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429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
    对于自己的作品,青衫居士是很满意的。

    他的手工,就算是族内长老也多加赞赏,他本人,自然也以此为傲。

    如今,一个误打误撞,闯入自己住处的小子,竟然说他作品有瑕疵,他心中当然不满。

    “呵呵。”

    秦逸尘淡淡一笑,直接点出了古筝最大的弊端所在,“此物虽没有瑕疵,但是,却只是死物,没有灵性……”

    获得了鲁班传承的他,看待事物的眼光与常人完全不同。

    若这青衫居士只是个普通的匠人,那这手法的确没得说,但是,若他是公输一族的族人,那他此时,不过是入门阶段而已。

    死物与活物,完全是两个概念。

    死物,就算再精妙绝伦,终究也只不过是件观赏品。

    “你……”

    青衫居士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此时,他心中的那丝不满早已化为须有。

    他完全没有料到,秦逸尘竟然真的能点破他作品的瑕疵。

    没错。

    若是论起手工,在族内,难有几人能与他相比。

    但是,他却无法赋予自己作品灵性。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来这里?”

    片刻,青衫居士心生警惕,质问道。

    能有这种观点的,绝对不是普通人。

    化石为器,点草为兵,在这个时代,已经成为传说,神话。

    “在下秦逸尘,并没有恶意。”

    秦逸尘带着笑意对他拱手。

    他完全可以确定,这就是公输一族隐世之地。

    若是公输一族,外面有这庞大的幻阵也就不奇怪了。

    身为鲁班遗族,有这点手段也很正常。

    “哼!”

    青衫居士轻哼一声,上上下下的扫视了他一眼,冷声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走吧。”

    他直接下了逐客令。

    “居士,晚辈来此,有事求见公输一族,还望居士能替晚辈通报一声。”

    秦逸尘再次对他拱手。

    “唰!”

    当公输一族四个字从他口中传出的时候,青衫居士猛的站起身来,瞳孔内涌现出一抹不可置信。

    公输一族。

    一个早就被世人遗忘的族群。

    就算是大陆上那些顶级世家典籍中,也未必会有关于公输一族的记载。

    整个大陆,有公输一族存在的,绝对凤毛麟角。

    然而,现在突然就这么被一个外人提起,青衫居士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说话间,青山居士手掌也放在一根丝线上,只要他拉动这根丝线,就会拉响警报,很快就会有族人赶来。

    “晚辈,人族,秦逸尘!”

    秦逸尘挺胸,中气十足。

    青衫居士眯着眼睛盯着他,眸光闪烁不定,片刻后,他才冷道,“这里没有公输一族,你请回吧!”

    “居士,难道你不想知道晚辈是如何得知有公输一族存在的吗?”

    秦逸尘淡然一笑。

    的确,这是青衫居士最想知道的。

    自从公输一族隐居再此,就从未受过任何打搅,秦逸尘,是公输一族第一个访客。

    “哼,我说了,这里没有公输一族!”

    青衫居士依旧是冷冷的看着他,但是,眼眸内闪烁的神色却是在说明,其实他非常想要知道。

    “呵呵。”

    秦逸尘也不去点破他,公输一族,本来就没有多少人知道,为何这青衫居士就断定公输一族不在这里?

    若真是个局外人,应该是连公输一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吧?

    “一代工匠之祖,鲁班大师,以一己之力,击溃来犯异族,功成名就后,鲁班大师退隐世间……”

    秦逸尘说起了鲁班大师的一生,一脸肃穆,脸上的敬仰,是发自内心的,哪怕是一旁的青衫居士也为之动容。

    “随着鲁班大师的退隐,班门很快也销声匿迹,工匠一门,自此走向落寞……”

    听他说到这里,青衫居士不有叹息一声。

    是啊。

    当初在鲁班大师的带领下,班门如日中天,工匠一门,也广为流传,弟子众多。

    但是现在,工匠一门却成为了末流。

    每每想起,他心中就有一股气发泄不出去。

    但是奈何,工匠一门,没有了灵魂人物,就好像是他手中的古筝一样,没有灵性,只是死物。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旧事?”

    突然,青衫居士醒悟了过来,开口问道。

    一代宗师鲁班,早就沉寂在了历史的长河当中,现在,能知鲁班大师之名的,能有几何?

    “难道……”

    看着秦逸尘脸上的笑容,青衫居士心中猛的一震,“难道,你接触到了班门遗族?!”

    “不知居士可知道暮光之城?”

    秦逸尘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

    暮光公国,距离这里虽然有很长一段距离,但是,秦逸尘相信,身为鲁班遗族的公输一族,绝对不会放弃寻找班门传承。

    “暮光之城?”

    出乎秦逸尘预料,青衫居士竟然摇了摇头,然后解释道,“我族祖先留下祖训,我族之人,皆不得离开族内,就算我能出去行走,最多也就限于翠云城范围。”

    “原来是这样啊。”

    秦逸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应该是公输一族的祖先,为了以防暴露公输一族的踪迹,所以才留下了这条祖训。

    难怪,公输一族竟然能隐士如此之久,且不留半点端倪。

    这次,若不是这位青衫居士留下那具竹琴,秦逸尘也不可能找到这里。

    而前世,秦逸尘是记得,公输一族内,有位大人物病危,当时,他在这片地域也算有了自己的名头,而且,当时的他,与其他势力并无瓜葛,所以,公输一族才找上了他,并且开出了让他心动的条件。

    “不知贵族,青木长老身体可好?”

    想到了那位病危的大人物,秦逸尘开口问道。

    “青木长老……”

    想到青木长老的现况,青衫居士眉头紧皱,但是很快,他猛的抬头,“你怎么会知道青木长老?!”

    他很确定,族内,除了他偶尔会出去行走,探探外界的局势与情况,族内,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出去过。

    那么,眼前这个少年,究竟是如何得知他公输一族之内的情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