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331章 可怜的孩子
    炼制复合丹,对于秦逸尘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他无奈的叹息一声后,也知道,如果不炼制给这老头看,他是不会相信的。

    但是,在秦逸尘在药架上找寻药材的时候,翻了个遍,他却没有看到复合丹最重要的一种药材……枯霜草。

    这是在这个时代,没有一点用处,形同杂草一样的药材。

    丹会会长专用的炼丹师里面,当然不会有这种毫无作用的东西。

    秦逸尘尴尬了。

    如果没有枯霜草,炼制复合丹,他也回天乏术。

    “那个……海会长,不知道您这里有没有,枯霜草?”

    他小心翼翼的对着老头问道。

    枯霜草这东西,越晚暴露就越好,越晚暴露,天麟,也就越安全。

    他可不希望,现在的天麟,就成为日后那必争之地。

    现在的秦逸尘,还没有那能力,护下天麟。

    “枯霜草?”

    老头疑惑的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你要枯霜草做什么?”

    枯霜草,严格来说,并不算是药材,因为,它并没有实际的药效,只是起到一个中和的作用而已。

    “炼制复合丹,要用到枯霜草?!”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灵光一现。

    “呵呵。”

    秦逸尘只能苦笑。

    到了老头这种程度的人,怎么可能看不透关键所在呢。

    两种不同功效的药性要融合为一体,最关键的,就是中和,使得他们平稳下来。

    其实早就有人提出过这个观念,但是,却一直没有人成功,所以最后便不了了之。

    “这不可能啊……”

    老头眉头紧紧的皱起,在炼丹房里面跺来跺去。

    他并不是没有尝试过。

    甚至可以说,每一个炼丹师,都尝试过,但是,结局都是一样的。

    突然,他停住了脚步,走向门口。

    门口,那个年轻人一直在等待着秦逸尘被轰出来的那一刻,见到门一打开,他就开口大笑,“哈哈,无知小子,现在受到教训了吧……”

    里面,听到这声音的秦逸尘,不由为他默哀了三秒钟。

    老头更是被他笑懵了,他的老脸上,明显就写着四个字……妈的智障?

    “你疯了吗?”

    老者一句话,让年轻男子终于醒悟了过来,看到出来的竟然是老者后,他顿时一脸懵逼。

    然后,他就看到,里面的秦逸尘朝着他“善意”的笑了笑,顿时,他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他此时,真的恨不得刮自己几个耳刮子。

    他的身份可不简单,也算是皇亲国戚,更有世子头衔,他家老爹,见他有炼丹天赋,花费了很大的代价,将他送入丹会,到海会长这里来做个丹童,就是盼着有朝一日能够被海会长收为徒弟。

    现在……似乎全盘泡汤了。

    “去,给我拿一斤枯霜草来。”

    见门口并没有其他人,老头眉头蹙了蹙,然后,用很不耐烦的语气对他吩咐道。

    “哦……”

    年轻男子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然后拖着身子朝着楼下走去。

    很快,他就将枯霜草拿了过来,不过,却无情被关在门外,连门都进不去。

    “呜呜。”

    年轻男子欲哭无泪,直接靠着门口坐了下去。

    ……

    里面,有了枯霜草后,秦逸尘就开始炼制丹药。

    很快,从一些小细节当中,老头就对他刮目相看了,特别是秦逸尘炼丹时的手法。

    太顺畅了。

    虽然,看似有些杂乱,没有章法,但是,却每一掌,每一拍,每一敲,都恰到好处。

    就在老头还沉溺在那掌法当中的时候,秦逸尘从丹炉内拿出一枚丹药,送到了他面前。

    “这么快?”

    老者一怔,毫不犹豫,就将丹药服用了下去。

    “竟然是真的……”

    片刻后,他睁开眼睛,脱口而出的话语,充满了不可思议。

    看着眼前才是十几岁的少年,他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

    用任何词语来形容他此时的感受,都显得太苍白了。

    “还望会长能够替小子暂且保管这个秘密。”

    秦逸尘却没有一点自得,反而苦笑着对他说道。

    “对了,枯霜草!”

    老头顿时醒悟,这一刻,他突然激动了起来。

    他意识到了枯霜草的价值!

    他可以想象,当复合丹开始成为主流丹药的时候,作为最关键的主药的……枯霜草,价值会到什么程度。

    不过,很快,老头就冷静了下来,看向秦逸尘,“你的意思是……”

    他很不明白,为什么秦逸尘不公开复合丹的秘方。

    难道他不知道这复合丹对于炼丹界来说有多大的影响力吗?

    这可不仅仅只是一枚清心丹的事情。

    而是代表着一个新的时代的诞生。

    “我明白了,枯霜草一事,我就当不知道。”

    虽然秦逸尘没说话,但是,老头还是一脸正色的向他承诺。

    接下来,两人交谈了很久。

    看着那一直是以请教态度对待秦逸尘的老头,一旁的林天辉心中波动也是有些大。

    他的猜测是对的。

    秦逸尘,果然非同凡人。

    那么,如果连秦逸尘都解决不了他身上的隐患的话,那他觉得,世间应该无人能办到。

    至少,这个老头子是绝对不可能办到。

    最后,是林天辉提出要带秦逸尘去休息,才结束了两人的对话。

    老头明显显得有些不满,但是,却又不忍心斥责林天辉。

    秦逸尘也有些累了。

    毕竟,他才从暮光之塔出来。

    在暮光之塔内,他可是连一刻都没有休息,每时每刻,神经都处于一个极度绷紧的状态。

    两人走出门后,就看到,那靠着墙坐着的年轻男子。

    “咦?”

    秦逸尘也是随意的瞥了他一眼,但是,在看到年轻男子腰间佩戴的那块玉佩后,他顿住了身形,朝着年轻男子走去。

    那玉佩,可不是人人都有的带的。

    那是公国一位很有权势的王爷的所有物。

    秦逸尘曾经见过,所以认了出来。

    “你是不是想要海会长收你做弟子?”

    秦逸尘顿了下来,一脸“善意”的看着他,温和的问道,那模样,看得不远处的林天辉浑身一寒。

    他可是亲眼看着秦逸尘就是用这种笑容对待夏紫灵的。

    顿时,他不由为那年轻男子叹息一声。

    可怜的孩子,认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