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异能小神农 > 1986.第1986章 收获满满
    蛙女把两个空间戒指递给了张斌。

    张斌的脸浮出了惊讶之色,但很快释然了,两个帝的虚影的一掌虽然恐怖,但是,两个帝子的空间戒指也定然是超级厉害的仙器,所以没有崩溃,里面的宝物也应该完好无损。

    他释放出神识,细细地检查。

    然后他的脸浮出了惊喜之色。

    马把里面几种特殊的宝物摄了出来。

    几十个玉瞳简,一支红色的小箭。

    还有一张散发出冰寒气息的符箓。

    玉瞳简之记载着珍贵的修炼功法,还有几个记载着仙界鬼界魔界众多神的地方和一些珍贵的天材地宝。

    其有一个玉瞳简详细地说明了淬骨洞的神秘之地和宝物。

    这对张斌有很大用处。

    “凤凰真火妖功?”

    张斌细细地亚博游戏官网其一个玉瞳简,心涌起浓浓的惊喜。

    这定然是属于凤岱的宝物。

    而凤凰真火妖功,是东极妖帝祖传的神功法。

    凤凰现在是修炼这种功法。

    不过,到目前为止,凤凰还没有把这种帝级功法传授给张斌。

    因为她有顾虑,担心被东极妖帝推算到,那是害了张斌。

    她却是不知,张斌还是内修,外加阿秀极力给张斌混淆天机,转变命运。

    即使是妖帝,也未必能轻松地推算到关于张斌的事情。

    “这功法不太阳神功差,可惜,只能修炼到仙君境界,不如太阳神功可以修炼到仙帝。”张斌嘴里喃喃,“但对我也是有很大用处的,我可以快速强大起来,火焰异能也会提升威力。”

    旋即他又细细地研究那一支金箭。

    “这一只金箭散发出无危险的气息,似乎是一个一次性宝物?难道也是很厉害的底牌?”张斌的脸浮出了期待之色,研究了好一会,他终于是明悟了使用的方法,也接收到一些特殊的信息,这金箭是妖王炼制出的恐怖符箭,能灭杀较弱小的仙君。

    他又开始研究那一张散发出寒冰气息的符箓,很快他发现,这是一张寒冰符,同样是强大的仙王制作出来的,可以灭杀弱小的仙君。

    “那两个傻逼,竟然没有使用灭魂箭和寒冰符攻击我?否则,我未必能杀死他们。”

    张斌在心嘀咕着,脸也是浮出后怕之色。

    若不是在恐怖的寒湖之,自己怎么可能杀得了两个帝子?

    即使能杀,自己也绝对要陨落。

    因为他们还有底牌,还有恐怖的灵魂守护。

    不过,张斌也是明白,他们两个只剩下最后一张底牌了,而且是不太厉害的底牌,舍不得用,那是用来保命的。

    而他张斌的攻击太过快速犀利,让他们想要用出底牌,都来不及。

    最重要的是,张斌是在寒湖深处攻击的,这样的底牌很难锁住他。

    “嘿嘿嘿……这便宜了我。”

    张斌的脸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旋即,张斌还从他们的空间戒指之,找出了两个空间容器。

    里面培育了太多太多的仙药。

    数量之多,种类之丰富,让张斌目瞪口呆。

    半天也没有回过神来。

    他突然发现,这两个空间容器才是最珍贵的宝物,才算是超级财富。

    有了这两个空间容器,自己等于是接受了两个帝子用多年聚集的财富。

    这要强大起来,那容易很多了。

    “这一次的冒险,值!”

    张斌在心大喊。

    北雨天的空间容器之,还有四个美女仙人,不过都不是很强大。

    全部才修炼到仙士境初期。

    显然是北雨天的侍女。

    另外还有一个大谋士,名叫智多远。

    修炼到仙士境期。

    而在凤岱的空间容器之,也有四个美女妖仙,竟然都是美人鱼族,艳丽绝伦。

    同样有一个足智多谋的大谋士,竟然是狐族的,是一个女性,名叫骊姬。

    张斌还进入了风岱的空间容器之。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骊姬的脸色大变,紧张无地问。

    张斌用冷冷的目光看着她,发现她很年轻,风骚艳丽,诱人之极。

    但是,他还是发现,她的身散发出一股苍老的气息。

    显然,这是一个年纪很大的狐狸精。

    “你是风岱的大谋士?”

    张斌冷冷地问。

    “不错。”

    骊姬说。

    “说吧,用鳄鱼皮炼制盔甲横渡寒湖的主意是不是你出的?”

    张斌问。

    “不错,是我想出来的办法。”

    骊姬说。

    “你摊大事了,凤岱是听了你的主意,横渡寒湖的时候陨落了,被鳄鱼吃掉了,今后,天下之大,也没有你能藏身的地方。东极妖帝一定会杀了你。”

    张斌恐吓说。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骊姬的脸色变得惨白。

    “若不可能,他的空间容器怎么到我手?”

    张斌反问。

    “一定是你,一定是你杀死他的,对不对?你竟然能逃过灵魂守护的攻击,怎么可能做到?”骊姬愤怒地说。

    “感谢你出的主意,才让我能在寒湖之杀死他。”张斌冷冷地说,“所以,即使是我杀死了他,也是因为你的缘故,你难辞其咎。你的命运已经注定,要被东极妖帝斩杀。”

    说完,他还取出手机,放映兔兔拍摄的内容。

    骊姬不得不相信了,她黯然地坐下,如同失去了魂魄。

    这的确是她的责任,她出了一个馊主意,不不不,不是馊主意,是她没有想到,张斌会强大到如此地步,竟然能潜入鳄鱼无数的寒湖发起死亡攻击。

    “若你今后能效忠凤凰公主,辅助她竞争皇储成功,将来登妖帝之位,那么,你不但能活,而且有从龙之功。”

    张斌用诱惑的语气说。

    骊姬默然了良久,才冷冷地问:“在这之前,我想问问,你和凤凰是什么关系?你怎么可能帮她来做说客?”

    “我是凤凰公主的男人,在凡界已经情侣。这个理由行吗?”

    张斌说。

    “原来如此。”骊姬嫣然一笑,若百花齐放灿烂,“那我还有什么拒绝的理由?有你这样智勇双全的天才辅助,她竞争皇储成功的可能性大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