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异能小神农 > 第2394章 血尊来临
    “你想到办法了吗?”

    西山帝走了进来,在张斌面前盘膝坐下,严肃地说。

    本来,她的计划是逃走,但是,不管逃到哪里,也难以躲过敌人的推算。

    还是会落个无比凄凉的下场。

    何况,敌人即使推算不到她,也定然会对付丹界。

    那么恐怖的巨擘,他们四个丹帝,外加所有护山阵法,也未必能抵挡。

    所以,这是一次很恐怖的危机。

    “想办法让敌人知难而退,放弃打你的主意。而他并不忌惮你,他忌惮的是她。若让他知道从你这里未必能得到她的行踪。他未必愿意和我们死磕。”张斌说,“到时我们如此这般……”

    “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西山帝看怪物一样地看着张斌。

    “我也不想冒险,但这就是唯一的办法。”

    张斌说。

    他心中雪亮,魔婉是绝对不能露面的,一旦露面,就等于自投罗网。

    所以,这一次危机,也只有他来帮助西山帝度过。

    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恐怖的敌人果然来临了。

    清晨,白雾弥漫,光线还有点模糊。

    一个黑影突然就出现在丹界最高峰上,他浑身都冒出黑光,似乎把光线吞噬了一样,他的面目一片模糊,怎么也看不清晰。

    但是,他却是散发出一股吞天噬地的威压和气势。

    让天地都战栗。

    他无视任何恐怖的阵法,一步步走进了丹界。

    悬浮在虚空之中,冷冷地喝道:“西山帝,你给本座出来,乖乖跟我走,否则,踏平丹界,杀个鸡犬不留。”

    他的声音具备无比恐怖的穿透力,也具备无比空手的震慑力。

    让任何人都听到了。

    似乎就响起在他们的灵魂之中,让他们的灵魂都在战栗,震荡,似乎马上就要崩溃开来了。

    “砰砰砰……”

    有一些弱小的丹灵的灵魂直接崩溃,爆炸开来,死得凄惨无比。

    众多房子,连同山峰,都在不停地摇动起来。

    山体都出现了裂痕,似乎,下一秒仙丹山都要崩塌下来。

    如此恐怖威势,简直就是太过恐怖和骇人。

    所有的丹灵都吓傻了。

    连四个丹帝的脸上都写满恐惧之色,这样的恐怖巨擘,他们还真就没有见过。

    在这一刻,他们明白了,他们四人联手,外加仙界四个仙帝,也绝不是这个巨擘的对手。

    若是他们知道血坟之中无数天才骷髅,都是眼前巨擘的杰作,他们可能连想都不敢想了。

    连张斌都暗暗地震惊,原来世界上真就有如此恐怖的巨擘,他的实力远远地超过了仙帝境大圆满,难道真就是更高境界的高手?

    甚至,张斌感觉到,连最近那个上了黑船的强大魔帝,可能也不是这个巨擘的对手。

    “嗖嗖嗖嗖……”

    四个丹帝同时飞出来,他们也是悬浮虚空,构成了一个特殊的阵法。

    仙丹山的护山阵法也是启动。

    顿时重力狂涨,光线扭曲,开裂的山体在快速地修复。

    无数强大的丹灵也是各就各位,布置出合击阵法。

    “这位前辈,你为什么入侵我们丹界,要带走西山帝?难道你不知道,我们丹界自成一界,不和四界发生任何冲突,也没有什么仇怨。”东山底愤怒地喝道。

    “本血尊行事,何须向你解释?西山帝,同我走。”

    散发出黑光的巨擘傲然说,“否则,杀无赦。”

    “这位前辈,我们虽然是某天才炼制出的血丹,但我们入了丹界之后,就和对方失去了联系。我们是独立的生命体。和任何人无关。你凭什么要带走我?我们的实力未必就亚于你,若是玉石俱焚,你也得不到任何好处。”西山帝说。

    “全部给我跪下。”

    血尊淡淡地说。

    他的话音刚落,恐怖到极致的重力出现。

    作用在四个丹帝的身上。

    “啊啊啊啊……”

    四个丹帝就发出了无比愤怒的大喊,但却是怎么也抵挡不住。

    身不由已地跪在虚空之中,简直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所有的丹灵都傻眼了,连张斌都毛骨悚然。

    这是何等恐怖的实力?

    一人轻松地让四个强大的丹帝跪下?

    甚至他连手也没动,仅仅就是使用了一种重力异能。

    “我宁愿自爆,也不会跟你走的。”

    西山帝一脸惨白,悲愤地大喊。

    “若你自爆,我一口吞掉所有丹灵,所有丹灵都给你陪葬。”

    血尊用无比漠然的声音说。

    “尼玛啊,果然歹毒,不愧是要杀尽天下苍生,血祭天地之巨擘。还真比藏在棺材之中疗伤的提取仙帝厉害和恐怖。”张斌在心中嘀咕着。

    他从房间中走出来,站在西山上,鼓掌:“果然嚣张,真当我们太古仙界无人乎?”

    血尊一愣,然后他那凌厉之极的目光就投射到张斌的身上,久久不动。

    就如同一条毒蛇盯住了一只青蛙一样。

    张斌的身上爆射出滔天的威压和气势,看上去就是一个大圆满境界的仙帝,但古怪的是,他的身上冒出了浓郁的金色光芒,那不是光属性异能爆发出的光芒,而就是从他的肌肉细胞之中散发出来的,让他看上去就如同神圣,带着一股凌驾众生的气息。

    仿佛,他天生就是高高在上的神,他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是那样的高贵,那样的凛然不可侵犯。

    “你来自太古仙界?”

    血尊眯眼看着张斌,冷冷地问。

    “尊驾如此强大,不如我们来打个赌?互相推算一下对方的大概来历?”

    张斌的脸上浮出了神秘的笑容。

    “有趣,第一次有人敢和我打赌。”血尊说,“那么,赌注呢?”

    “赌注?我们各自拿一个珍贵的宝物出来。”张斌说。

    “只怕你拿不出让我心动的宝物。”血尊一脸的轻蔑之色。

    他是何等恐怖的巨擘,他的宝物又是何其多?

    他掌握的帝级功法可以说无数。

    “我也同样这样担心,你未必能拿出让我心动的宝物。”

    张斌淡淡地说。

    “是吗?”血尊勃然大怒,身上爆射出滔天的气势,他的手中攸地出现了一部绿色的书籍,淡淡地说:“我随身也没有带着什么好的宝物,这就是我最近从禁海得到的,斩杀了18个大圆满境界的仙帝,也只有这么一本书让我感兴趣,差不多白忙活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