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三十二章:回头
    “我去……”我听罢这小姑娘的分析,也有种置身火炉的感觉,本尊的时候就给桃花运耍得团团转,这换了面皮,还是挡不住运势袭来。

    不一会,蓝苒的传音就来了。

    “呵呵,就知道我不在你身边,你一定又会折腾出事情来,这次还好我习惯了,也并不意外了,怎么?要不要把青阳师妹娶了?”蓝苒的声音中感觉带着一抹寒霜。“苒儿,你先听我说,这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弟子们这是误传,我这不是打算了么?既然她在这里混不下去,干脆吧,问问她父母,能不能一起进天玄地黄,咱们造反

    暴君去,你看怎样?”我尴尬笑道。

    “然后你们就能够双宿双飞了,对吧?”蓝苒质问道。“苒儿,你看你这话说的,你这几天还看不出来我其实对这小姑娘,也就是当成小妹妹而已,对她可有过一丝一毫非分之想?就是称呼,也是如此的生疏,等我叫她绮里儿

    了,这才差不多了吧?”我连忙说道。

    “噗……还绮里儿呢!哼,不过照着这情况,怕也快了吧?”蓝苒先是忍不住一笑,但很快却又板起了声音。

    我只能苦笑说道:“苒儿,这事一个巴掌拍不响,这青阳绮里是喜欢我,但眼下她是单方面的对吧?也得问过我了不是?况且我能制止别人喜欢?”

    “好吧,那你还不出来,这呆在别人家的里屋,算什么事嘛。”蓝苒总算给我哄好了,这大业未竟,不能让一个小姑娘坏了事,蓝苒那边还得好好说说。我连忙答应后,跟青阳绮里说道:“绮里姑娘,这蓝苒首领有事寻我,看来今天暂时只能这样了,这剑法脉络,回去我好好研究下,这打造神剑也不是今天一天内都能完成

    的,改日,我一定登门赔罪。”

    “可绮里的父母还在前殿,一会儿跟米前辈说完后,还要见骆师兄的……”青阳绮里顿时挽留。

    孙寒希立即站出来说道:“义兄,要不这样吧,蓝师姐那就由我挡着?你先留在这里和青阳师姐一起等两位导师忙完如何?”

    我咬牙切齿,气得传音说道:“你这胳膊肘往外拐的义妹,这不是要帮倒忙么?赶紧想办法闪人了,再等下去,我非娶了这小姑娘不可!这事得冷冷,早晚水落石出!”

    “纸是包不住火的,义兄,有些事,咱们跑不得。”孙寒希传音说道。

    “一边去,要留你留下,这小姑娘不能要,贼精得很呢。”我咬牙说道,随后笑吟吟的和青阳绮里说道:“绮里姑娘,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成了可爱的小妹……”

    “那现在骆师兄要把绮里当新娘了么?”青阳绮里一脸好奇的问道。我顿时抓掉自己几根头发,强忍着抓狂,笑道:“绮里姑娘,天涯何处无芳草,在下委实非你良配,良缘迟早有一天会降落到你的头上,但咱们这个误会,可不能上纲上线

    ,这件事,需要冷处理,我们需要冷静,过一个月,不,等我离开了极东仙门,几年都不见人影,这事就淡了对不对?”

    “啊……”青阳绮里泪腺似乎很发达似的,第一句话都没说完,眼泪就唰啦的留了下来。

    而我刚打算好好安慰他的时候,忽然一个身影嗖一下就站在了我身后,我心下一跳,想都知道谁来了。

    “怎么?骆寒道友现在就打算始乱终弃了么?”青阳照低沉的声音不用回头我都听出来了。

    我连忙苦笑说道:“前辈,这件事,您应该要相信令爱才对,我和令爱之间,真没什么……”

    “父亲,绮里现在……呜呜……”青阳绮里这回什么都不用说了,光哭就表明了一切,青阳照脸色又青又黑,气得跟碳头似得,我不得不打算好硬接一招的准备了。

    “骆寒!你到底怎么青阳师妹了!?”

    就在我骑虎难下的时候,蓝苒也出现了,身边还有绮里如秋、赵地极、褚飞兰在,眼下这情况,用乱作一团来形容也足够了。“我没怎么她,我就是先让她冷静冷静,毕竟我们之间确实没发生什么,这要是仓促就定下,反倒是对绮里姑娘不负责,也不公平对不对?她以后没准还有喜欢的人呀。”

    我连忙说道。“哼!本以为骆道友是位可值得托付友谊的锻造高人,却没想到私下如此的推脱责任,正好赵师兄、褚师姐、蓝师妹也在,你们倒是给评评理,此事该如何处置?”青阳照

    这次是眼珠子冒火,估计对我的印象全毁了。“此事嘛,确实有些棘手,师兄我也问询了几个稍微知道点详情的弟子,眼下门中早已经传遍了,唉,就算是没什么,但恐怕也不能按照没事来处置呀,否则,置绮里小师

    妹于何地?”赵地极捻须苦笑,顺便看了一眼蓝苒,这让蓝苒把小粉拳放在唇底,一副故作沉凝不知的表情。

    青阳绮里听罢,抽噎得更是让人心痛。褚飞兰当然知道蓝苒有些郁闷,但看了一眼青阳照一家,果断的说道:“修仙者,三妻四妾寻常之极,如今事已至此,只有将错就错,若是绮里小师妹喜欢这骆寒道友,便

    干脆嫁给他便是,蓝师妹你也无需心忧,礼数自然是有先后之别……当然,若是绮里小师妹不喜欢,这事就需得好好合计合计了。”

    褚飞兰的话锋藏得很深,即是点明蓝苒和我的关系,又可以说没有点明,这让蓝苒有些语塞。可这意思说得她蓝苒像是容不得人似的,稍加沉凝后,她就说道:“就不知道绮里小师妹,你是怎么看待骆寒的?他即非极东仙门的弟子,如今还是前途未卜的情况,眼下

    仙门中,想必心仪师妹者比比皆是,优秀者更是不计其数……”“绮里自然是喜欢骆师兄的,至于其他,绮里觉得不会看错任何人。”青阳绮里很果断的说道,这让蓝苒把下面的话都省下了,同时,这句话也让青阳照夫妇面面相觑,眼

    中已经显出了足够的重视。

    可见这夫妇俩对自己孩子的眼光已经达到了十分信任的程度了。

    蓝苒也非常擅长察言观色,眼看青阳照夫妇这表情,多半是要遂女儿愿的架势,顿时轻叹一口气,瞪着我说不出话来。

    “蓝师妹,我们夫妻想要请你借一步说话。”青阳照拱手看向了蓝苒,蓝苒无奈至极,只能是点头答应。

    “蓝师姐……此事……”讨论之时,绮里如秋除了隔音,还加了一层光幕,也不知道讨论些什么了,看来这是懒得听我发表意见,直接把我卖了的节奏。

    我暗自呜呼哀哉,这事情发展到这地步,我也冤得很。

    青阳绮里一副委屈的样子,过来拉着我的袖子,说道:“都是绮里的错……可绮里真的是喜欢骆师兄的,就跟喜欢大猫一样喜欢……”我心中也是暗道这姑娘心大,这事情闹到这程度,对她的声誉影响将会很大,以后真的除了嫁给我,也确实没第二条路可走了,所以我想了想,说道:“不管你心底是怎么

    想的,但有些事你应该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就算我是猪是狗,是骗子还是坏人,你恐怕都要跟着我一辈子了。”

    青阳绮里瞪大眼睛,随后却点点头,她应该是听懂了这话,可见是极度聪明的。孙寒希站在一旁,那是一脸的笑容,仿佛多了个玩伴似的,闹到这份上,谁敢说和她又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