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二十七章:赚人
    “天穹门米老前辈带着众弟子想要拜访父亲?可父亲不在呀……罢了,绮里这就去看看。”就在我们要前往青阳绮里的闺房时,纸仆飘了进来,告知有人来访。

    我们转道客厅后,果然一位年老的仙家,此时正老神在在,闭着眼睛捻须微笑,而他身后,正站着十几位年纪不一的弟子,这些弟子看到了青阳绮里,还一脸的兴奋。“呵呵,青阳小侄,老夫这些天听闻令尊和令堂新祭炼出了神剑,这不,刚拜会了你们掌门师父,便第一时间带了弟子过来,顺便想来观摩一番。”老头笑吟吟的看了一眼

    我和青阳绮里。

    我其实也感觉到有点错愕,这天穹门我之前跟他们结过梁子了,那时候路过飞瀑银行,还救下了游家的夫妇和孩子,至于天穹门的天道境,全给我和蓝苒灭了个干净。

    “米前辈,父亲和母亲虽在门中,不过却拜访其他师兄、师姐去了,可能要晚些时候才能回来喔……”青阳绮里说道。“无妨,我与你父亲熟稔得很,平素里我们来此,令尊不是都安排我们在别院居住么?我们师徒就先住在那边等待吧。”那老头非常的不懂客气,主人不在,居然直接住下

    来了。

    青阳绮里很无奈,不过似乎立即传音给了自己的父亲,并且过得一会,她说道:“好,那还请米老前辈带领诸位师弟前往别院吧,父亲和母亲一时半会怕还回不来。”

    米老头很满意,说道:“小侄你就先忙你的事情吧,我不着急去别院,在这里品茗,青阳兄弟的茶,还是相当不错的。”

    我心里暗笑这老头简直够可以的,主人不在家,把这当成自己家了不成?

    “好吧……那绮里就先去忙别的事情了……”青阳绮里犹豫了下,随后只能离开。

    而就在我跟着青阳绮里要走的时候,这米老头忽然看向了我,说道:“这位小友面生的很,又不穿着极东仙门的道袍,不知道是哪位前辈的弟子?”

    毕竟是无止境的仙家,我拱手一笑,说道:“在下是天玄地黄的仙家,隶属蓝苒首领旗下,前辈有何指教?”结果我这话一出,这米老头眼睛半眯了下来,说道:“呵呵,天玄地黄的仙家?正好,老夫刚在极东掌门那碰了软钉子,正愁没地方找人呢,老夫这里有个问题,希望道友

    能够好好回答一番!”我一听这老头的语气拔高,心中也不禁咯噔一跳,刚才给他访友的说词先入为主了,还以为他真的来访友的,可现在听这意思,好像访友不过是次要的,难道他们这天穹

    门真敢找上极东仙门?

    “不知道前辈想要问什么?”我双目中不带任何的感情,让对方也看不出深浅来。“呵呵,我们天穹门和极东仙门一向都没有什么瓜葛,不过这一次,门下有好几个门下的长老,再前往飞瀑云河这片无主之地的时候,却遭到了狙杀,这些长老们虚体逃了回来后,与我们掌门说,是一男一女两个仙家对他们动的手,一个长相嘛,和道友非常相似,另一个却是无止境的女仙,就不知道道友知不知道杀了我们的弟子的那两位

    男女,到底是何人?”老道忽然的问道。

    “前辈怕要失望了,这件事我怎么知道?”我淡淡一笑,随后也懒得继续跟他扯皮,老头也不拦我,但似乎我转身的时候,明显听到了弟子先骚动了。

    “师父!我看就是他!另一个无止境的,就不知道到底在哪了!”

    “为什么不当场拿下他!师父!”

    “师弟,此处不可造次,且听师父的,万一抓错人怎么办?”

    “是呀,这是极东仙门,可不比我们天穹门。”老头很快一伸手,直接把所有的弟子声音强压了下来,我暗道这下可不好玩,没想到这天穹门居然来得那么快,我立即就传音给了蓝苒,准备告诉她这消息,结果却发现

    消息石沉大海,我想起她应该祭炼神剑去了,也只能作罢。

    反正这米老头自己都说在极东胜天那碰了软钉子,而这件事又没有引来多大的骚动,加上又不是连他们虚体都灭了,再大的事能有多大?

    “骆师兄,他们说的……”青阳绮里连忙问道。

    “不错,是我和蓝苒为了救人,把他们的弟子干掉了,那是他们的弟子想杀人在先,甚至连孩子都不放过,我们又岂能见死不救?”我平静的说道。“原来是这样,绮里知道了,这就告诉父亲去。”青阳绮里说完,就传音去了,不一会,她说道:“父亲说,这件事掌门自会处理,反正不过是杀了几个弟子,赔点混沌结晶

    便是了。”

    “好,那还请帮忙告诉他,我很感激他。”我心中当然没当一回事,不过青阳照既然都这么说了,显然这事没什么问题,我还是得感谢一番的。“骆师兄不用如此客气,你帮绮里的父母打造了一等一的神剑,他们才应该谢谢你呢。”青阳绮里甜甜一笑,在这仙家世界,一把神剑有时候比命都重要,没有神剑,同阶

    里面说话都不敢太大声。说话之间,我已经跟着青阳绮里来到了她的闺房,推门进去,里面果然是仙二代才有的豪华配置,无论是家具还是床铺,都极尽奢华之能事,由此可见这青阳夫妇到底对

    这女儿有多好了。

    “这可比凡间皇宫漂亮。”我笑道,青阳绮里脸上微红,说道:“还好吧……是父母布置的,绮里住哪都习惯的。”来到了床榻前,青阳绮里脸上红扑扑的,看着我的时候,手指放在了领口的圆扣那,犹豫了下说道:“骆……骆师兄……绮里先说好,这是为了造剑……可不是别的,还请骆

    师兄……不要往其他的地方想……”

    我‘哦’了一声,心道这小姑娘想什么呢?该不会心里还有什么顾虑我多收费什么?所以说道:“你别太紧张,就是查查脉络……”

    “嗯……”结果我还没说完,青阳绮里的手一扭,圆扣就解开了,领口那显露出了一片的纯白,这小姑娘的肌肤,确实漂……我刚想到这,忽然才觉悟过来,这小姑娘怕是觉得我要全方位给她检查身体呢!所以连忙手一挥,把衣领给吹得扣了起来:“你该不会是以为别人的盘查脉络吧?我这隔空

    剑丝,剑丝就行了……不用接触身体全部的部位……”

    “啊?”青阳绮里惊讶的看着我。“放心吧,就是剑丝入体,游走一番就行,你也不用担心自己的法力能够阻断我的剑丝,不存在的。”我笑道,这种技术活,我基本可以说独步天下了,当然,换成别人,可能连走一半都困难,而且更别说还能读取探查之人运行法术时的状况了,因为每个人的剑丝本身,都有属性,一旦和对方的属性互相排斥,就会给吞噬排异掉,这也是

    探查脉络的困难。

    但我八条脉络,可模拟出天下仙家的脉络属性,这点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

    “不会给阻断么……可连绮里的母亲都做不到呢……如果是从表面,会不会好点?”青阳绮里桃红色的脸上,还是有些不信任。我咽了口唾沫,修为越高,自保体系就越完整,以前修为低探查脉络,当然没那么容易阻断,但修为高了别人的气息也很难游走全身,这青阳绮里说的是没错,可我要这样赚人便宜,会不会不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