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465章 惩恶
    “老全!”

    几个身穿北冥宗服饰的男子见状,惊呼一声,连忙是将后者搀扶住。

    但是,在看到后者胸口那个不断冒着血泡的大洞,他们的面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这种伤势,根本无法救治了!

    而他们甚至还没有看清那只飞禽的动作,老全便是被轰飞,这如何不让得他们忌惮、惊慌!

    不过,这种忌惮,在人多势众之下,还是被他们掩盖了下去。

    “围起来!”

    随着一个中年男子大喝一声,十余个北冥宗之人立刻将公输芷依围住,他们手中寒芒闪烁的武器指着后者,但是却没有一人敢率先动手,而是忌惮的看着她肩膀上那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鸟。

    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比那老全要厉害多少,甚至,与其比起来,他们还有一些差距,不然的话,抢夺女孩子,最先享受的,就不是那个胸口有着血洞的老全了。

    “嗒嗒!”

    这边刚一发生变故,从远处街道上,立马有着一只十余人的北冥宗队伍行了过来。

    在见到被自己人团团围住的妙龄女子,他眼中闪过一抹淫秽之色。

    “敢杀我们北冥宗之人,你们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我劝你们乖乖放弃抵抗,或许现在求饶,我还可以饶你一条活路!”

    一个看上去像是领头之人扫视了公输芷依一眼,暗自咽了咽口水,大手一挥喝道。

    对于那个不过灵境巅峰的老全,他根本就没有半点在意。

    对于他的叫喝,公输芷依并没有回答,只是双眸冰冷的看着他。

    “见鬼!”

    被公输芷依盯着,不知为何,这个武王初期的领头之人,心中闪过一抹寒意,可是定睛一看,后者身上没有半点真元的波动,他才是低骂一声,旋即,抽出腰间的武器,喝道:“小妮子,若是你再不识抬举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走吧。”

    对于他的叫喝,公输芷依却如若未闻,她只是将目光看向秦逸尘,而后者只是淡淡的摇了摇脑袋,淡淡的说道。旋即,在一道道惊愕的目光中,三人无视了包围着他们的一群北冥宗之人,径直对着前方街道走去。

    “混账!”

    见到被人如此无视,那个为首的壮汉面色狰狞,旋即一咬牙,手臂一挥,大喝道:“给我拿下他们!”

    “是!”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众多北冥宗之人当即应道。

    “这、这是……?”

    而就在他们准备动手之时,一股无形的压力陡然笼罩在他们身上,在这股压力之下,他们完全无法动弹。

    “这种压力,难道他们之中有位人级丹师不成?!”

    那个武王境的首领,此时面色惨白,人级丹师,可不是他所能得罪得起的。

    “芷依,以后遇见这种情况,不用多费口舌,直接废了他们就好。”

    而就他们心惊不已时,一道如若玩笑般的声音却是悄然传了过来。

    “废了我们?就凭你吗?!”

    尽管在这种压力之下,无法动弹,但是身为北冥宗之人,他们可不相信这个家伙有这么大的胆量。

    “嘭!”

    “嘭!”

    而就在他们狰狞的面色中,一道道武珠爆裂的沉闷之声,犹如爆竹一般响起。

    随后,在街道上众多惊骇的目光中,近二十名北冥宗的弟子轰然倒地,从那四溢的真元不难看出,这些无恶不作的北冥宗弟子,武珠全部被轰碎,从此以后,再也无法修习武道了!

    在秦逸尘三人的身形消失在街道人流中后,城门前好大一片区域顿时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

    “打……打死他们!”

    而在这种安静之中,不知从哪里,突然传出来一道激动的喊声。

    在这一道喊声之下,众多的身躯猛的一颤,他们仿若是想起这段时间稍有点姿色的晚辈,被这些家伙强夺的场面。

    “昨天我女儿被这些畜生侮辱致死,畜生们,你们的报应来了!”

    一个约莫五十岁左右,头发都有些发白的老者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他扬起手中的木棍,狠狠的砸在身前某个北冥宗弟子的脑袋上。

    “啪!”

    这一棍,不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气,那个北冥宗弟子的脑袋,竟然被砸出一个血洞,而后者丹田受创,此时再次受到伤害,直接是脑袋一歪,昏死了过去。

    “打死他们!”

    随着这个老者的动手,顿时有着数不清的身影扑掠而上,十余二十名北冥宗的弟子,仅仅在几个呼吸间,便是被这些愤怒的人流给淹没。

    “快走!”

    先前自己女儿被救下的那个商人,在狠踹了两脚之后,连忙是对着身后的护卫使个眼色,身形悄然从宁阳城中离开。

    而待到北冥宗其他人察觉到这边的异动,赶来之时,那些发泄怒火的众人早已撤离,留下一堆满目苍夷,分不清面貌的尸体。

    这件事情,无疑是引起了坐镇宁阳城那个长老的怒火,但是所谓法不责众,就算他怒火滔天,但是也不可能做出屠城的举动。

    而后,他加派巡逻的弟子,在宁阳城中,气氛变得无比的紧绷起来,然而,短短半天的时间,那个北冥宗执事长老便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不到半天的时间,他们接连损失了五十余名弟子,那些弟子无一例外,全部是修为被废,然后被愤怒的人群活活打死。

    在向家大厅中,气氛很是压抑。

    一张大桌之前,坐着三人,在首位之上的,并不是向家家主,而是一个双鬓发白的老者。

    这个老者正是北冥宗的执事长老:岱青山!

    而另外两人,则是向家家主,向任寒,还有一个年级约莫二十多岁的青年,他正是向家巴结上这个执事长老的关键:向子迪。

    “真是要翻天了,岱大人,我这就将家族护卫全部派出去,将那些胆大包天的刁民全部抓起来!”

    向家家主面色愤怒的对着坐在首位的岱青山道。而后,他拱了拱手,脚步便是对着外面迈去。

    “让他们全部回来!”

    不过,就在他刚一转身,岱青山却是眉头一皱,沉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