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1042 门路
    “确实是非常不错的酒馆,无论是品味还是布置都非常独特……看看这酒杯上的宝石,这桌面上的图饰!这就是帝国贵族的奢华生活吗?”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这种高档的酒馆,我也是第一次进来啊。”

    “老子才不稀罕这种高档的场所呢,想要进来还不知道要接受多少次的考验,我可不想每次来酒馆喝酒之前,先经受这么一两次的刺杀……”

    “喂喂,你们说话能不能小声点。”

    叮当作响的声音不断响起在耳边的景象中,被魔法灯光照得通亮的一家颇为清净的酒馆就这么呈现在了段青等人的面前,与往常的酒馆完全不同的整洁也随着他们的坐下而不停地经过他们的左右,同时还带着其余坐在酒馆角落周围的某些身穿贵族服饰的人若有若无的目光:“这种事情还要大张旗鼓的说,那就实在是太不解风情了啊。”

    “又不是我们干的,我们也没打算隐瞒。”

    微微地喘出了一口浊气,依旧保持着一脸痞相的朝日东升吊着眼睛放下了面前的水晶酒杯:“我们还保护了那个肥的流油的帝国贵族呢,要不然他这会儿说不定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刚才的战斗或多或少的引起了一丝骚乱,好在没有出现什么恐慌。”坐在他身旁的格德迈恩却是将目光不停地在自己所处的周围来回巡视:“我要为坐在这里的这些帝国贵族们鼓掌喝彩,但就怕这场袭击还没有结束……”

    “我们也只是适逢其会,可别指望我们一直出手相助啊。”故意加大了自己的嗓音,朝日东升将自己的身体靠到了身后的华丽沙发之间:“要是还有什么新的袭击什么的要劳资管,劳资可就要看心情了!”

    “……您看,情况就是这样的。”

    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收回了自己的微笑,坐在这张酒馆桌台另一面的段青朝着身旁的帝国贵族伸了伸手:“无论我们拥有多么高尚的道德,我们终究还是一个冒险团里的冒险者罢了,所以——”

    “明白!我明白!”

    似乎依然还未从之前的袭击所造成的惊魂里缓过神来,坐在段青一侧的胖子贵族还在不停地用白手帕擦着自己额头上的汗珠:“钱嘛,不就是钱嘛,我会付给你们的!”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段青伸出的手微微地在空中停顿了片刻:“我们只是习惯了下等人的生活,所以对你们这种先宴请再付钱的方式有些不太适应罢了。”

    “不,你们还是不明白。”白色的手帕在空中飞扬着,胖子贵族忽然开始挥舞起了自己肥硕的手指:“我……那个,对了!我想要雇佣你们。”

    “雇佣?”

    “这些人实在是太废了!”

    暴躁地指向了自己身后站在远处的那些噤若寒蝉的黑衣保镖,胖子贵族的神情也开始变得激动了起来:“他们居然会让我遭受到如此重大的袭击!我的命都差点葬送在这个地方了!”

    “呃……恕我直言,不过刚才的那场袭击其实根本算不了什么——”

    “对!没错!我要的就是这种态度!”

    大叫着从原地站了起来,胖子贵族指着段青的脸说道:“无论你们的身份如何卑微,你们都是这个方面的专家!伊达家族现在需要的正是你们这样的人才,我现在终于明白了!”

    “反正其他帝国贵族也有过不少雇佣冒险者作为护卫保镖的先例,我这么做也没什么。”他的昂扬姿态随后微微地放低了少许:“只要能够护得住我的安全的话……”

    又是一个怕死的家伙。

    心中不由自主地作出了这样的评价,段青随后却是露出了略显恍然的表情:“好吧,我明白了,不过这件事对我们来说不算是什么小事,我们需要好好地考虑一下。”

    “考虑?还需要什么考虑?”胖子贵族立刻露出了不满的表情:“为我们伟大的伊达家族服务,是你们这些冒险者至高无上的荣誉!你们这些卑微的平民,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如果你还继续用这种不平等的眼光看待我们,我们现在就会离开。”一只纤细而又白皙的手随后拦在了胖子贵族与段青之间的空气里,与之同时显露在他面前的是雪灵幻冰逐渐紧皱起来的眉头:“尽管我们由衷地尊重每一位帝国贵族,但我们可不想一直被毫无理由的被蔑视。”

    “哦,我没有这样的意思,这位美丽的女士。”双手立刻回到了自己的身边,胖子贵族的声音也随之变得谄媚了许多:“我……那个……对了,只是有一些难以更改的习惯,仅此而已,请不要误会。”

    “这些细节都无关紧要。”微微地摆了摆自己的手,段青随后将雪灵幻冰的胳膊缓缓地按了下去:“我们还是从最为关键的地方开始吧——对于袭击你的人的身份,你有什么线索可以提供吗?”

    “肯定是特拉维尔干的好事!他早就觊觎我的手里的大权很久了!”似乎是提到了自己的痛处,胖子贵族再次振起了自己的手臂:“帝国的交通正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重要,他却因为自己的那双短浅的目光而刚刚丢掉了自己的职位!”

    “交通?”

    “啊,我还没有自我介绍。”

    放下了自己的手臂,胖子贵族的脸上也终于摆出了严肃而又认真的表情,整理着仪容的姿态却因为依然惊魂未定的表情与依然流淌于额头上的汗水,而显得愈发狼狈了几分:“我是伏拉沃斯,伊达·伏拉沃斯,帝国的内阁大臣之一,现任的交通大臣。”

    “整个芙蕾帝国的马车线路,道路分划,魔法传送阵的设置,还有那些日益变得愈发重要的铁路线,现在都等着我来拍板定案呢。”说到这里的胖子也终于挺直了自己的胸膛:“没有我的一纸文书,这些工程一个都别想开工!”

    “果然是非常重要的职位,油水估计跟您现在的身体状态一样多呢。”段青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当然,也同样容易遭人嫉恨。”

    “没错,那个特拉维尔一定是觊觎我现在的财富。”似乎是从面前的形势中苏醒了过来,伏拉沃斯恨恨地咬了咬自己的牙:“居然派出了如此狡诈的刺客,用飞刀与爆炸来暗算我!”

    “那个爆炸……应该不是魔法造成的。”微微地摇了摇头,坐在一旁的段青随后却是发出了自己的疑问:“你们刚才有感觉到魔法的波动吗?”

    “废话,当然有了。”回答他的是格德迈恩如同看怪人一样的表情:“那面石墙难道不是你施放的吗?那难道不会引起魔法波动吗?”

    “不要这么不专业,我的魔法大部分是用炼金药水辅助施放的。”段青摇了摇自己的头:“普通的施法速度可赶不上刚才那种千钧一发的情况,只有临时储存的魔法才会有那么快的反应时间,相对应的魔法波动也早就在石墙凝聚完成的那一刻就结束了,所以……”

    “如果我的感应没有错误的话,当时的爆炸是纯靠斗气造成的。”他与身旁的雪灵幻冰对视了一眼,同时声音低沉地说道:“而那个袭击者到最后都没有现身,所以他也没有靠近使用剑气攻击。”

    “也就是说,那次气息爆破是使用飞刀作为传递媒介的。”雪灵幻冰声音低沉地点了点头:“那是一柄凝聚了强大斗气的飞刀,然后因为插在了石墙之上而提前发生了爆炸。”

    “是一名高手呢。”

    气氛随着这句评价的落下而凝固了片刻,似乎是在场的几个人因为段青他们的评价而再次回忆起了刚才的那副惊险无比的画面,望着这群玩家逐渐沉默下去的伏拉沃斯随后也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略显紧张地低声说道:“还,还是一个恐怖的敌人?我,我现在是不是很危险?”

    “从理论上来说,是的。”段青的目光转而落在了这位胖子贵族的头上:“怎么,我们还没决定退缩呢,您就已经提前退缩了?”

    “啊不,我只是在为你们的专业性感到叹服,啊哈哈哈哈。”胖子贵族发出了几声逞强的大笑:“请你们当我们的保镖,果然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呢——啊。”

    安静的酒馆气氛让这几声笑显得有些突兀,但促使这位帝国交通大臣停下笑声的并不是这份气氛的尴尬:“那个,你们究竟同不同意当我的手下?价,价钱什么的都好商量……”

    “有关价钱方面的问题,我们可以在之后进行详谈。”目光从远方独自走回来的絮语流觞所出现的方向不动声色地收了回来,点了点头的段青却是逐渐板起了自己的脸:“我们还是先说一说更为重要的事情吧。”

    “更为重要的事情?还有什么事情能比保护我更为重要?”

    “您不要着急。”

    冲着对方笑了笑,段青的目光中再次充满了深沉的思索:“我指的就是那个刺客的身份。”

    “你,你们已经有线索了?”愣了愣神的胖子随后大喜过望地呼道:“是谁?”

    “非冒险者人群里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但冒险者圈内的情况我还是比较了解的。”

    话音故意停顿了一下,段青转身望着雪灵幻冰同样有所恍然的脸:“在我认识的人里面,的确有一个在自由大陆上使用飞刀非常厉害的人物。”

    “你指的是……他?”

    “上一次杯里面表现非常抢眼的那位,后来好像是离开了自己的老东家了。”

    远方的蓝发女剑士缓缓走来的景象中,段青低声回应着雪灵幻冰的话:“我记得他后来还是点下了头,跑去了自由之翼。”

    “你还记得他的去向么?”

    “我……”

    隐藏在兜帽之下的话音出现了几分犹豫,雪灵幻冰微微地掩住了自己的脸:“那个时候的我……不太正常,记忆也保留得不是很清晰……”

    “不太正常?”走近的絮语流觞歪着脑袋问道:“这是什么话?”

    “别问,问就是全忘了。”

    抬手打断了对方的追问,沉着眼睛的段青叹息着说道:“而如果这一变动到现在为止依然有效的话,那也就意味着这一次的袭击有自由之翼的人参与其中。”

    “我们得重新评估一下现在的形势。”面色逐渐变得严肃,他环视着桌边的其他人:“贸然伸手的话……”

    “最后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啊。”

    自由之翼已经近在咫尺——这样的形势的确足以让每一位正在自由世界冒险的玩家们浑身发抖,只因为这位早早地选择与复辟者站在一起的第二大行会,俨然成为了一支魔头级别的存在。虽然最后的扎拉哈城一战以复辟者一方的战败而告终,但早已在自由大陆上兴风作浪数次的这家行会也早早地让大家都见识到了其实力的强大,所以尽管现在外出冒险的玩家们嘴上不依不饶,但真正在野外遇到了自由之翼的成员还是要惧怕上三分的。

    当然,包括朝日东升与格德迈恩之类的人还无法确认,自己家的其余三位队友与自由之翼之间的仇怨究竟有多久。

    “薇尔莉特安置好了吗?”

    “就在隔壁。”

    逐渐安静下来的声音里,属于盛开之剑酒馆内的豪华房间景象也逐渐展现在了段青等人的面前,终于找到了休息地与记录点的他们却没有急着放松自己的身心,而是再次开始了彼此的忙碌:“幸亏你的存在,她还算比较安静。”

    “希望在离开这里之前,她别再出新的问题就好。”四下里看了一眼,段青叹息着仰起了自己的头:“我们实在是没有什么精力再应付新的麻烦了。”

    “什么时候开始搜索?”

    静静地坐在房间的角落,自从刚才就屏息凝神的雪灵幻冰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面前的白色剑刃:“他们已经蛰伏了很久了,现在终于有了行动……”

    “冷静一点,听我说。”

    走到了对方的面前,段青摇晃着对方的肩膀:“我们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们了,无论是实力还是势力都无法与对方相比,就算是你想要继续自己的复仇,那也得先等羽翼丰满之后再说啊。”

    “……”

    “别着急,目前我们已经有了门路。”

    望着对方依然沉默而又冰冷的面庞,松开了手的段青缓缓地向后退了两步:“既然上天给了我们这个机会,那个伏拉沃斯说不定可以成为我们的跳板,一旦能够成功度过这一次的劫难……”

    “我们能够对抗的方式,说不定也能够多一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