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四千零六十九章:鹿筋
    我没有丝毫犹豫,接不到传音,那是对方所在界面的界坞关闭了,而正常的界面势力只会派人守护界坞,鲜少封界的,生这种事很明显是鹿王把空山神尼引入了界面,

    随后关闭了界门后,想要干点什么龌龊的事情。

    看到我忽然的出现,几个无极境的仙家立即警惕的看向了我,说道:“不知道前辈来此,可是有事要见我们鹿王?”

    “呵呵,把界坞关了,难道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生?”我冷声说道,同时也通知了郑老三,调集我带来的一队人马往这边而来。

    四个无极境的仙家一听语塞,其中一位还狡猾的说道:“我们鹿王的界坞,一向是习惯关闭界坞的。”我轻哼一声,随后看向了灵儿,下一刻,轰的一声,界坞大门当场给轰出了无数的空洞,似乎现了威胁,两个天道境妖修顿时从界坞的休息洞府冲出来,并且一脸的怒

    意。

    “何人胆敢闯界!?不要命了么?”其中一个女妖修一边大怒,一边看向了大门,而这一看不打紧,现大门给轰成这个样子,脸色都变了。

    另一个男妖想都没想,顿时厉喝一声,随后张口就喷出了一团的火焰,但这火焰还没到我身上,他浑身上下就冒出了血烟,接下来整个身体彻底的蒸了!

    虚体一瞬兵解后冲出,我能够看到他脸上还全是恐惧,估计打了一半才现自己给人兵解了。女修这时候彻底怔住了,毕竟瞬杀一个天道境,给同样是天道境的存在是巨大的冲击力,与此同时,胜屠崩云也追着我的气息来到了界坞这边,包括其余的雇佣妖修,一

    共数十个天道境冲到了这里,场面可谓壮观。

    女修想都没想,打算立刻逃入界坞之中,不过胜屠崩云根本不给她机会,大嘴一张,轰隆一声,喷出了一道符文光束,直接打在了女修身上,把她打得撞入了地面!

    胜屠崩云率先一步冲入了界坞里,而一群的妖修看他想要抢功劳,当然不甘人后,一窝蜂的追了上去,这可怜的女修不用想就知道结局了。

    我继续一个缩地术就来到了界面的宫阁府邸中,而空山神尼的气息果然就在这里,而且给好几道天道境的气息围着!

    这界面里保护鹿王的天道境似乎现有数十道天道境的气息闯入,根本不敢出来抵抗,全都朝着阁楼区域飞去,并且聚集在一片露台区域,四面八方的做出了防御,

    站在了阁楼的露台上,我双目如电的看向了殿中的情形,脸色也不禁阴寒起来。此时,空山神尼已经被五花大绑的丢在了殿内,身上的衣服勒成粽子似的,十多个天道境围在那儿,至于鹿王,此时坐在宝座上,双目凝视着我,说道:“道友来得正好,

    这可于本王没什么关系,是这女尼自己送到本王面前来的,本王可没有对她怎样。”

    我没有说话,而接下来,我的手下们也很快占据了周围所有的区域,这让鹿王双目为之一凝。

    我从露台上落下,走向了空山神尼,一步步过去,一群鹿王的守护者还想要阻止我继续前进,但很快给鹿王制止了。

    空山神尼躺在了地上,想要说点什么,但这时候是该喊救命,还是该因为自己独自离开而落入敌手感到抱歉?“这女尼是道友身边的人仙?可这真是巧合呀。”鹿王继续说道,随后又问道:“道友是那儿凭空出现在圣城的?本王怎么未曾听说过?这样吧,本王把这女尼让还给道友如

    何?”

    “如果我没记

    错,之前你是看到她站在我身边了吧?连我的人都敢动,鹿王你这是色胆包天呀?”我冷冷笑道。

    我伸出手,打算动用解咒法术将这根绳索打开了,可让我意外的是,这不断蠕动,还一会松一会紧的绳索仿佛活得一般,除了根本不受力似的,也完全没有解锁的意思。“呵呵,色胆包天?这怎么可能?反倒是道友闯入了我的地盘,这让本王的面子往哪儿放呢?”鹿王忽然改变了语气,而接下来,噌噌噌的声音在周围响起,居然直接把这

    大殿位置全都锁入了大阵之中!

    外面的天道境仙家知道我这里中计,顿时全都愤怒攻打大阵,然而结果是第一拨的攻击居然全都反弹了,把一些消侍卫都逼得退后了。鹿王看到这一幕,得意的笑了起来,随后看向了周围的十几个天道境,对我说道:“啧啧,带来的仙家多有什么用?都不过是一群酒囊饭袋,本王的地盘,他们从来不敢闯

    进来,反倒你够蠢的,只身进来了,现在落入陷阱的感觉如何?”外面果然乱糟糟的一片,所有仙家都慌了,也确实和鹿王说的一样,这群仙家因为也在顾虑得罪鹿王,以后我要是不雇佣他们了,反倒遭到报复而不敢逼得太紧,结果让

    我孤身落入敌营。

    我冷冷一笑,说道:“你这捆仙索倒是够厉害的,居然能够卸掉我的法力。”“呵呵,那是当然,这可是本王身上的鹿筋所化,现在捆着这女尼,本王就能感受到这女尼温暖的身躯,啧啧,如此娇好的肉身,真是令人萌生醉意呀……不过现在,道友

    难道不更应该关心下自己的处境么?”鹿王脸上笑吟吟的,仿佛在看我的笑话似的。

    而一听说是对方的鹿筋做成的连体绳索,现在捆着自己身体就是间接猥亵自己,空山神尼脸都变得惨白了。

    一群仙家顿时猥琐的笑起来,眼里全是戏谑和阴险,似乎觉得这也是享受的一种。到了这个境界,虽然有些仙家已经可以随意隔绝情绪变化,不过对于美色,还是具备正常情感的,看到美好的东西,谁都会动心,而身体上的需求,反倒不是太过需要了

    ,因为视觉冲击更能够激他们的高涨情绪。“怪不得这绳索看起来那么恶心。”我看向了左肩上的灵儿,说道:“灵儿,把这东西能斩成多少段就斩成多少断,我倒是想要看看他没有了鹿筋,是要软趴趴成一滩烂泥呢

    ,还是会失去某些作用。”

    灵儿虽然是自我的王者,不过天生却颇为讨厌逆意者,她看不惯的事情,无非如此,更别说现在空山神尼表现得对那绳索无限的愤怒了。

    “你敢!来仙!给本王拿下!全都拿下!”鹿王大怒,本来就想要趁着大阵启动的时候擒贼擒王,现在当然是不能浪费半点时间!

    嘭!结果一团的血雾,瞬间冲过来的仙家就给搓成了一摊的烂泥,就跟搅拌过的番茄酱糊墙似的打在了我的脚下,而无限剑芒浓缩成一只猫,但扩散的时候范围大得离谱,一

    下就把整个大殿都给笼罩了进来,一群仙家冲过来的时候,全都撞在了无限剑芒上面,随后纷纷化作一团团的血色花骨朵,瞬间绽放成了血色牡丹!而不仅是外面仙家看进来的时候倒吸冷气,那鹿王此刻也惊呼出声,连忙往后方的大殿退去,然而,灵儿并没有给他半点机会,瞬间就把捆缚住空山神尼的鹿筋搅成了密

    密麻麻的孔洞,随后连串的噼啪声后,断裂成了无数截!那鹿王给斩断了鹿筋,顿时惨叫一声口喷鲜血趴在了地上,而等他挣扎起来的时候,灵儿已经扑了上去,这遍地的无限剑芒,不但把十几个天道境的仙家瞬间扑杀,连阁楼都打成了马蜂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