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四千零二十六章:大变
    “那天尊又打算如何帮助他们脱离苦海?他们的希望又在何方?”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因为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失去的东西,是不可能再回来了,失去的人更

    是如此。“哈哈……掌舵这世间的仙是你,而不是老道,你反问老道怎么办,倒是有趣。”元始天尊捻须微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说道:“站得越高,看到得越多,也就越是无情,

    创世之下,是无数累累血肉,是多少的妻离子散,是无尽的悲伤离合,奈何?”“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难道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么?天尊是要告诉我什么?又是预示着我什么?”我脸上的悲哀渐渐不见,但底下的生灵,却始终还在提醒

    着我,浩劫之下,无论是怎么做,都不会完美。

    元始天尊还在沉默,直到我脚下的世界整个爆炸,无数的熔块飞过大船的旁边,而天地更是变得浑浊起来。

    他仿佛目空一切,那双眼睛,只瞪着我来回答他什么。而就在这个时候,天地也跟着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整个大地都给湮灭了,就连九重天的空域,都在火海中葬身,熔火烧过我的身体,我却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的感觉,再引

    动身上的力量将这一片的世界扫净,然而力量却如沧海一粟,起到的作用渺小之极。

    天地入海,人如舟桨,以为拨动的时候世界在动,实际不过自己往前在动罢了。

    “天哥,天哥……你快醒醒。”

    一个女子的声音,很快在我身边响起,并且我的身体,情不自禁的跟着晃了起来,我闭上了眼睛,再缓缓的睁开时,整个创世早就不复存在了。眼中,是薄纱半透明的帐子,彩色的绸缎扑向了外边,而我身边,是一片清可透底的水,这里,应该是一处看起来像是水榭的地方,因为旁边都是鸟语花香的景致,和之

    前的末日景象,简直是天地之别。

    “大叔!你醒来了!?大家都以为你怎么了呢,脸上全是忧伤。”

    一双双的大眼睛正在看着我,她们是北狐芸、九方桃,包括宋婉仪、刘筱妙、龙玥她们都在我身边,而且看着还陆续的有人赶过来。我醒来之前,应该都是梦境中,而现在才是真正的现实世界,不过,我梦中遭遇的一切,却更像是现实的世界,因为哪里没有此地的美好,有的是残酷的创世下,生灵们

    无助的哀号。

    “嗯,醒了,让大家久等了。”我苦笑的想要活动筋骨,却发现还动弹不了,虹气刚刚解决了脑袋那部分的脉络,如今正强行疾走,畅通全身的脉络。“可算是醒来了,我听说主人在做恶梦,所以立即就百忙中赶过来,也怪我,以前你做恶梦的时候,都是我陪着你睡的。”宋婉仪一脸自责,却引来了一众不明真相女子的

    羡慕。

    “真……真的么?大叔做噩梦的时候……婉仪姐姐你都陪着大叔睡?那你们……你都做了什么……”九方桃眼中闪着光芒,最羡慕的就是她了。

    婉仪轻咳一声,随后伸出手把我的手要放在她胸膛上,并说道:“当然是让他感到满意的事情呀,要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啪。

    刘筱妙果断的拍走了宋婉仪的手,说道:“我一直跟着公子,怎么就不知道呀?难道我眼睛长歪了不成?”

    “就是,山鬼就喜欢捉弄不知道的人。”惜君的声音很快就从远处传来,这顿时让周围一群女子都松了口气。

    我苦笑道:“你们怎么都在呀?这里难道不是天道空间么?”“是天道空间,这不是几天前,姗姗姐说公子快要醒了,就把公子从龙床中移动了出来,放在了这水榭庭院中么?大家除了真有事要忙的,都来照顾你了,可我就是不走运

    ,明明这几天我在公子身边寸步不离的,这才刚走去拿些东西,公子就醒了。”胡清雅的声音很快传过来,而话音落下的时候,她就凑近了人群之中。

    这些的女子们,一个个都和以前一样,除了穿着外,容貌皆无太大的变化,倒是有几位是有意好好装扮了下,但薄施粉黛,确实更加的迷人。

    我缓缓的扭动起胳膊来,手却很干脆的垂下了,看来经络还不算畅通。“我到底睡了多少年?有谁能够告知我么?这世界发生了什么,大家是否都还在?”我心中其实早就忧虑不已了,梦境中的创世,其实只是让我分神了下,回过头我其实最

    关心的确实是身边的人。元始天尊的出现,似乎提醒了我什么,他似乎在说,多年过去了,就算是我修炼成了上位者,可到头来最先想到的,其实和凡人没什么区别,梦境告诉我的或许正是这个

    道理。

    “在你睡下的时候,姗姗姐就说可能按照这状态,要睡上百年不止,不过并没有多久,你不就醒过来了么?而且看起来,状态还不错呢。”胡清雅回答。

    我苦笑道,一百年,别说黄花菜凉了,就是凡人都换了好几代了,睡一百年还得了?

    “那到底是多久……大家都好么……九儿呢……”我努力在搀扶下坐起来,想要看看大家都有谁,又缺了谁。

    “醒来了?”而这时候,媳妇姐姐的声音果然的传来了,而且一身的玄色衣袍,从水榭的外围飘了进来。

    女子军团的成员们全都让开了,而媳妇姐姐也疾步朝我走过来。

    她还是那副样子,模样没有丝毫的变化,天姿国色,没有丝毫的缺点,只不过目光中带着一丝的担忧,这也难怪,毕竟我现在这样子,可不像是什么事都没有。“醒来了,九儿,你还好么?”我苦笑道,在睡下的那一刻,我没有亲眼的看到她,只能给她留了言,好在现在醒来的时候,她就站在我面前,要不然我恐怕羞愧万分都应

    该。

    “嗯,还好吧,大家一切都好,在你睡下后,女子军团的成员,我都完好无损的给你保了下来,你放心就是了。”媳妇姐姐埋怨的看了我一眼。

    “我是睡得太久了还是醒来太快了,大家好像都没什么变化?”我笑道,看着这里的景象,一派新意,似乎时时有人打理,看着就像所有东西都是刚刚建造不久似的。“恍惚二十年过去了,你这一觉,自己觉得没什么,可把我们坑苦了,你知道二十年是什么概念么?孩子们都长大了,可该成家立业了,一切都变得太快了。”媳妇姐姐苦

    笑道。宋婉仪也趁机嘟囔起来:“就是,二十年过去了,我们这么多的妻妾,却膝下无子,眼看着李庆和、张小飞他们都要当爷爷了,要是我们现在生孩子,这辈分该怎么排才好

    呢?”

    “对……是呀,我怎么没想到这茬,我们要是真的有了孩子,是该叫他们叔叔呢,还是该叫他们小侄子?”一旁的笑梦彤咯咯的笑起来,却把大家也都逗乐了。

    但我却完全笑不起来,一瞬间就想要站起来,因为这足足是二十年过去了!人生有几个二十年?

    “二十年!?现在这世界变成什么样了?难道……”我脸色大变,但刚刚支撑起身体,差点没摔了一跤。“你先冷静冷静,虽然变化足够大,但还在可控范围内,你不睡也睡了二十年了,总得慢慢一样样的接受。”刘小喵拍了拍我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