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412章 古碑
    虽然搞不懂蓝昕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秦逸尘还是选择了远远的跟随着。

    而随着一路的前行,秦逸尘惊愕的发现,蓝昕雨对这里面仿若是了若指掌,极其熟悉一般。

    这般穿行,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他身前的古殿已经缓缓消失,而随着前方那道靓影停下脚步,秦逸尘目光一扫,然后便是凝固在了不远之处,震撼之色,也是从其心底涌现,而后蔓延至他面庞之上。

    一座巨大的古老石碑,静静的伫立在古殿群的最中央,在远处看着还没有什么震撼之感,可是靠近了之后,才是让人察觉,这块石碑,是有多么的震撼人心!

    这块石碑约莫有数百丈之高,这般伫立着,就如同是连接天与地的阶梯一般,在石碑的表面上,弥漫着神秘又古老的符文,这些符文若隐若现,一股隐晦的波动也是从其中传荡而开。

    站在这块石碑之下,让人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这里便是八方离火封魔阵的封印之碑吗?”

    望着那巍峨壮观的古老石碑,秦逸尘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眸之中,尽是震撼之色。

    “那是什么?”

    在被这块巨大石碑所震撼之余,秦逸尘目光落在石碑最下方时,眼瞳却是陡然一缩。

    在石碑的最底部,他见到了一丝丝攀爬出来的黑色纹路,这些黑色纹路犹如病毒一般,不断的对着石碑之上侵蚀而去。

    而在这些黑色纹路周边,一股可怕的至邪之气,隐隐的散发而出,荡漾在空间中,令得这片空间的温度都是变得低了许多。

    “如此邪恶的力量,下方究竟是镇压着什么?”

    秦逸尘盯着巨大的石碑,低喃道。

    而就在他还在沉吟间,一道靓影却是飞掠而出。

    “她要干什么?!”

    望着那道靓影,秦逸尘眼瞳一缩,赫然是蓝昕雨!

    “嗡……”

    蓝昕雨身影凌立在半空中,天武者的气息荡漾而开,充斥在这片空间之中。“唰!唰!”

    而后,在秦逸尘错愕的目光中,蓝昕雨那如同玉葱般的手指飞快的结出一道道玄奥的手印。

    而随着她手印的结出,一道道赤色的火焰符文呼啸而出,带着被焚烧得扭曲空气波动,冲掠向那块巨大的石碑。

    在秦逸尘震撼的眼球中,这些波动极强的火焰符文,并没有给巨大的石碑带来什么破坏,反而,在一接触到石碑时,便是犹如水滴落入大海一般,融入了进去。

    随着这一道道火焰符文的落入,那块巨大石碑,也是散发出了一股强悍得令人感到震撼的能量波动。

    在这股波动之下,石碑上的古老神纹,也是开始由黯淡,变得逐渐的清晰了起来,那一道道侵蚀的黑色纹路,在此时,也是开始悄然的滑落。

    “她在加固封印?”

    见到她的动作,秦逸尘自然知晓了她在干什么,能够加固封印之人,想来定然与这布下封印之人有着不浅的关系。

    难怪,她对这里会如此熟悉!

    “看来之前天命绝域的动静,便是这被镇压之物发出的。”

    秦逸尘低声喃喃道,从先前的动静,还有那尊有些破碎的鼎炉,还有这块被黑色纹路侵蚀的石碑,便是不难看出,这个封印再不加固的话,恐怕会被下方之物给破除开来了。

    加固封印,在顺利的进行着,秦逸尘也是静静的看着,并没有去打扰的意思。

    而在某一刻,秦逸尘的面色陡然一凝,他仿若是察觉到,这片天地间的温度,陡然变低,一股寒冷到无法形容的寒意,猛的席卷而来。

    “轰!”

    就在秦逸尘还没搞清楚是什么状况间,那块巨大的石碑陡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在石碑底部,那些被不断挤压的黑色纹路,此时犹如复活了一般,无数黑纹升腾而起,疯狂的对着石碑之上攀爬而去。

    而在这些黑色纹路攀爬之时,隐隐的有着一道道黑炎从其中散发出来,黑炎所过之处,一股邪恶冰冷的意念弥漫而开,仿若能够侵蚀和冻结人的灵魂一般。

    而其中,几缕黑炎更是飞快的对着秦逸尘暴射而去。

    见到这幕,秦逸尘面色陡然一变,身形猛的暴退,这黑炎虽小,但是他可不敢让其沾染而上。

    开玩笑,这种巨大阵法都被其侵蚀得如此不堪的黑炎,他可无法想象,若是自己被这个东西侵蚀,饕餮武魂究竟能否奈何得了这东西。

    总之,他可不敢拿自己的身体性命来开玩笑。

    “哼!”

    这突如起来的变故,也是让得蓝昕雨俏脸一变,一道震怒的冷哼之声,从其琼鼻间发出。

    而后,她娇躯一震,一道虚影闪现而出,凌立在其身后。

    “这是……火鸾武魂?!”

    见到那道巨大的虚影,秦逸尘眼瞳微微一缩,惊呼出声。

    随着火鸾武魂的出现,从蓝昕雨玉掌间呼啸而出的火焰变大了数倍,同时,数量也是犹如火雨一般。

    随着这么多火焰的注入,巨大石碑上的光华不断涌动,一种封印之力扩散而开,将那些试图侵蚀它的黑纹,狠狠的镇压而下。

    “唳!”

    而在那些黑纹被镇压回去时,秦逸尘仿若是能够听见,其中有着一道道极其尖锐的凄厉嚎叫之声响彻而起,扰乱人的心神。

    这些叫声之中,弥漫着冰冷,异常的邪恶。

    “究竟是什么东西,如此邪恶!”秦逸尘眉头紧皱。

    此时石碑上的光华显然是占据了绝对的上分,黑纹不断的被压回底部,从动静来看,显然不用秦逸尘多余的担心。

    不过,虽然此时形势不错,但是秦逸尘心中却并没有松了一口气,反而,他心底有一种隐隐的担忧。

    “轰!”

    “轰隆!……”

    就在这时,秦逸尘身形一个踉跄,因为在他脚下的大地,陡然犹如大地震一般,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嘭!嘭!”

    在这种颤动间,一片片的古殿不断的崩塌着,尘埃漫天间,一股可怕的波动传荡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