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474章 田良
    “咔嚓!”

    随着秦逸尘话语的落音,田良手中那根剔牙的木签随着一道清脆的声响,噶然而断。

    他的眼瞳中闪过一抹极其隐晦的色泽,这缕异色虽然一闪而过,但还是被秦逸尘收入眼底了。

    “我一个废人,哪有什么资格推荐你去十方丹塔。”

    田良自嘲的讥笑道,至于秦逸尘说的报酬,他直接无视了。

    虽然他无时不刻不想着,自己识海的伤势能够恢复,但是,他更清楚,想要恢复自己识海的伤势,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哪怕是如今十方丹府中的府主与两位客卿,都做不到。

    因为,在他识海受创最开始的一段时间,一位与田良交好的客卿,曾出手帮忙过。

    可是,即便后者耗费了巨大的精神力,却也仅仅是让他伤势暂时得到缓解,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精神力之体正缓缓的消散。

    而现在,他根本无法收购一些对精神力有裨益的药材,恐怕最多几年,他的精神力之体便会彻底消散,而他自己,也将真正的沦为一个一无是处的乞丐!

    这个世界,疗治识海创伤的丹药……根本就没有!

    一般炼丹师若是识海受创,基本就等于是废了!

    “田前辈认为晚辈是在说笑吗?”

    见到田良的神情,秦逸尘轻笑道。后者没有出声,不过,从其面色来看,显然是不置可否!

    “田前辈先服用这颗丹药试试。”

    秦逸尘隐蔽的从戒指中取出一枚清灵丹,手臂一抖,那枚丹药便是对着田良射去。

    “啪!”

    田良随手接住,手掌一摊,一颗碧绿的丹药出现在其掌心。

    “四级丹药?”

    这颗丹药虽然从其色泽上来看,绝对品阶不低,但是,其丹香已经暴露了它仅仅是四品丹药的本质。

    区区一颗四级丹药,怎么可能对治疗他识海有所帮助?

    不过,已经沦落到这地步了,田良只是耸了耸肩,随口服下。

    “嗯?”

    在服下之后,田良眉头陡然一皱,他脸上那种无所谓的自嘲之色,也是猛的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浓浓的震撼之色。

    这枚丹药,并没有治疗好他识海的伤势,但是,仅仅是一枚四级丹药,却是让得他那不断流失的精神力之体一振,那种流失的速度,竟然减缓了下来!

    这也怪不得田良心中如此震惊,要知道,他精神力之体唯一一次得到减缓,便是十方丹府的一名客卿为他疗养啊!

    这区区一枚四级丹药,竟然有这等可怕的功效,让田良如何不震惊。

    “田前辈,如何?”

    对于田良的反应,秦逸尘自然是看在眼中,对此,他并没有太过意外,而是轻笑着问道。

    “呼呼……”

    田良此时终于是缓缓回过神来,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有些浑浊的眼眸深处,有着一抹精光闪烁。

    “虽然我落魄了,但是区区一个推荐名额,还是没有问题的,只要你能帮到我……”

    田良死死的盯着秦逸尘,缓缓说道。

    他虽然落魄了,但是,十方丹府却从来没有取消过他丹府长老一席的位置,身为丹府长老,他当然有权力举荐人进入十方丹府。

    说起来这是人所皆知的事情,但是,谁敢让他举荐?!

    而,对于秦逸尘所说的痊愈,田良并没有去幻想,毕竟,刚才那枚丹药也仅仅是减缓精神力之体的消散,这个根本,是处在识海上的,想要彻底的治疗识海上的伤势,这在他看来,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而因为刚才的那枚丹药,田良对于秦逸尘生出几分信任,也抱着一丝丝侥幸的心态。

    “好!”

    秦逸尘笑着点了点头,看来,这个推荐名额,总算是弄到手了。

    不过,陡然他的眉头便是一皱,目光也是透过一间窗户对着外面看去。

    在他的视线中,那街道上拥挤的人群飞快的让出一条通道,一只银色的洪流,突然涌现,而后气势汹汹的对着秦逸尘所在的酒楼行来。

    “银色服饰,东临宗的人吗?”望着那道银色的洪流,秦逸尘眼眸微眯。

    “哐嘡!”

    不过片刻时间,这间酒楼的大门被粗鲁的踹开,四名身穿银色衣袍的中年男子行了进来。

    这边的异动,瞬间便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更有几个脾气不好的眼眸一瞪,便是看了过去。

    不过,那些目光在落在他们四人银色衣袍上那鲜艳的“东临”两字后,便是灰溜溜的缩了回去。

    “大、大人……”

    见到来势汹汹的几人,还有外面一大群东临宗之人,店小二在老板的示意下,战战兢兢的站了出来,怯怯的想要询问他们的意图。

    “滚开!”

    对于这个店小二,最左边的一名中年人怒斥一声,手臂一挥,一股劲风便是将其扇到了一边。

    “呯!”

    随着一道脆响,店小二的身躯打翻了两张桌椅才是停了下来,他痛苦的在地上扭曲着身体,看来受伤不轻。

    而对于店小二的惨状,在酒楼中的众人却没有一个敢出头的,甚至,不少人都悄然的退到一旁,特别是在秦逸尘与田良周围,一个人影都没有了。

    “果然,只要这个乞丐进店,东临宗的人就会出现……”

    “这个乞丐真是颗灾星啊,希望咱们不要受到波及才好。”

    “唉……”

    在四个东临宗弟子的煞气之下,一道道低喃声响起,不过,这些低喃声中没有一个敢表达对东临宗的不满,有的,只是因为田良而生怕牵连到自声的抱怨。

    显然,还是有不少眼尖之人,清楚田良与东临宗之间的事情。

    “连这个乞丐都敢放进来,我看,你这酒楼是不想开下去了吧?”

    一个武王初期的银袍男子,指着田良,对着酒楼的老板喝道。

    “大、大人……饶命啊,我一家老小就指望着这酒楼生活啊!”

    听到这一道话语,酒楼的老板噗通跪倒在地,脑袋更是不住的磕着求饶道。

    不过,对于他的求饶,那四个东临宗的弟子只是冷哼一声,面色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