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448章 腻人的妮子
    在青兰山顶,三道身影坐于竹亭之中,惬意的喝着热茶。

    “逸尘,多谢你了……”

    公输玉山带着一抹笑意对着秦逸尘说道。

    若是之前秦逸尘点头答应公输芷依,他还真不知道怎么拒绝才好。

    秦逸尘喝了一口热茶,摇了摇头。

    他并不是不想带公输芷依去外面,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在外界,因为天命绝域的事情,北冥宗定然会大张旗鼓的搜索自己的消息,虽然他能改变容貌,但是公输芷依跟在他身旁,多少还是有些不方便。

    关于公输芷依的事情,他想还是等外界安稳下来再提吧,到时候,以公输芷依的事情,再来与公输玉山说说借助他们一族力量之事吧。

    “公输族长,若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歇息了。”

    虽然在那里面收获颇丰,不过长时间紧绷的心神,一松缓下来,让得他有一种倦意袭来。饮完茶之后,秦逸尘伸了伸懒腰,对着公输玉山与公输苍幽告退道。

    公输玉山仿若是有话要说,不过公输苍幽对其使了个眼色后,他到了嘴边的话语,却又咽了回去,最后只是吐出两字:“去吧!”

    “苍幽老哥,那我先走了!”

    秦逸尘也是发现了公输玉山的变化,不过,既然后者没说,他也没有去问,当即点了点头,对着公输苍幽抱拳后,便是对着半山的竹屋飞掠而去。

    待到秦逸尘的身形消失在山顶之后,公输玉山才是轻叹一声,有些不解的望向公输苍幽。

    “太上长老,您不是一直等待那个人么,现在他已经出现了啊……”公输玉山不解的问道。

    公输苍幽微微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道:“还没到时候,虽然他在那里面表现惊人,但是他接触工匠一道的时日还太短了……”

    “等过些时日,再看吧。”

    公输苍幽沉吟少许,最后决定道。

    ……

    在经过公输芷依的成人仪式后,整个公输一族,都是变得沸腾了起来,这种沸腾,并未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有所减弱,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向。

    这一切,皆是因为那一道每日清晨都会出现在宗祠殿宇前,指导他们的身影。

    班门传人……秦逸尘。

    从他引起的动静,到在阵图中引起的各种异动,还有最后出来之时,以一己之力震退族长、太上长老的精神力!

    这些,完全让公输一族的族人认可了这个叫秦逸尘的少年,对于巨匠之锤选择了他,再也没有人敢有异议。

    在从阵图中出来后,秦逸尘的日子又是变得清闲了起来。他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用在了修武之道上。

    因为他精神力已经完全凝实,而距离突破到破灵境,却还有一段不小的差距,这段差距,在短时间中,恐怕难以做到。

    所以,他更多的时间,都是放在了真元的修炼之上。

    而在,每日清晨时分,秦逸尘在短暂的晨练之后,还会到宗祠殿宇中去,自己在稍微熟练工匠之道的同时,时而也指点一下公输族人。

    在这种日子中,他工匠之道上的感悟和熟练,也是愈发的精湛,而他平日里废寝忘食的修炼,更是让得他真元进展上,取得了不少的效果。

    虽然他依旧未突破到武王中期境界,但是他还是能够感受到,他已经站在了武王初期最顶尖的层次了,距离突破到武王中期,只有一步之遥。

    或许这一步,有无数的武王强者卡在那里,抱憾终身,但是秦逸尘有信心,这道沟壑拦不住他,他所差的,只是一个契机而已。

    然而,这种清闲的日子,终于是在一月之后,随着公输芷依的出关而结束。

    在经过成人仪式,被公输玉山好说歹说,连哄带骗的,终于是让公输芷依暂时放下拉着秦逸尘出去的念头,闭关去了。

    但是仅仅是一个月的时间,公输芷依已经是将自己所感悟的工匠一道上的造诣给掌握了,这让得公输玉山在头疼之时,也没有半点借口再阻拦。

    青兰山山腰,真元不断的涌荡着,似乎都是被吸引着,朝着某处翻腾而去。而真元涌荡的最中央,一道正盘膝坐于竹屋之前,一抹抹淡淡的真元,犹如水雾一般,随着他的呼吸,从其口鼻间进吐出。

    那漫天浓郁的真元,也是不断的随着他的呼吸,被其吞纳,这幅景象,看上去让人升起一种自然之感,看上去好不祥和。

    不过,这种祥和之感,在某一刻被突然打破。

    “逸尘哥哥!”

    人还未到,已闻其声。

    随着一道悦耳的叫唤声,秦逸尘紧闭的双眸陡然睁开,而后,随着急促的破风之声响起,一只木鸟驮着公输芷依来到了他的身前。

    “芷依?你闭关结束啦?”

    秦逸尘宠溺的拍了拍公输芷依的脑袋,正准备询问下后者工匠一道上感悟得如何。不过,他还未开口,那只手掌便是生生的顿在了半空之中。

    “逸尘哥哥,快点走吧,我都等不及啦!”

    公输芷依那双琉璃般的眸子,闪烁着激动的光芒,俏脸之上,尽是希翼之色。

    望着公输芷依那无邪的眸子,秦逸尘心中一阵的愧意,若不是因为北冥宗的事情还未解决,他何尝不想快些破开公输一族不准外出的例条?

    “芷依……”

    秦逸尘忍了忍心,正准备拒绝公输芷依,陡然他眉头一皱,脑袋抬起,望向了前方的天际。

    见到秦逸尘的动作,公输芷依的目光也是顺着看了过去。

    “轰隆!”

    在两人的目光中,轰隆之声大作而起,一片乌云也是出现在了两者视线的尽头。

    “那是……战船?”

    秦逸尘皱了皱眉头,那东西与当初接自己来的战船极其相似。

    “公输一族的族人平日里根本不会离开这里,这艘战船接的是谁?”秦逸尘皱了皱眉头,心中猜测道。

    只不过,他没有看到,在被黑云包裹的战船下方,有着标志与公输一族战船完全不同。

    而且,公输一族除了在接待秦逸尘时,动用过战船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势力,有资格让公输一族以战船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