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467章 岱青山的震怒
    听见岱青山的怒喝,向任寒眼中闪过一抹笑意,看来赵翁庭送上门来,今日倒是可以省去他日后不少功夫啊。

    见到岱青山从首位站起,赵翁庭眼中也是有着浓郁的忌惮之色闪过。

    北冥宗的执事长老,单凭这个身份,已经足以碾压他们赵家了,只要他一声令下,绝对有无数大小势力为了巴结上后者,而疯狂的覆灭赵家。

    “今日是我徒儿的大喜之日,我不想开杀戒,赵翁庭,你若是识趣的话,就乖乖就坐,不然的话……”

    岱青山冷哼一声,声音森然的说道,语气之中的威胁之意,毕露无遗。

    众多势力的首领和代表眼中都是有一抹忌惮之色闪过,赵雅柔就是被岱青山所劫持,现在,竟然还有一言不合,就准备动手的架势。这种强硬的姿态,让得他们深刻的记住了,北冥宗,可远不是他们所招惹得起的。

    “岱长老真是好大的脾气啊,不过,今日这里恐怕不能如你所愿的进行下去了……”

    在安静的大厅之中,突然有着一道淡淡的声音,很是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听到这道声音,岱青山眉头一皱,望向赵翁庭身后,刚才那道声音的来源之处便是那里。

    在一道道惊愕的目光中,一个身披黑袍的身影缓缓从赵翁庭身后走了出来,径直来到大厅前。

    见到这道黑袍身影,众多宾客在短暂的错愕之后,目光都是投射向了面色阴沉的岱青山,当即,不由的为这个黑袍人默哀了起来,敢忤逆岱青山之人,可没有什么好下场啊。

    这突然出现的黑袍人,同样是让得向任寒心中陡然一凛,这道身影,他就算是死,都不会忘记,那个轻易击碎清泉大师的人级丹师,秦大师!

    “阁下是谁?”

    岱青山目光阴森的望着大厅中央的黑袍人,皱了皱眉头后,他沉声问道。

    “我是谁,想来向家主很清楚吧?”

    这个黑袍人正是秦逸尘,他带着一抹笑意,对着岱青山身旁,那面色很不好看的向任寒笑道。

    岱青山将目光望向向任寒,后者连忙是附在后者耳旁,低声言语了几句。

    随着他的低语,岱青山的面色也是有所变化,一个能够击败清泉的人级丹师,哪怕是身为北冥宗的执事长老,也不能轻易招惹。

    因为炼丹师这个职业,就如同一个马蜂窝一般,何况,这还是一个击败了清泉大师的人级丹师!

    可以说,只要这个秦大师愿意,他随时都能够振臂一呼,都有无数的武王强者会为其奋战!

    这也是十方丹府传承岁月,比起他们北冥宗等宗门还要悠久的最主要原因,因为炼丹师的号召力实在是太强了。

    “我乃北冥宗执事长老,岱青山,今日是我徒儿的大喜之日,还望阁下能够赏面暂歇一下,有任何事情,等到今日宴会结束后,再来商谈如何?”

    岱青山也不愧是一只老狐狸,脑中稍一思量,便是想出了对策,在一说完之后,他又是抛出一个诱惑极大的橄榄枝:“同时,我代表北冥宗,诚邀先生加盟我宗,只要你答应,待我禀告宗门后,立刻能让你获得一个客卿长老之位!”

    “嘶……”

    听到岱青山的这番话语,大厅之中顿时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之声。

    北冥宗长老,这个诱惑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拒绝的啊!

    在这片地域上,无数人终其一生的努力,只是希望能够巴结上北冥宗,至于这个长老之位,寻常人等根本就不敢奢望。

    而现在,这个出来闹事的黑袍人,岱青山不仅不怒,反而发出这种邀请,实在是有些让人猜疑不透这究竟是何原因。

    只有少数见过当初秦逸尘击败清泉大师那幕的细心之人,对他的身份,才是隐约的猜测到了些许。

    赵翁庭此时面色也是陡然一变,说实在的,自己赵家与这个少年交情并不深,甚至,在他帮助赵雅柔回来后,他们家族的长老还质疑过后者。

    若不是赵雅柔的关系,恐怕这个少年根本就不会搭理他们吧!

    而对于赵雅柔与这个少年的交情,他也曾听赵雅柔提起过,根本没有什么过深的交情,或许,他仅仅是因为对赵雅柔有些好感罢了。

    此时,在这么巨大的诱惑面前,换成任何人,恐怕立场都无法再坚定了。

    一方面是这片地域顶尖宗门的长老,而他们赵家,不过是一个二流城市的家族,如何取舍,恐怕不难定夺!

    “北冥宗?就它可没这个资格!”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岱青山抛出的巨大诱惑,根本没有吸引住这个黑袍人,他甚至是嗤笑一声,很是不屑的说道。

    这一道嗤笑,顿时在大厅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北冥宗没有资格请他做长老?

    这句话竟然从一个二流城市的人口中说出,传了出去,定然会被人笑掉大牙。

    就算是十方丹府,也被北冥宗花费大代价挖了几个人级丹师到北冥宗来,这个黑袍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口吻,简直就是狂妄得没边了!

    “老头,别废话,赶紧把赵雅柔交出来。”

    而众人还在讥笑他先前的话语时,这个黑袍人突然又是开口,仿若是有些不耐的对着岱青山呵斥道。

    没错,这种语气,绝对算得上是呵斥!

    此话一出,大厅之中的众人顿时呆滞了起来,一道道目光望着口出狂言的黑袍人,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显然有些无法理解这一幕。

    就算这个家伙不接受岱青山的提议,但是,他又有何资本,来呵斥一个北冥宗的执事长老呢?难道他真是故意来惹怒这个长老,自寻死路吗?

    “这个家伙,脑子绝对有问题!”

    这个念头,几乎是在所有人的心中响起。

    而岱青山死死的盯着秦逸尘,他的面色,也是阴沉到了极点,那有些苍老的面庞,此时更是显得极为狰狞。

    自己好心好意的提出拉拢,这个家伙不仅不识趣,竟然还敢呵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