来的强敌!

    那白云丹府的年轻炼丹师实力如何,他们都有目共睹的。

    “难道是因为前几次他消耗过度了?”

    有人这么怀疑。

    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

    毕竟,前面几人实力都不弱啊,而且,还有他们十方丹府公认的年轻一代最强者……申灵。

    “我……”

    白云丹府那年轻的炼丹师张了张口,还想嘴硬,但是,在他一动用精神力的时候,识海内的传来的空虚感和刺痛感,让他面色更白了几分后,他只能怒视着秦逸尘。

    “退下吧。”

    白云丹府府主开口了,声音却很平静。

    “府主,我……”

    那年轻的炼丹师满脸的不甘。

    显然,他是觉得秦逸尘胜之不武。

    因为,从头到尾,秦逸尘连一丝实力都没有暴露,他看上去……很平常,很普通,连炼制的丹药,都不是什么高级丹药。

    相比他的激动,那边赢得斗丹的秦逸尘,却显得平淡的多。

    他似乎并没有因为赢得这次斗丹而感到兴奋。

    在他的嘴角,只有一抹浅浅的弧度。

    但是,就是那抹浅浅的弧度,却让白云丹府的那几个年轻人怒火中烧。

    他们似乎读懂了。

    秦逸尘这是在嘲讽他们。

    他就是用最破的丹炉,最平凡的手段,最普通的丹药,打败他们!

    白云丹府府主面色明显也有些阴沉。

    “哈哈,小家伙很不错……”

    十方丹府府主心情却大好,转向白云丹府府主,问道,“我们丹府的小辈,可还能入文兄法眼?”

    “哼!”

    白云丹府府主冷哼一声,没有回答,他的目光锁定在秦逸尘身上,眸子内,不时的闪过一抹精芒,似乎,想要把秦逸尘看穿一样。

    但是,他注定要失望了。

    因为,就表面上看上去,秦逸尘就是那么普通,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除了在救申灵的时候那惊鸿一瞥。

    事实上,那最多也就是能证明,他也是人级丹师而已。

    “如果你们没人应战的话,那是不是应该把天蚕灵茧奖励给我了?”

    就在众人都沉默的时候,秦逸尘却开口了,他声音很突兀,同时,也彻底引燃了白云丹府那几个年轻的怒火。

    “我来会会你这家伙!”

    他们当中,就表面看上去年龄最大的那个走了出来。

    白云丹府府主没有阻止他,只是平静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人群中。

    “田长老,难道你不担心他吗?”

    看着席地而坐的田良,申灵有些愕然的问道。

    “有用吗?”

    田良已经麻木了,他发誓,不管以后秦逸尘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他都不会再动容了。

    虽然,从认识秦逸尘到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这样在心中发了多少此誓了。

    不过,经过刚才那一场后,他确认了一件事情……秦逸尘在戏耍所有人。

    田良很清楚秦逸尘有多强。

    但是,秦逸尘就是不展露自己的实力。

    这不是戏耍,又是什么?!

    ……

    “我会一击,就将你击倒!”

    来到秦逸尘面前后,那人冷冷冰冰的说道。

    “啧。”

    秦逸尘吧砸了一下嘴巴,“试试看。”

    “小子,挑衅我白云丹府,你要因此付出代价!”

    那人双手结出一个奇怪的印记,骤然,一股庞大的精神力就已经开始凝聚,那股波动,让十方丹府众长老都尽数变色了。

    “灵动,而且,绝对不是灵动初期……”

    这一刻,这些长老们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府主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这些不速之客忍让。

    精神力有多么难提升,身为炼丹师的他们心中比谁都清楚。

    一个才三十岁左右的人,竟然就达到了他们这群长老一生的巅峰期,甚至还超过了他们其中一些人!

    这样的实力,如何让他们不畏惧!

    处于他们这个位置,当然和平常人不一样。

    他们很清楚,他们只是站在这一片地域高处的人。

    这片大陆很广阔,广阔到常人无法想象。

    外面,有更强大的地域,更强大的势力!

    如丹府府主,就不是这片地域的人能决定的。

    而且,他们不得不服,因为,每一届的府主,都要比他们任何人都要强大。

    “哗啦啦!……”

    就在众人这短暂失神的时间内,那炼丹师的周身精神力已经凝聚到了一个峰顶,周围,更是传出浪潮的声音。

    而周围的空间,也跟随着那浪潮声,荡漾起一波一波的涟漪。

    那景色非常美丽,但是,谁都知道,那美丽当中蕴含着怎么样可怕的杀机。

    而且,更可怕的是,这还是没有经过上清长炎炉增幅的情况下!

    两位客卿长老也不由微微变色。

    在经过增幅的情况下,只怕,就算是他们,也不敢说能接得住。

    “这小子完了,这就是他去挑衅白云丹府的结果!”

    看到这一幕,东炀心中忍不住松了口气。

    东临宗和秦逸尘之间的梁子已经结下了。

    本来,秦逸尘已经走进了府主视线内,东炀就算是想要除掉他,也几乎是不可能了,但是这个家伙,或许是个刚出世历练的雏鸟吧,竟然敢去惹外来强敌。

    在十方地域,你就算再强大,也绝对不可能去和外面的那些巨头相比!

    “去死吧小子,记住我的名字……匡元齐!”

    突然,那炼丹师双手按在了上清长炎炉上,顿时,一股压抑的让人窒息的波动蔓延了出来,而且,带着浩浩荡荡的气势,朝着秦逸尘奔涌而去。

    在那巨大的浪潮前,秦逸尘的身形显得那么渺小,似乎,只要被沾上,就会被碾碎成渣。

    这已经不是在斗丹了,而是在……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