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九十三章:讨喜
    一艘艘的玉舟落下,更多亲朋好友飞下来,仙家之多,占据了这里很大一片区域,好在这里本来就是大界面,所以大家都不拥挤。

    言师兄落入了地面,伸手就打算拍掉了海师兄正在掐算的手,给避开后说道:“算什么算?有什么好算的?”“不算怎么知道这天象异变几个意思?”海师兄嘿嘿一笑,随后朝着我走过来,说道:“我说师弟,别人家的孩子,出生连天都不看一眼,你家的孩儿,各个都是老天盯着呢

    。”

    我不由苦笑,自嘲道:“人红是非多。”

    圆慈却沉凝说道:“一天,三足鼎立,已成鼎足之势,你是鼎,马上要架起来烧了,现在缺一把火,万不可点。”

    我皱了皱眉,随后就看到了远处正走过来跟圆慈行礼的华珂,圆慈也凝重的看着这位弟子,说道:“你感觉如何?”

    “气息絮乱,有种呼之欲出之感……”华珂担忧的说道,圆慈双手合十,说道:“看来为师算得不错,这三个孩子,和天地混沌天生有着关联,便是这鼎足之一。”

    我瞪目结舌,看了一眼正在踱步的凌天,招手就把孩子叫了过来:“有何感觉?”

    “爸,一脉相承,如瑾还没出生,但我感觉和孩儿一样,似乎都契合天象。”凌天忙说道,随后看向了天空,又道:“这天象也太夸张了,爸,咱家可真是与众不同。”

    如雪也飘了过来,说道:“父亲,需要我做点什么么?”

    “不用,现在只要还没事,一切都照旧好了。”我也不能慌乱,如果真要做点什么,圆慈早就跳脚了。

    而这个时候,东方伏也从天空玉舟那飞下来,那紫色的头发,确实夸张之极,他挑落下来,看着天空说道:“气势不凡,是个好孩子。”

    “我说师父,就没点别的表示?”我对他的乐观也有些哭笑不得,东方伏嘿嘿一笑,伸手摸出了个盒子,说道:“哪能没点表示,拿去。”包括我在内,大家都以为是什么能解释天象变化的东西,立即凑了过来,结果打开一开,竟是一堆漂亮的儿童首饰,把大家弄得一阵失望,倒是如雪忍不住笑起来,道:“

    祖爷爷都已经准备好怎么哄如瑾了呀?”

    “嘿嘿,那是呀,啧,回想多年前,你还那么点大小,真的可好玩儿了,揪着我的胡子,喏,就这样。”东方伏自己揪自己的胡子,随后又大笑起来,如雪也是咯咯一笑。如雪小的时候,读书习字都是东方伏教的,这老头的童心,也唯有跟如雪的时候才有,确实是奇葩了,当然,也可以说是如雪改变了这杀人如麻的大魔头性子,现在性情

    大变,早就当了全民导师。

    “祖爷爷,就那点小东西,根本不够。”凌天凑过来说道,东方伏摆摆手,嫌弃他的说道:“那也是我亲手做的,你怎么不做一套给你妹妹?还好意思说我?”

    “我哪敢抢祖爷爷风头?所以就没敢做呗。”凌天狡猾得很,怎么可能给对方套路了。

    看到这里马上成为欢乐海洋,圆慈把我叫到了一旁,沉凝说道:“三足鼎立,你可就没什么时间了,做好准备迎接命运吧,如果真的扛不住,我可随时给你点火了。”

    “解开封印?”我看向了华珂。

    圆慈点头,说道:“是。”

    “会发生什么?”我连忙问道,圆慈摇头,直接说不知道,这让我也难免有了隐忧。

    “夏一天!你上来呀!”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天空中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叫唤起来,这让我连忙抬起了头,因为这声音熟悉之极,似乎是之前有过交流的元始天尊的声音!

    “夏一天,你还等什么?赶紧上来!”

    又是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然而这声音却很陌生,跟元始天尊的声音半点不像,圆慈似乎发现了我目光变化和疑虑,甚至看向左右,连忙问道:“怎么了?”

    我扫了一眼周围,问道:“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圆慈顿时摇头,包括华珂也莫名其妙看向了左右,我顿时知道这似乎来自于不同维度的声音。

    “呵呵,木头一样的脑袋,不上来我可走了,费那么大工夫把我找来,真是够了。”

    又是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也有别另外两个声音,我脸色一变,暗道难不成是三清齐聚?

    我立即冲上了云天,然而在云层里,完全没看到有谁人在那儿,反倒是引来了大家的惊愕,我知道这应该是他们所在的未免太高的缘故,所以我根本没办法看到他们!

    “如果就那点实力,还有什么好谈的。”第三个声音有些不满的说道。

    我想了想,立即伸出手,直接召唤屠仙灭神剑,这把剑给韩珊珊拿去研究了,但在我的召唤下,顷刻就回到了我手中,随后子剑的能量汇聚,幻剑天也跟着形成!

    “灭神!”我冷冷一喝,瞬息将一片区域的力量汇聚一点,随后强行贯通更高一层位面,第二个老者立即发出了轻咦声,随后说道:“这把剑,不错。”“还好,我还以为这次又得我们三个入梦了,看来终于能够用另一种方式来谈谈了。”元始天尊笑了起来,而空间从立锥处开始扭曲,我如给吸入其中,很快就出现在了一

    片四处都是虹气的空间。三位老者此时此刻正站在虹气之中,一个个都仙风道骨,让人一眼难忘,这其中元始天尊我肯定是见过了,另外两位却是第一次见,不过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或许因

    为也拜过他们的神像,让我主动把他们和神像带入了。

    我飘到了三人附近,拱手见礼,元始天尊立即笑道:“无需多礼,如今混沌聚首,鼎足成势,惹得我前来寻觅,还叫来了两位老友上清和太清,一同见见你。”“原来如此,倒是让诸位劳师动众了,不过现在在下三女诞生在即,既然是看一看我,那见也见过了,在下就少陪了,诸位仙家自便吧。”我这正忙着要第一眼看到小女儿

    ,哪有时间给他们当猴子看?

    “你这小辈,竟如此胆量?常仙想见我等都不得,你有此机缘,堪称奇迹!居然这般对待?”太清脸色一板,颇为严肃。

    “呵呵,要不然前辈来此,是还有什么东西给在下?比如神功妙法,亦或是天才地宝?”我笑道,这顿时让太清一阵气结。

    上清捻须哈哈一笑,随后说道:“有趣,既然我们不来都来了,你要什么神功妙法,要什么天才地宝,何不直言?看看我们三位有是没有。”我一听这上清说话,就知道对方性格大方,顿时拱手一笑,说道:“小女诞生,我这当父亲的,还没想好要送何等礼物,实在惭愧,三位不来都来了,水酒我请不到此地,

    但你们既然上了门,礼物照例我得收呀是不是?至于回礼,三位不必觉得亏了,以后若是三位有什么大喜之事,譬如娶妻生子什么的,我照例送礼去好了……”“你你!”太清给我这无耻逼得是说不出话来,上清又是大笑,拍了拍太清的手,说道:“莫急,小辈说的有礼,既然来了,便不可空手而回,自然是要送点东西的,但我们

    只是精神降临,送的东西,还是得考究一番。”太清给这一提醒,眼睛也亮了不少,说道:“不错,礼物当然要送,但小辈你讨要的皆为我等送不出之物,那就没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