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422章 翠云城
    “丘机卓死了?”

    “那个小子杀了丘机卓?!”

    待到秦逸尘两人的身影化为两个小黑点,消失在了天际的尽头后,下方的围观着才是从先前的震撼之中,缓缓回过神来。

    望着那摔得不成人形,死透了的尸体,不少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特别是先前那个指出秦逸尘拿走陨生花的强者,此时已是浑身被汗水浸透,如若从死门关走了一遭。

    谁能想到秦逸尘竟然如此强势,直接斩杀宗门核心弟子。

    而且,还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

    所谓核心弟子,那就是一个宗门,一个势力,未来的中流砥柱。

    斩杀核心弟子,无异于是在挑衅宗门的权威。

    易剑、木轩和血雄刀三人此时却是暗中松了口气。

    幸好这一幕很多人看到,不然,他们三人肯定是最有嫌疑的。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他们三人都在猜测蓝昕雨和秦逸尘的来历。

    就以蓝昕雨和秦逸尘展现出来的实力来说,无疑是比他们高上一个台阶的。

    这样的人,若是说没有任何背景来历,那是不可能的。

    “走吧,这事情,让他北冥宗自己头痛去。”

    易剑低喃一声,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意气风发。

    曾经,他觉得自己不比任何人差,但是,在看到两个明显都比自己年少,实力却在自己之上的人后,他曾经引以为傲的东西,顿时化为虚有。

    现在的他,如何能傲的起来?

    和他一样的,还有木轩和血雄刀。

    随着他们三人走后,周围围观的人也相续离去,只有北冥宗的那几位核心弟子面色阴晴不定的站在那里看着丘机卓的尸体。

    这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个丘机卓的问题了。

    人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斩杀你宗门核心弟子,如果北冥宗没有一点回应的话,那其他势力将如何看待北冥宗?

    “立即禀报长老,这事……不是我们能处理的。”

    他们还算是有自知之明的。

    丘机卓,在他们核心弟子里面,绝对是佼佼者的存在。

    实力在他们之上的丘机卓都被杀了,他们就算追上去,只怕,不会比丘机卓的下场好到哪去。

    ……

    杀了丘机卓会引起什么样的风浪,秦逸尘心里清楚。

    不过,他并不担心。

    这不是身边还有蓝昕雨吗。

    身为天武者的蓝昕雨,来历肯定非凡,只要她展露出自己的身份,难道还有人敢寻她麻烦?

    “你为什么要杀人?”

    在停下来后,蓝昕雨对秦逸尘说的第一句话就让他一楞。

    “难道他不该杀吗?”

    面对她那带着喝问的语气,秦逸尘无语的看着她,“大姐,人家都要杀我们了好不好?”

    “他没有那个能力,只需要教训他一下,让他知难而退就行了。”

    蓝昕雨依旧是一板一眼的说着。

    “……”

    秦逸尘无言以对。

    自己这算是做好不得好吗?

    不过,这蓝昕雨的举止,的确很奇怪,在这之前丘机卓就辱骂过她,但是,她却没下杀手。

    “事已至此,也无法挽回了……”

    蓝昕雨轻叹一声,正当秦逸尘觉得她要说出来历的时候,她却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秦逸尘一眼,语气幽幽的说道,“我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更不能打乱这片地域的安宁,你……也要当从未见过我。”

    这也是她行事的时候,为什么会有意的避开众人视线的原因。

    听到这话,秦逸尘也明白,她不会说出自己身份了。

    但是,有些事情,真的能当做没发生过吗?

    看着蓝昕雨娇躯上那身自己的衣衫,秦逸尘的面色变得有些古怪。

    “哼!”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视线,蓝昕雨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异样,顿时轻哼一声,转过身去,但是,俏脸上却浮上两抹动人的红晕。

    虽然她已经极力控制,但是,那些画面,却依旧在她脑海内浮现出来,搅乱了她平静的心湖。

    “我走了,你……好自为之!”

    背对着秦逸尘,蓝昕雨沉了沉心神,只是留下一句简短的话语,人便是冲天而起,转眼就不见了踪迹。

    “我擦……”

    连一句道谢都没留下,人就走了,秦逸尘此时的心情略糟。

    但是,很快,他的心情就变得更糟糕了……

    因为,他想到了一件事情。

    如果要当做蓝昕雨从没出现过的话,那岂不是说,她并不会担下丘机卓的事情?

    秦逸尘欲哭无泪啊。

    这叫什么事,自己明明对她有恩,她却还丢下一个烂摊子给自己。

    虽然,拥有饕餮武魂后,他实力大涨,但是,他却还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能抗衡北冥宗这尊庞然大物啊。

    秦逸尘觉得,以后这种好事,他还是少做为好。

    ……

    翠云城。

    一座毫不起眼的小城。

    但是,前世,秦逸尘就是在这座小城内遇到了公输一族的人,从而接触到了公输一族。

    不过,这一次,他来到翠云城已经四天了,却依旧没有任何头绪。

    而且,就算他想向周围的人打探一些消息,也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公输一族隐世后,就算是强大的异族都找不到其踪迹,更别说普通人了。

    客栈楼下,传来一阵悠扬的声乐,让秦逸尘也不由闭上眼眸沉溺其中,心神,在这一刻,都感觉得到了极大的放松。

    “咯……”

    就在他眯着眼睛享受这宁静一刻的时候,楼下声乐戛然而止,接着,便是传来一阵吵闹声,让得秦逸尘不由皱起眉头。

    “老不死的,我家少爷看中她,那是她的福气,你再啰嗦,小心老子打断你的骨头!”

    秦逸尘走下楼来,便听到这么一句话,他扫视大厅,便是看到,一个油头粉面的男子,带着几个穷凶极恶的家仆,将一个七十来岁的老人和一个少女团团围住。

    老人手中还拿着二胡,女子身前摆放着一张竹琴。

    显然,刚才的声乐,是他们两人演奏的,只不过,却被打断了。

    那少女,虽然不是天姿国色,但是,却也是小家碧玉,眸子含泪,泫然欲泣,显得楚楚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