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435章 暂留
    对于公输芷依隐蔽的动作,公输玉山也是看在眼里,对于自己这个宝贝女儿,他很是无奈。

    公输一族的族人,终生都未曾出过翠云山脉,但是自己这个小女,不知道听谁说了外面的世界,却老是想着要出去见见世面。

    “芷依,你再胡闹,以后外围都不准你去了。”公输玉山板着脸,一脸严肃的训斥道。

    这话一出,公输芷依的小嘴便是嘟得老高,一脸的不满之色。

    外围,便是青衫居士所在的那片区域,也是她求了好久,公输玉山才答应让她可以过去那边的。

    “爹爹……”

    公输芷依拉着公输玉山的袖袍,撒娇道。

    被一双小手摇晃得公输玉山,那故作严肃的面庞缓缓的松缓了下来,显然有些心软。

    “唉……”

    公输玉山轻叹一声,就算他心软,但是碍于族规,芷依想要出去,这件事情他可无法答应。

    “爹爹,我都要进行成人仪式了,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见到公输玉山的面色,芷依的眸子中闪过一抹狡黠之色,而后,她继续说道:“而且爹爹,我又不是要出去玩,我只是想跟在这位先生身旁,学学工匠之术罢了……”

    “噗……”

    本来悠哉的看着父女两在谈论,秦逸尘已经悠哉的端起了茶杯,轻抿一口,而在听到话锋一转,突然到了自己身上来时,他差点忍不住一口喷出。

    他可没有忘记在外围,这个小萝莉为了叫他带自己出去,都已经将小黄叫出来了,这妮子若是跟自己出去了,一个不顺心,还不让那木鸟啄死自己啊。

    “你这妮子……”

    公输玉山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女儿打的是什么主意呢。

    “你先回房中去吧,此事,等你过了成人仪式再谈论。”

    公输玉山眼中闪过一抹异色,拍了拍后者的小脑袋,溺爱的说道。

    “谢谢爹爹,我就知道爹爹最好啦!”

    话刚落音,公输芷依便是一小口亲在公输玉山的老脸上,而后带着银铃般的笑声,犹如小鸟一般跳开了。

    “我可没答应啊!”

    秦逸尘嘴角一抽,心底忍不住呻吟道。

    “咳咳,逸尘,让你见笑了。”

    待到公输芷依离开后,公输玉山才是尴尬的对着秦逸尘笑道。

    秦逸尘摇了摇头,公输玉山的溺爱,倒是让他忍不住想起了小灵儿,自己对小灵儿,何尝不是这般溺爱呢。

    “逸尘,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不如先在我族休息一段时间吧,你获得巨匠之锤时日还不多,在工匠手艺上有什么事情,我可以为你指点一下。”公输玉山对着秦逸尘说道。

    这一番话语,让得秦逸尘心中也是微微一动,从后者话语中,他没有看出半点贪婪,有的,只是真诚之色。

    “那小子就冒昧打扰了。”

    秦逸尘点了点头,答应道,想要借助公输一族的力量,作为自己的底牌,好让风族和欧阳家忌惮,总不可能就这般提出来吧。

    而且,留在这里,对于他工匠上的进展,也会有不小的帮助。

    “等下我让青衫带你去青兰峰吧,那里离我比较近,日后有什么问题,你尽管来找我便是。”身为班门的传人,没有半点架子,对于秦逸尘的礼数,公输玉山也是很满意。

    而后,在交谈一番之后,青衫居士便是带着秦逸尘往族殿旁边的山峰行去。

    “先生,族长对你很看重啊。”

    听公输玉山安排后,青衫居士心中也是一惊,青兰山峰,那可是族长所在的山峰啊,平日里,没有什么重大的事情,除了几个长老之外,可没人有资格进去啊。

    对于青衫居士的惊叹,秦逸尘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先前族人的冒犯,还望先生不要记在心里,他们并无恶意的。”

    想着之前秦逸尘被阻拦,青衫居士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放心吧,我能理解他们。”

    秦逸尘笑道,公输一族的族人,比起外面那些杀人夺宝的强者,无疑是要好了无数倍,至少,他们都摆在明面上,而且,并无要杀人强夺的意思。

    “对了,你们公输一族的成人仪式是怎么进行的?”

    在交谈间,秦逸尘仿若是想到公输玉山在提到成人仪式时,眼中的那抹异色,忍不住问道。

    “成人仪式?”

    听到这个问题,青衫居士面色微微一变。

    “刚才听公输芷依说,她要进行成人仪式了,好像族长的面色有些不自然啊。”秦逸尘问道。

    “芷依?”

    青衫居士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脚下步伐微微一滞,随后,他叹息一声,喃喃道:“过得还真快,这小妮子都要举行成人仪式了……”

    对于青衫居士的沉吟,秦逸尘并没有打扰,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成人仪式,对于我族普通的族人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仪式罢了……”在沉吟少许后,青衫居士缓缓回过神来,叹息一声,缓缓道来。

    “但是,想要成为工匠之人而言,成人仪式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成功通过成人仪式,不说可以一飞冲天,但是在工匠一途上,绝对会有不小的领悟,不过,如果失败的话……”

    说到这里,青衫居士眼中有着浓浓的忌惮之色。

    “如何?”

    秦逸尘眼眸微微一眯,问道。

    “轻则精神力溃散,终生无法炼制出附有灵性之物,重则,身死……”青衫居士缓缓闭上眼眸,轻叹一声道。

    “精神力溃散?”

    听到这里,秦逸尘眼中也是闪过一抹异色,似乎青衫居士刻画之物,都无法赋予灵性啊,难道?

    “不错,我就是在成人仪式中的失败者之一,不过我运气还算不错……”

    不知道过了多少岁月了,青衫居士对于自己终生无法赋予傀儡灵性这件事情,仿若已经有些习惯了。

    在成人仪式之前,他在工匠一道上,被誉为当时年轻辈的第一人,甚至,他已经被稳妥的认为,必定会成为公输一族日后的顶梁柱之一了……

    但是,在成人仪式中,他却因为某些事情,而导致自己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