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四千零八十五章:百万
    只不过让我和云君都意料不到的是,第二天的八强赛即将开始的时候,忽然冒出头的一笔数额巨大到难以想象的天道散,让大家都有些错愕了。“屠太君座下的大弟子,今天忽然联合了其他的大小庄家要坐庄,一面放出风声给仙民,说你们不公平,一面还拿出了一百万两的天道散,联合坐庄,要公平对赌……”尸九

    霜说道。“我没听错?一百万两?”我皱起了眉,看向了尸九霜那边,而云君当然也是愣了一下,沿着我的目光看过去的时候,屠太君正满脸阴狠的看着我们,仿佛就是在看我们能

    不能消化掉这笔巨款!云君看向了我,说道:“这一百万两,数目太过巨大了,要全都兑换了,是不可能的,现在怎么办?真是出乎预料,谁能拿出那么多天道散?难道是他们所有族群都要拧成

    一股了?那对我们而言,岂非不利?”“终于是冒出头了,即便再大的庄家,即便是他们各族一起联手,也不可能拿出这么大数目的天道散,还是圣地的天道散,要知道我们几乎把所有化外之地这些年可能的保

    有量都换了一遍,如今忽然出现的这笔钱只能是出自一个地方了。”我断言道。“圣地?!”云君吃惊之下,眉心也拧了起来:“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果然这就是冲着新天道散来的,我们把天道散转换得差不多了,现在他们拿出这么大的数目,就是

    为了再冲淡一次,他们也要输钱!?”

    “呵呵,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我们能这么干,为什么他们不行?”我冷笑道。“可是这两天来我们这超级庄家控场,让好多仙家都觉得我们控制了比赛,他们横空出世,还不得把仙家们都拉走了?况且如果是圣地的天道散,那恐怕更糟糕的在后面,

    一面和我们对着干,一面肯能拆分了化外之地!重新洗牌之下,我可能都得给踢出局!”云君当然是担忧无比,脸色都惨白了。我看了他一眼,冷道:“这几天我们回馈的多少,你心里没底么?他们一百万能不能花掉还是个问题呢,况且他们如果有立即重新洗牌的能力,为何还拿出一百万两天道散

    和我们对标?何不干脆把你直接取缔了?瞎担心这个,倒不如先放出更多的斥候,调查圣地的情况!以及周围是否有天缝一类的东西,让对方有可能潜入此地!”“这话……说的很有道理,是本君一时乱了方寸。”云君一听,连忙点头后,一挥袖子就有许多死士朝着外围飞去,当然是严查哪里出了问题,要看看这黑袍他们是不是来了

    。结果这些情报仙家什么都调查不出来,我当即问询了尸九霜,结果她是今天才知道了这件事,而且折转调查后,才只知道昨晚确实有神秘仙家夜会了屠太君,随后屠太君

    才联合其他的首领仙家共同对付我。我心中一凛,对方确实很老手,没有先找其他首领,反而先找了屠太君,说明对这里的局势非常了解,直接点中了我的要害,因为屠太君是敢于直面云君的存在,而且还

    在其他首领面前有巨大的能量,控盘自然是手到拿来。

    屠太君既然选择了圣地那边,那就意味着我的身份暴露了,因为云君之前将我的底细透露了出去,现在撕破脸了,难免各找靠山,这是要互相斗法了。而事情远比我想象的要糟糕,转换也远远出乎预料,我再一次审视对方的四枚棋子时,发现了很大的不同,这几位棋子脸上的脉络虽然不至于清晰可见,但已经明显外突

    了,包括肌肉还有瞳孔的血丝,都表现出了某种狂暴化的征兆,这是强行一夜之间拉高了实力!

    所以接下来的八强赛,恐怕对我的两个弟子和两枚精锐棋子而言,是一场绝对的恶斗!

    “师父,好像他们……他们和昨晚不一样了。”九方素很敏感,而香菱也点头肯定道:“正是,似乎激化了脉络,实力大涨了。”

    正说话间,比赛就开始了,第一场比赛正是精锐棋子对上对方的一位棋子。而我们这边的庄家仍然开了盘口,但因为早上屠太君那边高调宣称我们打假赛,拿出了百万的天道散对飙,所以另一个庄家盘口立即就吸引了无数的散仙入场,这明显就

    是一场捣乱的局。“师父,怎么办?恐怕这次不能灵活应对了,有三分之一的盘给他们抢了过去,毕竟我们的资本没有他们那么光棍的公布出来,他们那架势,摆明就是送钱的!”神近昭这

    些年一直在进步,一眼也看出了问题所在。

    龙丘佑也沉吟看着眼前一幕,说道:“师父,他们恐怕也和我们做了两手准备,一面在自己那边开盘,一面可能会拿出部分的筹码打乱我们的盘口。”

    “呵呵,就那么想要玩,那我们就陪他们玩玩好了。”我不由笑道,心中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所以看向了九方素,说道:“今天就累你一些,拿到冠军吧。”

    九方素‘啊’了一声,说道:“师父,这倒是……没问题,可我打不过师姐呀……”

    “到时候自然会有安排,不过敌人的四个棋子看着都不好对付,恐怕你得全力以赴了。”我笑道。

    “师父,我会替师妹扫除一半障碍。”香菱说道,我点点头,但就在这时候,少梓忽然瞳孔一缩,拉了拉我的袖子,示意我看向了尸类群中。

    就在我看向了对面的时候,我同样表现得和少梓没什么区别,因为对面的尸群里,一位身穿黑袍,却模样和我近似的老者,忽然已经出现在了场内,正瞅着我笑吟吟的。

    我倒吸一口冷气,这四处牵挂警惕着的黑袍,怎么会这个时候就出现在这里?

    “夏一天,多年未见了吧,打扮成了这个样子,老夫可一下子认你不出呀……”黑袍淡淡的笑起来,这笑容和我的声线何等的相似,只不过是略带年老后的沙哑罢了。

    “师……师父……”九方素脸色都变了,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龙丘佑和神近昭也目露警惕,老年版的我正站在他们面前不远处,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香菱也倒吸冷气,也是说不出话来的状态。“你终于出现了!?”我咬咬牙,立即看向了左边的肩膀,这个时候对方要跟我来一场博弈,但我怎么能够遂愿于他?应当是暴起杀之,即便是暴露了身份,亦或者把这里

    搅得一场大乱,只要干掉了黑袍,也算是值回票价了!

    黑袍淡淡的笑着,仿佛一脸的笃定,他连笑起来的形象,都和我近乎神似,那种笃定,也让人无法一瞬间就做出决定,因为总是害怕下一步行差踏错!

    少梓少有的感到了惊惧,我可以轻易的看出这弟子心中想什么,因为她和我是一类人。

    但如果他和我一样,同属命运的一部分,甚至性格会有相同点,那越是类似陷阱的一面,可能就是最具有机会的一面,我缓缓的半眯起眼睛,打算立即出手干掉他!“呵呵……不忙、不忙,孩子啊,这次老夫来,只是先跟你玩玩而已,如此大的手笔,恐怕不是什么好主意呀。”可就在这时候,他忽然的拿出了一件让我熟悉无比的东西,硬生生的让我的行动瞬间终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