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五十六章:纵观
    “可我一无所有了,我们要怎么办?”蓝苒也不在乎在青阳绮里或者孙寒希眼中的形象了,现在自己除了是她们师姐外,什么身份都没有了。“我们现在是一无所有,但他们难道就有什么了?我们大家都远在极东之地,天玄地黄却在天城区域,令行而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天玄地黄怎么就成为你师父和商珺的

    了?”我反问道。

    蓝苒其实对极东胜天是过于盲目害怕,觉得他就是无敌的存在,所以一听到商珺说剥夺了她的天玄地黄,就先弱了气势,哪还有心思去钻营空子?

    “可是……可是周臣和任紫河他们……”蓝苒也打起了精神。“呵呵,一朝天子一朝臣,在谁的条件面前拿出什么忠心,就算商珺说的没错,令师已经决计要对天城动兵,但那肯定是骇于如今还在令师的辖区范围,若是他们现在在天

    城的领地中,还敢说要推翻天城这样的话么?”我反问道。“那你的意思是……”蓝苒也明白了过来,这周臣好歹跟了她那么多年,无论陷入什么样的境地,都没有背叛她,眼下做出这决定,其中定有蹊跷,或许也有为她好的方面考

    虑,所以按照我的意思,只是条件转换的问题,并非是死局。

    “蓝苒,你建立天玄地黄,颠覆天城的目的是什么?”我问道。“让混沌荡尽,天玄复清……”蓝苒再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没有以前的自信了,我笑了笑,说道:“现在,你也只是想要救出蓝苋,为自己的父母家族报仇吧?而剩下的天

    玄地黄的成员呢?他们不过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故而才加入天玄地黄徐图前程,对不对?”

    蓝苒想了想,只能是点点头:“或许……但他们之中,也有许多给暴君杀了家人,与天城有不共戴天之仇者……我正是集合了这些仙家,共反天城而已……”“那以你这么多年在天城的见闻,对天城的了解来看,你们集合整个天城区域的天玄地黄成员,能对天城产生什么影响?多久能够推翻天城,甚至还能在天城的围剿下,支

    撑多久,你如实回答。”我问道。

    “这……如果继续这么下去……或许百年,或许千年……眼下天城确实势大,但如果我们能够成功刺杀暴君,我相信……肯定还是有机会的。”蓝苒也有些难为了。天城虽然新兴,但在我的治理下,四大皇族拧成了一股绳,又有其他的家主真心归附,现在发展可谓势如破竹,对我而言,一个小小的天玄地黄,简直就是宇宙战舰面前

    的一只苍蝇,根本不足为虑,要不是因为刺杀之事,恐怕我直到他们给剿灭,都不会正视他们的存在。“呵呵,刺杀暴君的成功几何?想来你们也验证过了吧?而经过这次刺杀,天城精锐还会给我们这机会么?天城盛极而衰,现在却否极泰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新建的天城以如今的发展速度,恐怕只会越来越兴盛,那带领这些天玄地黄的成员继续以混沌荡尽,天玄复清的说法走下去,终究收纳的成员只会越来越少,等到天玄地黄再无沃土

    了又该从哪里入手?而剩下的成员,也不断给天城发现,剿灭,留给我们的时间又有多少?”我问道。

    “可如果师父……”蓝苒率先想到了自己的师父,这也是我预料之中的。

    “那也是螳臂当车,天城城主夏一天横扫六合,天下归心,挡在他面前的,又岂止一个极东胜天一位?历史早就传遍了,你总不会没听过吧?”我问道。“骆寒,你到底想说什么?”蓝苒看着我,顿时生出了许多的怀疑,毕竟从头到尾,我都在为天城说话,而孙寒希和青阳绮里在旁边对我的目光又扑闪扑闪的,她也有种看

    不透,唯独自己蒙在鼓里的感觉。“与其继续带着他们负隅顽抗,等着继续被消灭,倒不如换个方式,从另一个方向去解决这个问题,方向对了,从者必随,方向若是不对,自然容易离心离行!”我连忙疏

    导。

    蓝苒听我说只是换个方向,顿时松了口气,随后说道:“那我们该怎么办?”“苒儿,你要的不过是救出蓝苋和报仇,而众多天玄地黄的仙家也只是为了讨要一个说法,或许讨要自己想要的事物,绝不是为了要杀天城的仙家,才去冒险,才去拼命,

    对么?那若是换个办法都能解决这个问题,想必用什么办法,大家都能够接受吧。”我说道。

    “那我们该怎么做?”蓝苒冷静下来。

    “若是天城能够完成我们的所有诉求,我们天玄地黄就还天城一个太平盛世。”我说道。

    蓝苒嗖一下站起来,惊讶的看着我说道:“你是打算让天玄地黄投降?”

    “不是投降,是让天城满足我们的所有条件,我们就接受诏安,这是目前最稳妥的办法,不用穷兵黩武,不用再打打杀杀,使得大家都获得满意的答复。”我连忙说道。

    蓝苒顿时摇头,生气的说道:“那我父母的仇,大家家人的仇怎么办?”“战争之下,谁人没有仇恨?难道天城的子民对我们天玄地黄就没有仇恨了么?可冤冤相报何时能休?战争让生灵涂炭,难道我们还要再兴战争?却不愿意坐下来和天城好好的谈谈,让亏损的得到补偿?其实,你知道我们没有机会获胜对么?那抗争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让大家都去送死?蓝苒,你好好想想,为何这段时间你殚精竭虑,却没有任何师兄弟肯帮忙?其实不正因为看不到反抗胜利的希望,不想去送死,不是么?换个角度,谁都想安逸生活,谁都想不劳而获,偏偏却没人会想着怎么去送死,

    我们逆此道而行,凑够了足够强大的实力去跟天城谈条件,想必天城一定会选择重金招揽,以此为前提,相信整个极东仙门的弟子,听了都愿意,不是么?”我问道。蓝苒听着我的‘谬论’已经哑口无言,而孙寒希也沉默的想着其中的关窍,倒是青阳绮里率先说道:“夫君说的是呢,若是有白得的好处,谁会不去?反正走一趟充门面就能

    跟天城要到钱,何乐而不为?”

    蓝苒也明白了我的想法,说道:“可是我父母的仇……”

    “不知道令尊和令堂是天城城主亲手杀的?亦或者是战争阵亡失踪?”我问道。蓝苒犹豫了下,说是后者,我其实也是明知故问而已,接着说道:“若是阵亡或者失踪,着令天城寻人便是,想必以你的身份,天城岂会坐视不理?解决问题的办法,有时候并不是去拼命!想必商珺能够说服众多师兄弟,也多是仗着有极东前辈在后,大家觉得有机可乘而野心膨胀所致,而当他们失败了,或者觉得不可为的时候呢?苒儿,

    你的仇怕仍旧报不了,甚至还要把自己填进去!所以只有我的办法,才是目前天玄地黄最圆满的结局,至于其他的结果,不过是蛋打铁石,碎成一地罢了!”

    蓝苒也不是傻瓜,知道我的办法是目前唯一出路,带着大家送死,不如谈判来得安心。“纵观天城兼并其他势力的历史,我觉得义兄说的很有道理,天城城主照现在看来,还是相当宽宏大量的,并且被兼并区域,也未见有其他怨言……”孙寒希趁热打铁的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