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428章 翠云山中
    翠云山,坐落在翠云城东侧,处于一片不是很起眼的山峰中。

    翠云城外的山林内,并不幽静,经常有人进出寻药,不过,或许是因为青衫居士之名,这翠云山平日里倒是没有什么人进出。

    来到翠云山下时,秦逸尘的目光扫视了一番,一条幽静的碎石小路,在小路的旁边,有着一个清澈的湖泊,这翠云山看上去,倒是显得极为的优雅。

    “奇怪……”

    秦逸尘嘴中轻喃一声,在观察一番,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之处。而后,他收回目光,便是沿着这条碎石小路走了上去。

    这一走,便是走了一刻多钟。

    虽然秦逸尘并没有着急掠进,但是以正常的速度,这段时间,也足以登上一座高山了,可是,他却是有些惊愕的发现,自己脚下这条碎石小路仿若是没有尽头一般,无论他如何行走,都无法走到山上。

    “怎么回事?”

    秦逸尘眼眸微微一眯,脚步也是停顿了下来,他的目光再次扫视了四周一番,陡然眉头一皱。

    “咻!”

    随着秦逸尘手臂一挥,一道道真元暴射而出,对着四周轰射了过去。

    不过,这些足以灭杀灵境强者的真元,却并没有毁坏一花一草,而是还未射出一丈的距离,便是在空气中消散而去。

    “果然有古怪!”

    见到真元如此轻易的消散,秦逸尘不仅没有半点惊恐,反而是心中一喜。

    秦逸尘沉吟少许,脚下突然后退了一步。

    而随着他脚步的后退,他四周的景象微微发生了变化,而后,他便是见到了他又出现在了刚进入翠云山的小路前,只要再后退,便是退出了翠云山的范围。

    仿若,这是在告诫他,想进没门,只有退去一途。

    “迷阵吗?”

    秦逸尘双目微眯,这个阵法,真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哪怕是在他人级丹师中期的精神力之下,他都未发现半点阵法的痕迹。

    可是,从这迹象来看,这翠云山,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阵法!他未发现,只能是说他还发现不了。

    “青衫居士,在下秦逸尘,久违大名,今日前来拜访,还望一见!”秦逸尘皱了皱眉头,对着翠云山上朗声叫道,在真元和精神力的包裹下,这道声音犹如惊雷一般,在翠云山中响起,震得树木都是一阵沙沙作响。

    不过,在短暂的传荡之后,翠云山又是陷入了一种死寂的安静之中,而对于秦逸尘的叫声,根本无人搭理。

    对此,秦逸尘也很是无奈。

    在观察许久,无论是动用真元,还是精神力,却依旧没有半点发现,秦逸尘心中忍不住有些躁意,当即,他眉头一皱,再次开口叫道:“青衫居士,若是不肯相见,就休怪秦某粗鲁了。”

    话语落毕,依旧没有回音,秦逸尘眉头一皱,真元暴涌间,一道道强悍的真元匹练呼啸而出,不断的对着翠云山轰去。

    “轰!”

    “轰!”

    一道又一道,仿若没有尽头一般,这般狂轰乱砸,持续了近一刻钟的时间,秦逸尘才是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在停手之后,秦逸尘的面色变得很是阴沉了起来,这等狂暴的攻势,就算是一座百丈高山,也足以轰成碎渣了,但是,这座翠云山却没有半点受损。

    甚至,连在他身前的碎石小道,都没有半点裂痕!

    “这鬼阵法……”

    秦逸尘无奈的摇了摇头,空有一身力气,使不出来的感觉,真是让得他一阵的难受。

    蛮力轰不开,秦逸尘也只得强忍着心中的躁意,静下来来观察四周。可是,一如既往,并没有任何的发现。

    在一个时辰之后,秦逸尘心生退意,只得另寻他法。

    “嗯?”

    而就在秦逸尘准备离开之时,他的视线突然落在了碎石小路旁边,那个清澈的湖泊之上。他的眼眸一阵闪烁,旋即,一步踏出,对着湖泊中落去。

    “嗒!”

    随着脚掌的落地,但是却并没有任何水花溅起,秦逸尘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也是松缓了一些,看来,这一次他倒是猜对了。

    旋即,秦逸尘的步伐没有再停顿,直接是走入湖泊之中。随着他的前行,他的身体,一点点的被湖水淹没。

    而就在秦逸尘整个人都即将被湖水淹没之时,他眼前的湖水仿若是荡起了一圈圈涟漪,空间也是微微的波动了起来,而后,他便是感觉四周景象变幻,湖水、碎石小路,已经消散而去。

    出现在他前方的,是一座雅致的竹楼。

    见到这间竹楼,秦逸尘心中大喜,看来,他已经走出了那个诡异的阵法。

    秦逸尘精神力微微扫视一番,心中却是陡然一紧,因为他发现,自己所处之处,空间似乎有些阴晦的波动。

    “看来这还不是公输一族的隐世之地啊。”

    秦逸尘心中低喃一声,不过,就算如此,想来这里也是通往公输一族的必经之地吧。

    而后,秦逸尘的视线落向竹楼前,只见得在竹楼之前,一个身穿青衫的中年男子静静的盘坐在地。

    而对于秦逸尘的到来,这个男子仿若没有察觉一般,连头未曾抬过一下,他身旁有着许多碎竹,而他手臂微动,仿若是在雕画着什么一般。

    秦逸尘在见到他时,顿时一愣,旋即抱拳,道:“在下秦逸尘,见过青衫居士……”

    对于秦逸尘的叫声,青衫居士连头都没抬,此时,秦逸尘才是将目光看向他手中之物。

    而在见到此人手中正在雕画着的东西后,他的眼睛忍不住微微一眯。

    青衫居士手中,拿着一柄精致的小刀,在他面前,一柄犹如古筝一般的器具摆放在地,随着他手下的动作,这一个古筝变得越来越完善,让人一眼看去,根本找不出任何一丝瑕疵。

    约莫半个小时后,随着青衫居士最后一刀刻画而出,一具完美的古筝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个古筝仅仅是用竹子制造而成,但是整体看上去,却是鬼斧神工,犹如一尊艺术品一般!

    “好手法!”

    秦逸尘眼眸微微一眯,轻声叫道。

    这时,青衫居士才是将目光看向了秦逸尘,不过,他的眸中并没有什么意外之色,反而,仿若是因为他的闯入,而有着一抹不悦。

    “可惜了,可惜……”

    对于后者的目光,秦逸尘并没有在意,他直接是走上前,手指抚摸过古筝,而后摇了摇头,叹息道。

    “可惜什么?”

    听闻他的话语,青衫居士眉头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