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四千零三十四章:带坑
    泄漏的原因是意料之中的,毕竟当年创世大战的时候,虽然把连接天道空间的桥梁用多因果毁掉了,但多因果互噬也把九重天的天城仙域的界墙吞噬了一部分,而这一部分是赵茜和韩珊珊靠人力来修复回来的!因此可想而知薄弱,多年下来,对面天道空间的裂缝并没有给修复,而且也没有如我们想的那般随处飘移走,这也成了大家心中

    一块心病。加上天道空间的热核不断的增长,似乎正在继续足够的力量而没有直接爆炸,故而能量多了起来后,反而倒灌下来,不断溶解薄弱的空间外墙,导致了原来的天城仙域无

    人敢再居住,也无处可居住,这也间接是形成了环形圈似新天城区域的原因。这些年来,倒也不是没有限制天道空间热核的增大,疏导能量往空间隔阂之地的空间,修补空间裂缝,尝试把天道空间引走什么的都做过,只是听说办法多却没用,以至

    于现在也一直拖着。当然,无数措施下来也不是没有效果,在韩珊珊的计算中,除了偶尔产生的如同太阳的耀斑爆发,会击破九重天界墙,打出巨大的空间裂缝泄漏出能量外,这巨大的热核

    目前没有爆炸的可能,而且就算是爆炸,因为距离还算遥远,能量疏导之后,最多也就是炸毁这里一大片区域而已,因此这事暂且压了下来。而韩珊珊和赵茜一同建造的天道空间,从天之境拉到了这里来,估计也是为了对抗这大型天道空间的,毕竟它们的维度是一样的,能够以此做文章也不奇怪,只是这需要

    漫长时间的研究,韩姗姗还没有把结果给我。

    李慈音看我犯难,说道:“夏大哥,你也不用太过忧心,你刚刚醒过来不久,岂能和以前一般事必亲躬,还是先把缺的课都补齐了,再想着其他吧。”

    “说的也是,这么多年来,韩珊珊既然这么有把握把天城放在环形圈里,虽然有防御的想法在里面,但若是危险,她也不会这么做的。”我说道。

    众人点头。

    此时,玉舟已经落在了后山的大殿上,而落下那一刻,惊起了不少的仙鹤神鸟,倒是澜为壮观,让我感到了仙气盎然。

    “这里天道气息倒是很浓郁。”我笑道。“嗯,天道空间泄漏入九重天,我们也因此得益,当然也是危机并存,就看双方的拉锯战会怎么个结局了,这些年来,我们灵心界虽然静修为主,但倒也以此为目标,等待

    有朝一日能有所助力。”商宛秋说道。

    “这毕竟是一个位面存亡的危机,无论是道是佛,皆难辞此事,我佛慈悲,为众生也不得不功利而竭尽所能了。”神妙苦笑道。

    我连忙施礼,说道:“辛苦难为诸位了。”

    “你才是真的辛苦,要不是有你,创世之下,谁都能够仅存?感念你的大功德,大家又岂能不努力?”神妙说道。

    进入了大殿,空山神尼的气息很快也过来了,我回过头,看到她一身天一道的佛门白衣,脚下仍然是那朵白色的莲花,而且也恢复到了原本最盛的状态了。

    “空山神尼,许久不见了。”我笑道。

    空山神尼面无表情,双手合十道:“夏施主,别来无恙。”

    “在这里住得还习惯么?”我问道,空山神尼想了想,说道:“虽然山下终日吵杂了些,但山上却还不错,清修就说不上了。”

    “神尼牺牲了静修时间,传道于天下,有失有得,是大功德之事。”我笑道。空山神尼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就跟着我们进入了大殿之中,而既然来了,我当然得说说场面话,给下面的各大长老,各台面上的弟子都鼓鼓劲什么的,大抵是说明

    了眼下的危机,以及期待大家能够借助这片领地好生修炼之类的话。

    当然,原仙者和化仙者交流大会的事情是近期最要紧的,所以也一并跟底下的长老们交代了一番,不过想必也是老生常谈,商宛秋没准早就说过了。

    接下来就是照例宴请这些长老和代表弟子,吃点清淡斋饭、水果、茶水什么,再接见鼓励一番,很快也就到了晚上了。

    遣走了长老、弟子后,神妙当然知道我们这些道仙还要举办吃酒晚宴,也就带着依依不舍的弟子李慈音走了。

    倒是空山神尼刚才不知道还有这事,所以看到大家走得差不多后,对我说道:“夏施主,贫尼有话要与你说,不知道可否到贫尼的居所一叙?”

    不止是我愣了一下,连商宛秋和胡清雅、昭云等都微微诧异:这已经是夜里了,还约?

    我想了想,示意了商宛秋先带人去准备后,对神尼点头说道:“既然神尼有事,自然要去的。”

    空山神尼和一般的佛家女尼不一样,似乎对男女可不设防,不过想到对方是得道高僧,我当然不会觉得有什么事,也就跟着她去了偏殿那边的居所。

    飘到了山腰独立的居所那儿,空山神尼说道:“夏施主,你可知道贫尼为何要单独约你相谈?”我想了想,说道:“神尼该不会是要解释当年为何要帮助太司仙赵玄衣的事情吧?这件事已经过去二十年了,想不到神尼也会耿耿于怀么?我对神尼帮助赵玄衣,并无怨念

    。”

    空山神尼怔了下,但很快摇摇头,笑道:“夏施主误会了,贫尼又怎么会介意此事?只不过是有另一件事,要要禀明夏施主。”

    “嗯?需要神尼亲自说,看来应该是一件大事了。”我诧异的说道。“正是,此事也是最近才发生了,是贫尼的弟子传讯给了贫尼,说是化外之地这些日子以来似乎并不太平,或有大事发生,故而问询贫尼是否返回空山,但贫尼因为想要看

    一看这原仙者和化仙者交流大会,故而也正在犹豫之中。”空山神尼说道。

    “还有这种事?此事没有上报除我之外的人?”我心中嘀咕,这虽然是大事,不过你回不回家,不用和我说呀。“已经上报了,大家也颇为关注,生怕原仙者和化仙者的交流之时,会有化外之地的仙家骚扰边境,亦或者潜入大会捣乱,不过,贫尼觉得此事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数年前贫尼的弟子曾经来过这里,跟我述说过,化仙者之地发生过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一处原来人迹罕见之地,在整整九九八十一天的时间里,雷雨风暴不停,寻常仙家难入,而之后却又销声匿迹,有仙家再入此地的时候,山棱早就抹平,水迹也全不见了,恐怕是在这段时间里,发生过什么事情。”空山神尼说道,她面容清秀,如青莲一般

    洁净无暇。

    “那你的意思是?”我疑惑的看着她,一副并不清楚她想法的表情。“我想要返回空山一趟,也算是调查此间之事和最近骚乱是否有联系,如此一来快去快回,赶在交流大会到来之前返还,不知道夏施主愿不愿意同行?”空山神尼忽然问道

    。“这……我近来方才醒过来,诸事缠身,恐怕是没办法和神尼同行了,如果神尼缺少帮手,我可遣一天道境道友与道友前往,不知道神尼觉得如何?”我暗道:这种事,找别人去做就行了,现在离开,怕很多事都解决不了呢;而且我和你这神尼可不熟,没准你把我带到那边坑里,我还怕自己爬不上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