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463章 值不值
    北冥宗,三宗一府地域中最为强大的势力之一,数千年的传承,已经让得这个宗门,屹立在这片地域之巅。

    然而,在这段时间中,却不断的有一些对北冥宗具有负面消息的传言传出。

    而这些传言中,都是有着一个熟悉的名字……秦逸尘。

    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少年,年纪不过十八、九岁,但是却屡屡做出震撼人心的事情。

    在天命绝域外,当着众多武王强者的面,击杀了北冥宗的一个核心弟子:丘机卓!

    这个消息,如同瘟疫一般,飞快的传荡而开。

    在他名头响彻之时,也引起了北冥宗的震怒,当即,北冥宗便是下了通缉令,然而,在两个月的时间中,这个少年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

    在各种大规模的搜捕中,没有一丝的消息。

    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死了,或者是别的地域某个强大势力派来历练的年轻一辈时,他却突然出现在了云林城。

    结果,不过数天的时间,一个震惊了整片地域的消息传了出来。

    这个叫秦逸尘的小子,反杀了北冥宗三个武王中期的长老!

    这个消息,曾让无数人质疑,但是,在见到北冥宗默认的姿态后,他们才是相信,这是真的。

    多少年了。

    没有人敢去挑衅三宗一派的威信,但是,现在这个少年却放出狂言……要拜访北冥宗!

    这对于一个站在这片地域的巅峰势力来说,是何等的耻辱?!

    北冥宗震怒。

    但是,其他势力,包括另外两大宗门对此却是喜闻乐见的。

    北冥宗行事向来狠辣,与其他两大宗门之间也没少有摩擦,现在,有人站出来打北冥宗的脸,他们当然乐的看戏,甚至,还暗地里给北冥宗的人使绊子。

    平静之下,其实暗潮汹涌。

    有很多势力,也想得渔翁之利。

    ……

    “什么?云长老死了?!”

    在北冥宗议事大厅中,坐于首位旁边的大长老一拍桌子,不可置信的吼道。

    “三个武王中期的长老,不仅没把那小子处理掉,竟然还被人反杀了!废物,废物!”

    大长老一脸的怒意,他的咆哮之声,不断的在大厅中响彻而起。

    而此时,在大厅中的众多长老,各个都是沉默不语,生怕大长老将怒火转移到自己身上来。

    “三个废物!死得好,连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都解决不了,要他们何用!”

    过了好半响的时间,大长老才是勉强压抑住了心中的怒意,低骂一声,闭上眼眸。

    “呼……”

    见到大长老的模样,众多长老心中才是长吁一口气。

    “大、大长老……那小子还说,他要来拜访我们北冥宗……”

    而就在大厅刚陷入沉寂中时,一道声音却是很不适的响起。

    “呯!”

    这话刚一落音,大长老身体豁然站起,一掌拍在面前的石桌之上,随着一道不堪的呻吟,坚硬的石桌直接被拍得四分五裂。

    “他敢来,我就活剥了他的皮!”

    最后,大长老双目恶狠狠的扫视一圈,面色狰狞的低喝道。

    “大长老切莫动怒。”

    不远处,一个一直坐在他旁边悠闲着喝着茶的三角眼老者开口了。

    见是他开口,盛怒当中的大长老竟然稍微收敛了一点,并且用比较温和的语气问道,“羊先生的意思是?”

    “大长老觉得,那秦逸尘与宗门万星河相比如何?”

    三角眼老者淡淡的反问了一句。

    万星河,北冥宗年轻一代第一强者,不到三十,但是,一身实力已经能比武王高阶强者!

    在宗门内,甚至许多长老都不是他的对手。

    “星河的天赋,数百年难得一见,那小子如何能与星河相比?”

    “羊先生未免也看看得起那小子了吧?”

    大长老还没开口,大厅内一些人就纷纷开口了。

    大长老虽然没说话,但是,他脸上的神色说明,他也是这么想的。

    “的确,在这片地域,年轻一代中,万星河的实力绝对是首屈一指的,但是,那个少年,可要比星河年轻至少十岁啊,十年前的星河,能有他那等实力吗?”

    被他们反驳,羊先生也不动怒,不咸不淡的一句话,让大厅众人沉默了。

    的确,或许人家现在和万星河有一定的差距,但是,人家年轻啊!

    正当大长老心中萌生杀意的时候,羊先生后面一句话,让得他面色凝重了起来。

    “那么诸位再仔细想想,能培养出这等天才,而且还是三个堪比武王中阶强者的势力,能比我北冥差多少吗?”

    别看北冥宗现在风光无限,但是,周围也是暗潮汹涌,不知道有多少势力在盼着北冥宗跌落下去,他们好取而代之。

    这片地域,可不只是三宗一府那么简单。

    一些隐世势力,拥有的底蕴,其实并不比三宗一府差多少。

    若是在这个时候,北冥宗与一个相差不多的势力火拼,就算是侥幸赢了,北冥宗也绝对会损失惨重,到时候,绝对会从现在的位置上跌落下去。

    “大长老可要慎重行事啊。”

    羊先生说完,便是起身,朝着后殿走去。

    作为一个宗门的智囊,该说的他已经说了,这些人会怎么做,他也左右不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大长老眸光闪烁不定。

    其实,不管是丘机卓还是那三个长老,对于北冥宗来说,根本无关痛痒,最主要的是,宗门颜面上的问题。

    一个丘机卓而已,真的值得他们去和一个未知的大势力开战吗?

    大长老脸上流露出挣扎。

    宗门的颜面和有可能跌落的危险上,他无法做出选择。

    最后,他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闭目假寐,片刻后,他开口,“我要闭关三月,这三个月内,任何事情,都不要来找我!”

    说吧,他拂袖离去。

    看着他这样,大厅内那些人老成精的长老,自然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一个个纷纷退去。

    确实,只是为了一个核心弟子而已,根本不值得北冥宗去冒这个险。

    人家若是没有底气,怎么可能说出要拜访宗门的狂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