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权路风云 > 第1546章 不同意见
    张清扬没理会马中华话中的讥讽,认真地解释道:“没错,当初朝勇在延春牵头搞农业改革,苦于没有内行的干部,这才从江洲把江小米调了过来,这两年延春的农业发展蒸蒸日上,也带动了工业多种形势上的进步。现在平城有难,我相信江小米有这样的能力和担当。”

    马中华点点头,没说行,也没说不行,而是反问道:“如果江小米来干市长,那平城市委书记……省长看由谁来干比较好?”

    张清扬摊开双手,笑道:“要说党委的工作,马书记肯定比我清楚吧?”

    马中华也不多说废话,表态道:“那就这样,我一会儿就跟元宏提提,让他考虑一下江小米。至于书记嘛……我看就让元宏研究吧。那其它位子……就这么定了?”

    张清扬说道:“对于赵金阳的使用,我还有一些不同意见。”

    “哦,省长说说看。”马中华不得不提高警惕,不明白张清扬又要玩什么歪脑筋。

    张清扬说:“提起平城常委班子的组建,元宏部长考虑的很全面,大胆启动年轻干部,就拿牛翔来说吧,这是一位抓经济的好手,特别是在南亭县这么多年,把工业、农业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打造了南亭发展的神话。由他出任常务副省长就比较合适。再说说赵金阳,这位干部在国企改革中有一些独特的思想,我觉得对平城市的老国企改革有帮助,我了解这位干部,他没干过宣传工作,不适合出任宣传部长的职位。”

    “那省长的意思是不同意赵金阳调职平城?”马中华有点摸不到头绪了,不明白张清扬从牛翔转移到赵金阳,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是,”张清扬摆摆手,“我的意思是,平城市的情况在我省比较特殊,像松江、江平是以工业为主,河源是以农业为主,但是平城市不但是我省的老化工基地,又是全国闻名的产粮基地。面对这样的城市,我们在选择干部班子的结构时就不能一概而论,要多选择懂经济、懂工业、农业的干部,现在又是国企改革的关键时期,趁此次调整班子,我们不如更改一下班子的结构,打造一个经济内阁。向南方的一些发达城市学习,让两位副市长进入常委班子,协助市长抓好工业、农业以及国企改革的工作。”

    马中华有点明白张清扬的意图了,沉思道:“省长的意思是说,让牛翔干常务副市长,赵金阳干常委副市长?”

    “对,这样一来平城市政府的三位主要领导就分工明确了,江小米把握全市发展的大方向,牛翔继续抓工农业协同发展的道路,赵金阳可以在国企改革方面一展身手嘛!”张清扬说到兴起时,挥起了手臂。

    “经济内阁……”马中华重复了一遍这四个字,并没有马上表态。他对这个名词还有些陌生,其实早在几年之前,在一些经济强省、强市就提出了经济内阁的概念,在一些发达国家,内阁的主要领导也都是比较出色的经济学家。只不过马中华遵循老一派的作风,对新兴事物接受比较慢罢了。

    见马中华不表态,张清扬接着说道:“这样一来,平城市的工作就好开展了,也有利于今年换届工作的开展。”

    马中华明白了,张清扬这是在暗示他如果同意这个安排,他将在其它事情上做出让步。但马中华很清楚,张清扬所说的让步,是政府以外的工作,政府这摊子工作,他必须抓在手里。从这个经济内阁上就可以看到,张清扬是向马中华摆明了枪马,政府这边的经济工作必须由我做主!

    马中华有心反对,但也没有理由,张清扬的解释合情合理,另外如果事先不和他沟通好,马中华难以控制常委会的节奏。如果说马中华、马元宏的提议在常委会上得不到通过,那么打击可就大了。常委会与碰头会不同,它是省内政坛的风向标,谁强谁弱一眼就明,这也就是为什么一般碰头会上没有达成一致的提议不拿到常委会表决的原因,任何一位省委书记都不敢冒这个险。一但让广大干部知道一把手无法控制常委会,但么他只有拍屁股走人的份了。

    想到这里,马中华望向张清扬说:“那就先让元宏拿出来一个意见吧,大家碰碰头研究一下。”

    张清扬明白马中华已经妥协了,便笑道:“好的。”

    “来,我们再泡一壶……”马中华现在明白,从今往后要把张清扬当成同级别的对手了,否则他就会像邓志飞一样失败。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马中华都没把张清扬当回事,可是随着平城出事,他不得不重新看待张清扬的能力了。

    乔系没有想到,力挺南海省副省长高福来出任江洲市委书记一事突然出了变故。随着南海省委书记修福贵公开表示支持江洲市市长毛爱华接任江洲市委书记一职后,中组部赶赴江洲的考察组考察结果显示,毛爱华的呼声高于高福来。很显然,之前被大家忽略的修福贵的意见成为了事件的转折性因素,原本没有表态的他一但表态,其影响力还是不容忽视。

    乔系怎么也想不通,之前做和事佬的修福贵怎么突然就转变了态度,其实这一切都源于张清扬的一个电话,还有毛爱华的懂事。张清扬那天与修福贵通电话也没说逼他支持毛爱华出任江洲市委书记,而是很客气地以江洲老领导的身份,与修福贵讨教丁盛接班人的问题。修福贵对张清扬的态度很满意,相比于乔系的不把他当回事,他当然打心底就与张清扬亲近了一层。

    从情义上来讲,修福贵就不喜欢高福来,这也很好理解,高福来像特务一样隐藏在南海省,要不是这次跳出来争夺江洲市委书记,还没有人知道他与乔系有关系。这种感觉令修福贵很不爽。换成是你,本以为对自家了如指掌,可是家里突然多了一件隔壁男人的东西,你心里能好受吗?高福来一下子表明背景,自己人一下子变成了别人的人,这让修福贵有了一种被扣绿帽子的感觉。

    另外,高福来也极为不懂事,你要争江洲市委书记就争好了,不懂得进步的干部那就不是好干部。虽然修福贵不喜欢他,但也不能阻碍别人进步不是。可问题的关键在于,你要争江洲市委书记的位子,首先也要和我这个省委书记打个招呼吧?别的不说,登门拜见谈谈理想抱负,顺便送点小礼品总是应该的。可高福来到好,自以为有乔系撑腰,有方少刚在背后出谋划策,此事便能成功了。根本就没把修福贵放在眼里。自从他放出风来要争夺江洲市委书记的位子后,连修福贵办公室的门都没有踏进过,他这种表现未免太轻视修福贵的存在了。人家不表态,你就当人家是空气,还真不把省委书记当干部!

    在这种前提下,张清扬的电话就很好的满足了修福贵的虚荣心,也使得他在高福来那边受到的伤害得以修复。张清扬在电话里对修福贵十分的尊重,口口声声叫他老领导,这令修福贵很高兴。

    张清扬语重心长地说道:“老领导,我虽然离开了江洲,但是一直都在关心着江洲的发展,江洲现在好不容易稳定下来,您挑选干部时可一定要慎重啊!”

    修福贵长叹一声,说道:“这件事还要看上头的意见,我也定不下来啊!”

    “修书记,您是南海的一把手,您要是说一句话,上头不是也要考虑您的意见?”

    “嗯,这到是。清扬,你是不是有心仪的人选了?”

    张清扬摇头道:“这是南海省的事务,我不好多嘴,我给您打这个电话,只是希望您能考虑一下江洲的发展,照顾一下江洲本土干部的情绪。您也知道,我在江洲工作了那么工作,对那里的干部有着很深的感情。我完全是从江洲的发展出发,考虑的也是江洲的平稳。”

    张清扬这话说得就很有艺术性了,明明是帮助毛爱华说话,可是半点没提毛爱华的名字,完全把主动权送到了修福贵的手里。

    “清扬,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支持由江洲干部主政江洲,但却不清楚上头是什么想法。”修福贵模棱两可地回答。

    张清扬微笑道:“修书记,我的意思就这么多,您是南海的一把手,我相信您心中有数,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总之为了江洲的未来吧,我希望你考虑考虑,我想您和我一样,不希望江洲恢复到几年前那样乱吧?”

    “我会考虑你的意见,清扬,你放心吧。”张清扬的最后一句话,像一根刺深深地扎进了修福贵的心脏。修福贵清晰的记得当年张清扬没到江洲任职以前,乔炎彬、方少刚等人是如何对待省委省政府的,他们在江洲自成一派,根本就不把南海省委的指视当回事,当时的江洲就像一个独立的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