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四千零九十章:近况
    想起了之前弟子们所说的关于香菱使用秘招的特性,我立即制止了她的脉络继续运转,随后一道气息猛然戳入了她的脉络,强行使用纳灵法将她体内的能量尽数强吸而出

    ,而另一只手也将泰阿神剑的控制权再度牢牢把握,断绝了这把神剑的能量供应。香菱总算安静了下来,但生机气息却仍然无法找到,在抽取她的气息越来越多的时候,我甚至感到那生命之力也随着抽取而消失不见,这是我所不能接受的,可如果不将

    她的力量全部抽取,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进入了体内生的冲突,最后会把她的脉络冲撞得面目全非,到时候道统毁掉,同样是身死道消的结果。在两难结果都可能会出现的时候,我选择了相信少梓他们知道解决办法,所以回收了泰阿剑后,在我的示意下,云君把我传送了回来,毕竟尽快的出去也是防止黑袍给我&1t;i>&1t;/i>

    玩什么花样,这天命鼎还没给我呢。

    站在了传送阵那儿,黑袍嘴角扬起了一丝浅笑,笑道:“这孩子似乎出了点小问题,失去了原来的生气了。”

    我皱了皱眉,看向了天命鼎,说道:“两场半决赛你都输了,按照约定,这天命鼎是我的了。”“当然,看你现在的状况,确实更需要此鼎的帮忙,拿去吧。”黑袍没有去纠结胜负,手一挥,就把天命鼎送到了我这边,我看着他居然这么毫不犹豫,一时之间也有些暗

    自惊奇,生怕鼎里面有诈。似乎知道我心中的疑虑,龙丘佑很快手一挥,一道死光就把天命鼎兜入了其中,用死气来检验它是否带有反制能力是最适合不过的,龙丘佑也是知道我现在没办法一心二

    用。&1t;i>&1t;/i>

    少梓连忙飞了过来,伸手就关切的探入了香菱的脉络,而接下来,她却是脸色大变,说道:“跟她说的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我脸色也沉了下来,这意味着少梓也不知道香菱展示的秘招。

    既然是秘招,很大一部分的都是未完成,亦或者理论完成的招数,因为实际用上的情况会非常少,或者有的秘招终身都不会有人愿意尝试。

    而秘招的破坏力惊人,但同样有着相反的一面,反作用甚至还能让使用的人身殒也比比皆是,香菱会出现如此状况可以说是意外,但并非不可能。“她说即便是让体内混入泰阿剑的力量,引体内两种力量的共鸣,随后只要清洗体内的力量,就能够恢复原来的样子,代价顶多是相当兵解,可按照现在看来,她的脉络&1t;i>&1t;/i>

    失去了活性……”少梓脸上全是着急。

    我脸上瞬息阴晴不定,而这个时候,黑袍忽然的又说话了:“这口天命鼎可以救她,不过代价嘛,自然是有的。”

    我连忙看向了黑袍,说道:“你到底有什么阴谋?”“阴谋?呵呵,不过这一次老夫是救你而来,就算用些小手段,又算得什么?这天命鼎在你手中,怎么利用它,也是你的事,老夫少陪了,倒是希望你能够在这里玩得愉快

    ……”黑袍干巴巴的笑着,随后头蓬盖在了脸上,接下来整个身体居然就这样缓缓模糊,直到消失不见。我轻啧一声,随后看着身体已经冷冰冰的香菱,立即再度用虹气,强行稳住她的脉络继续失去活力,随后我才放心把她交到了少梓的手中:“看好她,我现在要看看这天命&1t;i>&1t;/i>

    鼎到底是什么。”

    少梓点头将少梓接过来,而神近昭和龙丘佑也很快给我护法,我看了一眼天命鼎中层层迷雾,毫不犹豫立即将意识强行侵入其中。原来以为能够很快控制它的运转,然而让我预料不到的是,力量一瞬间如开闸了一般,给这天命鼎猛然往里面扯,甚至神念也如同没有了防御能力一般,整个人的想法顷

    刻出现在了云端里面!

    这是一种非常玄妙的体验,就仿佛灵魂脱体而出,可明明还能够感觉身体在化外之地,这等同是硬生生把我和天命鼎合二为一了!我不知道这黑袍将鼎输给我到底是什么用意,但我知道绝对不会是觉得我遇到了什么困难,然后给我雪中送炭什么的,他要完成一件事情,便会变着法子让它成功,甚至&1t;i>&1t;/i>

    不惜任何代价。

    而将天命鼎给我,让我毫不犹豫去使用它,或许也就是间接完成了他的目的,所以他才会放心的离开,因为我绝对没有第二个选择了。转换了下心神,我很快从空中飞落,而在看到天空底下那片给狂风暴雨刚刚席卷过青山碧水涧后,我的心中顿时复杂无比,这显然就是之前鼎中所能看到的事物之一,属

    于夏清平居住的房子窗外的景色。

    落在了那道观里面,两个穿着朴素的玄门道家两眼一怔,其中一个揉了揉眼,另一个惊呼出声。

    我微微蹙眉,暗道这世界果然真实得可怕,甚至说这就是真的。

    我本来想要说点什么话,至少稳定下他们的情绪,但很快,夏清平静修的那间道观房门打开了,而里面的他走了出来,看到我的时候,两眼一瞬不瞬的怔在了那儿。“你……你……是一天?”夏清平呐呐的说着,随后连忙走下了小房间的楼梯,但六阶楼梯走了一半,又愣在了那儿,他摇摇头说道:“不……不可能的,他早就应该不在这里&1t;i>&1t;/i>

    了,你到底是谁?”我上下打量着他,本来轻凝的眉心缓和了下来,说道:“夏清平,你不是已经成为了儒门泰斗么,想不到居然会在这样的道观修道,就算是儒道一家,可也没有到这个程度

    吧?”

    夏清平听罢我的话,浑身一震,脸色一变再变:“一天?你是真的一天?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可能,你为何会在这里……而且你……”

    当年离开的时候,尚且少年,现在的我却人近中年的样子,头也长得披到肩膀,梳理得洒脱自然。

    “呵呵,我在哪里与你有何关系?我只是想要知道,这里是哪儿。”我扫了一眼这里熟悉的地貌特性,一刹那心中难免多了一些回忆。

    “这里是十万大山呀……你怎么回来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回来了?还出现在此处……”夏清平差异万分,连忙下了石阶,随后伸出手要握住我的臂膀。我退后了一步,根本没想过要跟他接触,而夏清平很是尴尬的淡淡一笑,只能是自顾自握紧了自己的手,说道:“我真的没想到会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你……你的变化比我

    想象的大很多,不过……许多年过去了,也应该是有这样的变化才对……”

    想不到这里真的是十万大山的深处,怪不得奇山怪石间少不了密集的树木,把这里变得如同天然的绿色碉堡。此处的道观看起来有些年头了,经过一次崩毁,有不少还卷在了树丛里,而清理出来的两三间是最完好的了,但也像是乱石堆叠而成,看着像是夏清平有意来这里清修,

    避开尘世纷扰的样子。

    而两个看起来像是很尊敬他的弟子正束手束脚站在一旁,他看了两个弟子一眼,笑道:“阿宁,阿东,你们俩去烧茶吧。”两个弟子相觑一眼,很快就争先跑去烧茶了,夏清平忙伸出手,请我进入道:“方才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我就知道不会那么简单,想不到是你来了,我真的很高兴,和我喝杯茶水,说说你的近况好不好?结婚了没有……有孩子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