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390章 何必如此
    想到这里,围观的不少人觉得有些好笑,要知道,那可是三个武王强者啊!

    而眼前这个少年呢?

    看上去最多不过十九岁左右,十九岁的少年,和三个武王强者,那可是宛如天地之隔啊,区区一个小子,如何能与三个武王强者的殒命扯上关系?

    “唰!”

    此时,赵翁庭和赵雅柔的面色却是微微一变。

    而向任寒没有理会别人的窃窃私语,仿若也是察觉到赵翁庭面色的变化,他目光紧紧盯着秦逸尘,等待着他的回答。

    秦逸尘皱了皱眉头,心中权衡了起来,自己虽然不惧怕向家,不过,若是被后者追杀的话,那也定然会有无穷的麻烦。

    最后,秦逸尘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回道:“向家主此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三个武王强者是我所杀不成?”

    众人的目光也都是看向了向任寒,很是不解。

    而向任寒则是对着那个侍卫使了使眼色,后者点了点头,站了出来。

    “小子,少装模作样了,就是你,那个背影,绝对是你无疑!”这个侍卫站出来后,指着秦逸尘大喝道。

    “什么?!真的是这小子?”

    “不会吧?”

    “你怀疑一个武王侍卫的目光吗?”

    在短暂的喧哗之后,围观的人群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所有人的面色都是有些呆滞了下来,难道,向任寒说的是真的?区区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杀了他们三个武王强者?

    可是,十八九岁的少年,就算是从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可能是三个武王强者的对手啊。

    而且,听说那三个武王强者是死在向家的某次秘密行动中,那定然不会只有他们三人,这岂不是说,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子,在数名武王强者手中,还杀了三名武王?

    如果这是真的话,那这个少年,未免也太为恐怖了吧?

    赵翁庭和赵雅柔相视一眼,眉头皆是皱了起来。

    “唰!唰!”

    此时,从赵家中,赵家的众多长老,也是携带着许多侍卫行了出来,比起架势,半点不逊色于向家的人马。

    见到赵家的强者行出来,向任寒眉头也是微微一皱,不过,他的目光依旧是盯着秦逸尘。在他看来,赵雅柔今日是必死无疑,而他现在最想解决的,是那个救走赵雅柔的人。

    “这位大叔,看你也不老,眼睛怎么就瞎了?”秦逸尘嗤笑一声,随口淡笑道。

    听到他嘲笑的话语,向家众人面色皆是一沉。

    “你说这些话,总的有个证据吧?什么背影?与我背影相似的人,多了去了。”秦逸尘耸了耸肩膀,对于向家众人的目光,他丝毫不在意。

    “那个救走赵雅柔的人,真元是否有属性,是何属性?”向任寒沉声问道,的确,凭借一个背影,就妄加定论,是有些草率了。

    最主要的,他心底也不愿相信,会是个这么年轻的小子从自己精心布下的局中救走赵雅柔的。

    “雷属性!”

    那侍卫目光死死的盯着秦逸尘。

    虽然那是在黑夜中,但是,雷光闪烁却是很显眼的。

    向任寒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对秦逸尘低声喝道:“小子,释放出你的真元!”

    “父亲!”

    听到这话,赵雅柔俏脸陡然一变,她连忙是对着赵翁庭低呼道。

    此时,赵翁庭的面色也是有些变化,不过,望着向任寒身后的人马,特别是其中还有那辆马车上,尚未露面之人,他就忍不住有了一丝的犹豫。

    连向任寒都得站在马车外,那马车中,究竟是何方大人物?

    难道是北冥宗的那个外门执事?

    若是外门执事是因为那三个武王强者之死而来的,他们这般阻拦,可绝对是给赵家招惹巨大的麻烦。

    见到家主都未发话,赵家的几个长老也都没有动作,其实,他们心中也很想看看,究竟是不是秦逸尘救得赵雅柔。

    “唰!”

    而此时,已经有三个向家的护卫掠出,将秦逸尘围在了中间。

    “向家主,雷属性武者虽然罕见,不过这天底下也多了去了,难不成,这些雷属性武者,都是杀害你们向家强者的凶手吗?”

    面对三个武王强者的围堵,秦逸尘并没有表现出慌乱的情绪,他平静望着向任寒,淡淡的说道。

    对于赵翁庭的态度,他并没有责怪的意思,站在赵家的角度来想,他们并没有做出什么动作,也很正常。

    毕竟,他们现在最为想要的,便是安静的等待十方丹府来人,只要赵雅柔进入了十方丹府,他们的顾虑,也就不会那么重了。

    而至于以六长老为首的几个长老,他们的态度,说实话,秦逸尘真不怎么在乎。

    “难道那小子真是杀了向家三个武王之人?”

    见到秦逸尘的强辩,不少人心中都是惊疑了起来,同时,震惊的情绪,也是从其心底蔓延而开。

    对于秦逸尘的反问,向任寒并没有回答,只是冷眼望着他。在秦逸尘身旁的三个侍卫,手掌也是握在了武器之上,真元涌动间,他们随时都能发动凶猛的一击。

    “向任寒,这小兄弟是我们赵家的客人!”

    此时,一直沉默不语的赵翁庭,终于是忍不住开口了。

    “我不管他是谁,只要有嫌疑之人,我向家绝不会放过!”

    对于赵翁庭的话语,向任寒只是冷笑一声,沉声喝道。

    在向任寒的大喝之下,围观的人群都是忍不住一颤,这话,间接告诉他们,谁敢招惹向家的后果。

    向家,可是有人被北冥宗执事收为弟子的家族啊!

    不出意料,若是赵家再没有人能进入三宗一府的话,这宁阳城绝对会成为向家一家独大!

    听到向任寒的话语,赵翁庭面色极其阴沉了起来,在他身后,诸多赵家强者也是一步踏出,与向家之人对质着。

    场中的气氛,一时间紧绷了起来。

    “不就是看我的真元吗?何必如此。”

    而就在向家和赵家间的战火一触即发时,秦逸尘的轻笑之声却是陡然响起。

    众人的目光,也是随之看了过去,只见得秦逸尘缓缓的深处一只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