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异能小神农 > 2058.第2058章 离去
    而在这个时候,张斌也是暗暗地庆幸,自己没有让月千香的意识体出来。

    否则,自己很多秘密都保不住了。

    但又做不了月千香的衣钵弟子。

    那是很危险的事情。

    “不过,你既然是我老乡,而且得到了我昔日留下的传承,竟然能凝聚出时间机器。你已经实质是我的弟子。”月千香说,“仅仅是没有名分罢了。”

    然后她取出了一个玉瞳简,严肃地说:“这是我来到仙界完善的月光神功,能修炼到仙王境,你自己慢慢去领悟吧。”

    “谢谢师父。”

    张斌一脸感激。

    本来他以为月千香不承认他是她的弟子,不会再传授他功法。

    哪里知道她马传授给他了。

    虽然她和以前完全不一样,变得威严成熟,但那种不经意透露的天真善良,却还是没有全部褪去。

    “只能在私下里喊我师父,人前绝对不行。”月千香严肃地说,“我给你安排一个职位,今后你努力地修炼……南极仙国的规矩很多,你得慢慢地适应。”

    “师父,弟子还是去独自闯荡一番,等强大起来,再回来给师父效力。”

    张斌说。

    月千香的眉头微微地蹙了起来,用异的目光看着张斌,“你是在生孤的气嘛?”

    “不敢。”张斌真诚地说,“师父,既然陛下规定你只能收九个弟子。我留下诸多不便,可能会给你惹来一些麻烦。另外,弟子初到仙界,也很想到处看看,历练历练,这样才能快速强大起来。绝没有怪罪师父的意思。”

    “这一株孕天昙花,是先天灵花,虽然不能真正地孕育出一个宇宙来,但却是宇宙顶级的宝物,若是天赋很好的仙人用来筑基,那会得到最多的丹田区域……算我送你的礼物吧。”月千香没有再挽留张斌,却是又把孕天昙花还给了张斌。

    她深信,张斌的空间容器之带着亲人。

    若用孕天昙花筑基,可以得到一个超级天才。

    “谢谢师父。”

    张斌的脸写满了感激。

    月千香再送了张斌一些仙石,修炼的丹药和天材地宝,还安排了一个名叫朵朵的侍女,陪张斌游览月光城和月光仙王的广袤土地的美景。

    没有再给张斌安排职位。

    正如张斌所说,既然没有办法给张斌徒弟的名分,很容易惹出麻烦,若是被南极仙帝知道,那对她不利。

    仙王虽然掌握军权,有广袤的封地。

    但却是让南极仙帝暗暗忌惮和防范的。

    很多仙王是犯下了忌讳,被抓进了大牢,或者是被斩杀了。

    张斌在月光城游玩了三天,告辞离去了。

    甚至,他都没有再见到月千香,因为月千香日理万机,很忙碌。

    只能让朵朵代替他告辞了。

    走出月光城,张斌都发出了轻轻的叹息。

    月千香对他很好,有大恩。可惜,没有缘分。

    自己得不到名分。

    另外,他也感觉到,月千香是很强大的,但他也看出来了,月千香不是很快乐。

    至于为什么?

    张斌却是没有办法打听到。

    “张斌,你这个混蛋,这么走了吗?你不是答应过,要照顾本尊,让她快快乐乐,开开心心吗?”

    月千香的意识体在张斌的央丹田气急败坏地大喊。

    张斌凝聚出的意识体的脸浮出了苦笑,“你也太高看我了。师父她是堂堂的月光仙王,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她是一个指头都可以轻松地打败我。我哪里有资格让她快快乐乐?哪里有资格照顾她?”

    “你狡诈如狐,算计极深,轻松地弄死了那么多帝子,什么样的事情做不到?”月千香的意识体娇嗔着说,“我看,你的目的是利用本尊,给你办一个身份证,然后你有合法的身份,好去见瑶池和你儿子。你的心啊,早飞走了,所以你才没有接受她安排的职位,你是一个不孝之徒。”

    是的,张斌已经得到了一个新的身份证,但没有说是地球飞升而来的,而是另外一个没有什么名气的星球。名字还是不变。

    “你知道什么啊,我留下来,其实做不了什么。”张斌说,“既然我得不到徒弟的名分,不能住在她的府内,也没有办法和她联系。反正,我要见到她很难。见的次数多了,还会引发南极仙帝的怀疑,对她不是好事。”

    “你可以追求她啊,做她的男人不什么也不要担心了?”

    月千香的意识体大大咧咧地说。

    张斌愕然,过了半天才说:“事情哪里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似乎她为什么没有结婚?为什么没有男朋友?她为什么又过得不快乐?为什么南极仙帝对她如此防范?你不感觉其有什么问题吗?若我去追求她,且不说我有没有这个资格,假设我有这个资格,那很可能会引发天大的灾难,自己死无葬身之地,甚至可能连累师父。”

    “有这么严重?”

    月千香的意识体听得是目瞪口呆。

    “这不是夸张,而是很可能的事情。”张斌严肃地说,“师父她如此美丽和聪慧,天资也好得可怕。你说南极仙帝能不喜欢她?她可是南极仙帝想办法从地球招徕过来的,其实也算是偷渡。所以,我猜测,南极仙帝定然追求过她,但她没有答应。为什么不答应?我猜测,师父她喜欢自由。不愿意被皇宫的无数规矩所约束。但是,这样一来,她也不能嫁人了。因为会引发南极仙帝的嫉妒,引来灾难。”

    “嘶……”

    月千香的意识体倒抽了一口凉气,她摸着额头,半天也说不出话。

    她是一个单纯的意识体,从来也没有想过这么复杂的事情。

    她想了半天,想得头昏脑涨,也想不明白。

    最后她蛮横地一跺脚,“张斌,你给我听好了,你必须让本尊快乐起来,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法。否则,我天天骂你忘恩负义……”

    张斌哭笑不得,但还是拍着胸脯答应下来,“我一定会努力让师父快乐起来的。不过,我不能鲁莽地乱来。得修炼变得强大,得打听清楚任何情况,那才万无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