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四千二百五十六章:根源
    可见这幸文查也有些参悟不透这‘先天’画作,所以心中思思念念,这酒后失言当然偶有提及自己看不懂的画作,由此让天下喜欢观赏画的人都心生神秘和好奇。而自己都看不出的东西,当然想知道别人怎么看的,幸文清也大赞了我再书画院欣赏她画作时的表现,还把之前幸文查自己去天城送画给碰壁的事情解释了,由此解了幸

    文查的心结。幸文查这家伙本就是个官迷,虽然不怎么会当官,现在心结一解,发现并非是我看不上,而是别人看不上他,他当然就存了不少的希翼,而只要不是把他们满门抄斩,流

    放的还是圣兽仙城,就还有希望东山再起。

    所以幸文查这下当然是阿谀奉承,脊梁骨都弯了不少。“城主竟对小女那副‘先天’有兴趣,幸文查就算是赠与城主都不在话下,更遑论只是看一看了!”幸文查三百六十度的态度转折,我反正刚才也见过了,会有现在的状态,倒

    也没把我吓到。不过幸文清脸都替他红了,连忙说道:“爹爹!您之前还说了,这幅画无论是谁来了,都不给看的!你自己都是将画作埋藏起来后,就未曾再掘出来过了,还谁都不知道藏

    在何处呢!”幸文查顿时老脸一板,说道:“小孩子家的懂什么?城主能跟别人相提并论么?莫说是一副区区画作,就是咱们的小命,都是城主的!城主如今想要看你小时候的画作,那

    是对你天大的期待,爹就替你做决定了,这先天绘绢,便赠与城主了如何?”“啊……不是指看看么……”幸文清目瞪口呆的问道,幸文查这是生怕自己身无长物,投报无敲门砖呢,毕竟家都给抄没了,现在只有这幅‘先天’无价,他当然极度想要表现

    一番。“傻孩子,城主那是喜欢你,这才要看先天绘绢,这要是不喜欢你,看你这书画院的画,还问来干什么?”幸文查连忙教训女儿,随后看向我,道:“城主,那此刻能否允许

    我去将此先天绘绢取来?”

    “我倒也不会据为己有,只是若是方便的话,能鉴赏一番就是了。”我心中哭笑不得,想不到这事竟轻松获得了转机。眼看自己父亲屁颠屁颠的跑去挖画了,幸文清一脸的无奈和羞涩,看着我的时候,颇不好意思,说道:“父亲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可能只是一时过于兴奋,还请城主不

    要怪罪父亲……”

    “不会的,你父亲倒算是个喜怒形于色的性子,如果他不喜欢,也无人能够强迫,倒是这幅绘绢交给我,真的没问题么?”我诧异的问道。

    “这……父亲……父亲说过,这幅画与我相连,别人看此画,如见我本质,故而从不肯示人,现在要赠与城主,必有自己的考量。”幸文清似乎话里有话,却简单的略去了。

    我也不好去说破,心想看过后,就把这先天绘绢送还就好,收了就确实过分了,毕竟那是人家母女相连的血,我收起来算什么事?不一会,幸文查就把一个红色的玉盒捧了上来,上面当然是下了符文封印,他看了一眼左右,随后说道:“此绘绢就交与城主了,但此画如小女之命身,所以还请城主观此

    画作时,尽可能……只有城主自己,这算是臣下小小的要求了……”“我答应你。”我点点头,这么慎重的决定,我根本没办法推迟,这意思就是把绢画上升到幸文清一个层次了,看绢画如剖析女子身体一切奥秘,这是私人之秘,也算是十

    分忌讳的事情了。

    我会对这幅画感兴趣到这个程度,其实并非只是好奇,而是有根有据这绘绢会对我有用,要不然这种事还是干脆不答应为最好。

    胜屠无双知道我还有别的事情,快刀斩乱麻的说道:“既然夫君要观画,那我们且先出去吧。”

    “理所应当,那臣下就先告退了……”幸文查拉着还打算留下来的女儿,一并出了书画院。胜屠姐妹也带着蓝苋离开了,我在书画院的巨大的书桌上,把这红色的玉盒解开,这玉盒保存的很好,拆开的时候,竟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之气飘了上来,我当然不会让

    它挥发,这会有损画作的原貌,所以把昏晓错星辰置于身边,直接打开了结界,让这一小片的地方都在时间和空间的控制下。

    这先天绘绢其实就是一条很长的裹身长布,并没什么稀罕的,只是这上面血污乱涂之后,居然有种神秘的力量在流动,也印证了我的看法。

    当然,如果它没什么神秘的,那幸文查就不会把它收得死死的了。虽然仙家孩子生出来有些也有异能,甚至还有落地能言的,但这涂污的绘绢所绘的一切,确实不像是有意的再上面乱涂乱画的,而是将一泼的鲜血,直接印在上面,却产

    生了神奇务必的连携效果,导致这幅绘绢带有了神奇的力量。

    就好比人为在符纸上绘制符咒,这绘绢如今也有此效果,而我将这绘绢完整的摊开后,长三四米的画绢,展现出的血图果然引动了我体内的法力。

    我脸色微变,当然,因为它本身就是无意间形成的,我并不相信它带来的力量会强大到可吞噬我,所以很干脆就让力量主动给它牵引着在画绢中移动。而在它的引导下,我忽然感觉自己的识海,竟开始跟着能量波动起来,这竟是罕见可以引导人思想的一种诡异力量,这样的术法我并不是没见过,通常是一些邪门的道法

    ,亦或者通灵的符咒什么的,可那都是后天人为,这恍若先天泼血就能够达到如此效果,简直闻所未闻。画作不是幸文清亲手一笔一划描出,应该是这些绘绢擦拭刚出生孩子身体血污,或者剪掉脐带时擦拭留下,但这世间就是这么神奇,让它带上了诡异的力量,至于幸文查

    所说,其实不过是给孩子添加先天能作画的神秘气息罢了。因为绘绢所引动的力量更亲和于法术类,所以我忍不住随着它的牵引力,将最更近它先天气息的法术以气息的方式释放而出,而这类法术,不是碎虚法,也不是幻剑天之

    流,而是三大道法的归元法和纳灵法。

    这两种法术,应该是最接近先天的。

    果然,归元法在气息引动之后,一个个诡异的符文,竟改变了这血污的运行,漂浮在白卷上的薄雾,竟以脉络符文的样式印入了绘绢中!

    我深吸一口气,想不到我无心之举,竟然等于在卷上写入了某种运行的符文脉络。而牵引力没有因此结束,在归元法归位绘绢后,纳灵法的脉络运行,也很快如一副复杂的地图绘入了血绢之中,并且和归元法竟直接相连在一起,而且慢慢的如生根发芽

    的树枝,一道道的脉络延伸而出,和归元法相依相偎。

    这是两种大道法的融合,形成了另一套道法图,这让我也感到神奇之极,这先天的绘绢的引动和融合效果,竟解决了多年来,我对于两种大道法融合的难题!

    当然,两种大道法相容并没有填满增幅画绢,仿佛还有不少的地方能够再支撑剩余的位置,这让我不得不想起了化道法,因为三大道法应该系出同源,那就是:天道!所以眼前的一切,已经昭示得明白,我现在还需要一套化道法注入其中!让它将三大道法的本源展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