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455章 小道消息
    街道之中,充斥着那几个佣兵凄厉的哀嚎声。

    而对于这一幕,那些围观者们,眼中却并没有什么同情之色。

    这几个家伙,平日里像今日这种害人的勾搭可没少做,今天终于踢到一块铁板,也正所谓报应罢了。

    “那几个家伙,难道是哪个隐世家族出来的吗?”

    “估计是的,那个小跟班都有这等恐怖的实力,绝对不是普通势力能够培养出来的!”

    看了看躺在地上哀嚎的几个佣兵,稍微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他们已经被废了,而后,一道道议论之声,也是悄然的响彻而起。

    而这些喧哗声中的小跟班这三个字,却是让得鲁小官刚踏入酒楼的身形一个踉跄,他堂堂鲁族年轻一辈的第一人,竟然会被人认为是一个小跟班!

    不过,对此鲁小官虽然心中不乐意,但是他可不敢去和秦逸尘提什么意见,最后,他只能轻叹一声,心中暗自想道,算了,就看在这家伙实力的确比自己要强的份上,跟班就跟班吧……

    他可不敢保证,自己若是一气之下跑回去的话,鲁庸智会不会活剥了他,那个家伙……自己真的是他亲生的么?

    至于众人的猜测,他根本就不担心,因为在外界口中的隐世家族,最多也就相当于三宗一府的存在。

    他们根本无法想象,如同公输一族、鲁族那等存在!

    酒楼与酒馆。

    无论是在哪个城市,这两个地方,绝对是消息传播最快之处。

    此时,酒楼中几十号人坐于其中,各种高谈阔论,喧哗之声不绝于耳。

    除了几个靠近窗边的位置察觉到外面的动静之外,其余人都还不知道刚才外面发生了什么。

    在进入酒楼之后,鲁小官扫视一眼,径直对着秦逸尘与公输芷依所在的桌子行去。

    “逸尘哥哥,怎么这里的酒和我们族中的酒不同呢?”

    此时,公输芷依眼睛好奇的四处扫视着,不时的还对着秦逸尘低声问道。

    “搞定了。”

    鲁小官来到秦逸尘所在的桌椅前,道。

    不过,出乎了他意料的是,秦逸尘对此并没有半点意外或者兴趣,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便继续解释着公输芷依的疑惑。

    两人一问一答,完全没有搭理鲁小官的意思,这又是让得后者嘴角一阵的抽搐,就算是跟班,每次在做完事,也不会如此的被无视才对吧?

    “嘿,听说了吗?北冥宗的又加大了悬赏!”

    在秦逸尘解释间,陡然有一道卖关子的声音,从他们身侧的一张酒桌传来。

    听到这句话,秦逸尘眉头一皱。侧目看去,只见得一个壮汉一边喝着小酒,一副高深莫测的姿态。

    “老弟,你那消息早就过时了,谁不知道北冥宗说了,只要抓住那小子,便送一个核心弟子的名额?”

    一道讥笑之声从另外一张酒桌传出,引起了一片附和之声。

    “无知!”

    对于这道讥笑,那个壮汉摇了摇头,道:“我这个消息可是刚传过来的,你所说的,不过是上个月的悬赏罢了。”

    “什么?难道北冥宗又加了悬赏?”

    听到这话,不少人顿时耳朵竖了起来,一道道目光,都是投射向了那个壮汉。

    在数十道目光的注视下,那个壮汉将一碗酒一口饮尽,有两个识趣之人,连忙是将他的酒再次满上。

    仿若很是享受这种感觉一般,壮汉再次喝了半碗酒,才是缓缓说道。

    “一个多月都没有那个小子的半点消息,北冥宗高层震怒,一个长老特意加大悬赏额度,除了一个核心弟子的名额之外,还另外加了一项让所有人都无法抗拒的条件!”

    壮汉的目光扫视了众人一眼,最后才是吐出几个震撼人心的字眼:“地级武技!”

    “嘶……”

    听到“地级武技”这四个字,酒楼之中顿时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北冥宗核心弟子的名额,这让得无数人眼红。

    而再加上一本地级武技,那么,这已经足以让任何一个没有半点背景之人,一跃成为这片地域中高高在上的人物,甚至能够轻易的建立一个一流的家族了!

    建立一个家族,必须要有一些底蕴,而一本地级武技,足以支撑起一个一流家族了!

    建立家族,可是无数在外历险的佣兵,终生最为追求的事情啊!在短暂的寂静之后,便是有着一道道粗重的喘息之声在酒楼中响起。

    “唉,别想那么多了,那人连北冥宗的核心弟子都敢杀,岂是什么泛泛之辈?就算我们遇见了,恐怕也只有望而兴叹的份!”

    不过,在这里面,还是有着不少理智之人,他们摇了摇头,叹息道。

    听到这一道声音,不少激动不已之人,如同被一瓢冷水从头淋下,将那抹激动给彻底的浇灭。

    的确,人家能杀北冥宗的核心弟子,那至少是武王中期的实力,他们这一群区区灵境的佣兵,就算遇见了又能如何呢?

    “北冥宗……”

    此时,秦逸尘也是轻叹一声,忍不住微微揉了揉脑袋,这些话题听起来,似乎与他有着一些关系啊。

    其实,这也怪不得北冥宗如此震怒。

    虽然每年,都会有不少北冥宗弟子陨落,其中不乏核心弟子之人。

    但是,可从来没有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击杀北冥宗的核心弟子!

    身为核心弟子的丘机卓被斩杀,这无疑是狠狠的在打北冥宗的脸面!

    在消息刚一传开,便是有人推波助澜,将那人描绘得极为夸张,说什么他就是看丘机卓是北冥宗之人,才故意下的狠手。

    虽然北冥宗的高层知道,这些说法,不过是一些有心之人故意为之,但是,他们依旧无法压制心中的怒意。

    身为这片地域的顶尖势力之一,何曾有人敢那般对他们的弟子出手?

    于是乎,为了抓捕在大庭广众之下击杀丘机卓之人,北冥宗也是心一狠,直接开出了核心弟子的条件。

    而两月多的时间过去了,却依旧没有半点消息,他们又不得不再次加大条件。

    一本地级武技与核心弟子的名额,已经足以让这片地域中无数大小势力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得到了!

    “真是麻烦啊……”

    秦逸尘揉了揉脑袋,心中低叹道,此时,他似乎察觉到几道隐晦的视线,不断的在他身上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