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超级医生在都市 >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金正兴的自我安慰
    (今天就一更了,大家晚安。)

    ——————————

    叶修并不知道,就在他转身离去的时候,一个金发男子缓缓地从另一处距离不远的角落之中走了出来。

    这个金发男子,赫然正是迈克尔亲自去机场接回来的那个希金斯大人!那个总是喜欢开玩笑,脸上带着玩味的神色,说话总是不知道到底是真心话还是玩笑话,曾经一度被迈克尔腹诽,觉得有点儿不靠谱的希金斯大人!

    若是叶修或者金正兴此刻还没有离开,还在战斗的那个偏僻的巷子的话,绝对会大吃一惊,会震憾无比,更会冷汗淋漓。

    希金斯所站立的位置,和叶修跟金正兴两人的距离,都非常的近!

    但是从头至尾,不论是叶修,还是金正兴,刚才都没有发现,就在他们不远处,还有一个人在观战。

    要知道,他们可都是先天中期的高手,而且不论金正兴还是叶修,都是非常警惕的人!

    他们在战斗之前,都是曾经一再地确认过周围的气息,确定周围并没有人存在的!

    希金斯的目光盯着叶修的背影,眼眸之中闪过了一抹犹豫和挣扎的神色。

    他真的非常想要追上去,将叶修收拾掉。

    他非常清楚,这绝对是一个非常绝佳的机会。

    一直躲在那个角落之中全程目睹了叶修和金正兴的战斗,后来更是目睹了叶修整个人有如虚脱一般的状态的他很清楚叶修现在的状态,绝对是非常虚弱的,现在出手,叶修绝对是毫无反抗之力的。

    然而最终,在犹豫挣扎了一番之后,他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还是没有敢冲上去。

    他不敢去赌,他敢去冒险。

    现在的叶修确实是没有了反抗之力,可是他清楚地知道,在某个角落之中,还有一个强大的高手,在关注着这边的情况,在暗中保护着叶修!

    在刚才观看叶修和金正兴战斗的过程中,他曾经几次想要出手,但是每一次当他想要出手的时候,黑暗中的那个高手便及时地向他发出了警告!

    尤其是最后一次,在金正兴跑掉,叶修显露出了最虚弱的状态的时候,他更是清晰地感受到了那道强大的气息带给他的严正警告,甚至感受到了一丝杀意,他毫不怀疑,只要他敢动手,那位隐藏在黑暗中的高手就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将他击杀!

    尽管此刻他已经感受不到那道黑暗中的气息了,那个高手似乎已经远去了,但他终究还是不敢冒险,他不知道那个高手是不是真的走了。

    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人是谁?刚才那道气息到底是谁的?

    是那位传说中的那位华夏第一高手李将军吗?

    如果是他的话,他又为何不直接动手?

    希金斯的目光扫了一眼另一个角落的方向,眼里露出了一丝复杂的神色,眼神中有震憾,有敬畏,有恐惧,还有不解和疑惑。

    虽然远在欧洲,但是他也同样听过李文龙的大名。

    他从来不怀疑李文龙的实力,他清楚李文龙能够被尊为华夏第一高手,实力绝对是不容小觑的。

    可是他还是没想到,李文龙的实力,强大到了这种程度!

    在来华夏国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就算不是李文龙的对手,起码也是能够和李文龙扛一下的,但经过刚才的那一下之后,他知道,他和李文龙的实力比他想象中的恐怕要更大一些。

    刚才在他感受到李文龙散发出来的气息和杀意的时候,他的目光一直留意着金正兴和叶修,他震憾的发现,不论是金正兴还是叶修,都丝毫没有半点的觉察!

    也就是说,李文龙的气息,是只针对他一个人的!

    这是他希金斯绝对做不到的!

    不要说他希金斯,就算是组织中那几个比他更强的人,他也不确定能不能做到。

    希金斯有百分九十以上的概率可以确定,隐藏在暗中的那个人,必是李文龙无疑,除了华夏第一人李文龙之外,他不认为有其他有拥有这样恐怖的实力。

    只是让希金斯有些不解的是,李文龙既然发现了他,为什么不直接对他出手?他打的什么主意?是想要顺藤摸瓜地从他身上挖出什么信息?这是很可能的,但李文龙完全可以生擒了他,直接向他逼问想要的信息啊,这样不是更直接更干脆吗?

    而且这也更符合李文龙的行事风格和性格啊?

    希金斯对李文龙这位华夏第一人的性格和行事风格还是有所了解的,任何人想要来华夏国干点什么,调查和了解李文龙的相关信息都是最基本的必备功课,除非那个人是个无知的白痴或傻子。

    不管怎么样,虽然没有能够找到出手的机会,没有能够直接解决叶修,但是今天也不算白来。

    最少,见证了一场精彩的战斗,对叶修的实力有了一个更加全面而深刻的了解。

    而且还掌握了一项有趣的信息——叶修和高丽的抬拳道有仇怨,就算以前没有,今天之后也肯定有了,那个金正兴看起来可不像是一个心胸宽阔的人。

    另外他还和华夏第一高手李文龙有了一次简单的碰撞,或者说接触,对李文龙的实力有一个更为清晰的了解!

    良久,希金斯抛开了那些暂时想不明白的问题,重新回到了刚才的那一场战斗之上,脸上重新浮起了他的那种标志性的玩味的笑容。

    …………………………

    该死!

    该死该死该死!

    金正兴的身形一直奔出了十多公里,一直到进入了他们高丽国的大使馆附近,确定进入了彻底的安全区之后,这才停下了身形。

    一停下身形,金正兴便狠狠地连挥了几拳,一连在心中骂了好几句该死。

    他的脸上完全没有了他出现在叶修的面前的时候那种儒雅的风范,换而之的是无尽的愤怒和怨毒之色,尤其是当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腰侧,感受到腰侧传来的隐约的疼痛感的时候,他的色更是变得无比狰狞了起来。

    他金正兴第一次出手,竟然输了。

    他金正兴竟然输给了一个从一开始他压根就没有放在眼里的小年轻!

    他金正兴最后竟然被那个小年轻打得落荒而逃!

    这是心高气傲,一心想着振兴高丽国抬拳道的威名,想要以一己之力压华夏武道一分,让世界瞩名的金正兴完全无法接受的事实。

    这个华夏国的年轻小子,实在太卑鄙无耻了!

    竟然趁着他心神失守的时候对他发起偷袭,一点也没有他们抬拳道的精神。

    好一会,金正兴总算是找到了一个让自己满意的籍口。

    恨恨地回想了一下刚才叶修的那一下偷袭之后,金正兴的眼里露出了怨毒的神色。

    他彻底地说服了自己,他刚才并不是真的输给了叶修,他只是被叶修的卑鄙无耻的偷袭所偷袭到了而已,论真正的实力,叶修是绝对不是他的对手的。

    若是叶修知道金正兴此刻心中的想法的话,绝对是直接目瞪口呆地说了一句,“哇靠,还有这种操作!”

    叶修对于高丽人,或者说对金正兴的下限的认知绝对会又刷新一次。

    两人原本就一直在战斗之中,而且可以说是生死之斗,胜负和生死本就是毫厘之间的,金正兴自己走神,叶修抓住瞬间的机会反击,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金正兴居然会认为他叶修偷袭这种奇葩的认知,这是哪来的厚脸皮?

    这样的厚颜无耻,绝对是很高丽的。

    不论如何,这次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在确定了这次输给叶修的原因之后,心情稍稍的舒缓了一些的金正兴握紧了拳头,咬了咬牙。

    他金正兴绝不能带着这样的耻辱回到高丽国!

    一定要洗刷完了耻辱,好好地收拾了那个该死的华夏国小子再走!

    尤其是一想到叶修在他面前的那种狂妄的姿态和话语,特别是最后的时候向他说的那一句话,金正兴的嘴角便不由得抽了一下。

    曾几何时,谁敢在他金正兴面前放肆,谁敢如此欺辱他金正兴?

    只不过,到底要怎么洗刷耻辱?

    那个华夏国的小子无比古怪,一身躲避的功夫无比古怪,今天晚上不论他怎么攻击,都始终不能够逼到对方和他硬拼,就连他最后使出了压箱底的绝技之后,居然都没有能够击中那个小子,而且直到现在,他都还是没有想明白那个小子是怎么样躲过他的那绝命一击的!

    叶修的身法真的可以说是古怪无比,从他出道以来从没有遇到过这么古怪的事情。

    要是下次他再一直这样躲避的话,他根本就还是没有办法报仇的。

    必须得想个办法才行!

    可是应该用什么办法呢?

    怎么样才能让那个小子避无可避?

    连他的压箱底的绝技,那么出其不意的一击,避无可避的一击都让叶修躲开了,还有什么招数是叶修避不开的?

    金正兴的眼眸之中开始露出了沉思的神色,他很清楚,必须要想到办法对付叶修的这种过人的躲避身法,这是他报仇的关键,不然的话,他是绝对不可能报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