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三千八百二十四章:道义
    “帝家也要不臣么!?”我脸色一凝,面带质问。

    虽然帝家和归海家这些十二家族都有巨大的地盘,但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国之王,如九方家这类皇族,才是他们真正的老大,说他们不臣并无过错。

    这话一出,在场的帝孙图、帝文堂、帝文贵三父子表情各异,但无不色变,显然我忽然发难,让他们也措手不及。

    这一路过来,我其实也做了两手准备,其一就是和平说服帝家,让他们带领仙家继续为九方家的大势服务,其二就是强压,当然不排除以武立威,这也是一路摸清帝家的情况,重视他家老祖帝君承的缘故。

    帝孙图沉凝过后,忽然一笑:“夏首领未免急躁了些,我们帝家也是庞然大物,如今的局势众目睽睽,所以在抉择上自然要斟酌万千,是否不臣,下定论为时过早,就连近来九方烨成为新家主之事,九方家所处仙域都未必全部仙家知晓,更逞论九方麟此刻坐在九方家皇城的皇位上了,夏首领以为然否?”

    姜还是老的辣,帝孙图倒是老谋深算的家伙。

    但我并没有退缩半步,说道:“九方烨为顺位继承,顺应九方家民心,有天城认可颁布诏书,而反过来也可说九方麟是篡位,帝家此刻应有襄助正统之责,却如此怠慢,岂不是阳奉阴违,行不臣之事?”

    帝孙图给我这么指责,眉间当然是有些拧起。

    帝家跟着九方烨,筹码当然没有九方麟多,竟毕他们不是姻亲的关系,而当年帝依菲嫁给九方麟,说不得也就是冲着王位去的!化仙者领地凶险异常,熬死了老大九方烨,谁知道是不是老二家上位?

    可惜,谁都没想到九方宇这大当家被暗杀了,现在老大家运气来了就上位,倒是害的他们帝家如今赌注全无,毕竟等再下去,都只能是老大家的子嗣们继承下去了!

    然而天命难测,谁知道运气就这么来了,如今九方烨兵败逃命,九方麟竟借势登位,自己的孙女婿都敢冒生命危险,作为外家的帝家,难道还不敢拼一拼?

    帝孙图似乎想通了什么,面色终于难看了些:“夏首领,九方家之事,理应是九方家的臣子操心,夏首领远道而来甘当九方家的说客,是否越俎代庖了?”

    “北狐家和九方家荣辱与共,向来都是互利互惠,而如今四皇争霸,北狐家战场直面古龙家,九方家则与胜屠家不死不休,如今九方家新仇未报,却自甘窝里死斗,让胜屠家伺机在外随时吞并!如今就算归海家赢了,亦或者帝家获胜又如何?也不过是眼前利益,四皇争霸孰胜孰负还不了然么?而北狐家因此而败,非岂冤枉?我代表北狐家来当说客,又怎能说是越俎代庖?此乃生死之事!怎可不来!?”我毫不犹豫的斥道。

    帝孙图皱眉看着我,场面似同僵持,又似火花随时爆发,他当然知道这问题的根结所在,不过谁能够越过眼前直面的利益?

    而就在整个场面凝滞下来的时候,一阵拐杖笃地而来的声音格外的醒耳,我心中一凛,暗道该不会是帝家的老祖帝君承来了?

    可这一次,我似乎猜错了。

    “呵呵……老身常闻北狐家重新崛起之事,而夏首领居功至伟,帮助北狐家主获得天选者之位,又贯连旧地里的家族,重获他们的信任,而北狐家主也信任有加,容许天一界控制整个北狐家的经济命脉,如今的北狐皇虽然兵力不是最强盛的,但在经济一道,短短数年已经初见峥嵘,真是令老身佩服。”一个年老女子声音传来,等我回头的时候,她仍然在前进,并且又继续说道:“老身对于天下之势,也很感兴趣,而夏首领的事情,更是为我帝家所熟知,寒仙山一战,夏首领剑动天下,背后身份同样复杂,老身又怎么会不研究一番?”

    “夫人,你怎么来了?”这时候,帝孙图连忙过去扶自己的夫人。

    我看了一眼她脚的位置,知道这老太恐怕道统有旧伤,所以才拄着拐杖行走,毕竟虽然可以飞行替代,但不是哪个地方都允许飞行,家族中的高位者很讲礼数,宁愿柱杖也不会破坏规矩。

    而且,道统伤势也分有很多种,像是再也无法使用道法这类的,也不少见。

    我朝老太拱手,说道:“帝老夫人好。”

    “老身这样的身子,行将就木,有什么好的?夏首领来此,老身只是想要临死见一见,到底是何等的英雄人物而已,当然,除此之外,老身还想要知道,以夏首领的天大本事,能够带给我帝家什么好处,非得让我们放弃了孙女帝依菲,而帮助九方烨重新登位?这么做,对帝家是利益还是道义?”老妇人淡淡的说道,带着审视的目光,反倒是夸奖之类的话,当然不可当真。

    总算来了个明白人了,传闻帝家怕老婆,女子在家族的权益很高,这点我本该想到,因为之前一群孩子,男女孩子皆能入大殿,这换成别家肯定是不允许的,毕竟大殿是开会的地方,不是给孩子们看热闹的。

    这老太看起来虽然身体抱恙,但双目中却藏着深邃的光芒,可见在帝家中等同是决策者的存在,我自然不敢轻慢,说道:“帝老夫人,利益是建立在道义上的,而没有道义得来的利益,不过是黄粱美梦,随时都会成空,而以道义得来的利益,却能够稳固永驻,是一个成熟稳重家族理所当然的追求,换言之,九方麟杀父害兄,行篡位之无道,不知帝老夫人觉得他是否建立在道义之上?帝家又是否该去追随博取前程利益,最终每日因不踏实而心惊胆战?”

    “呵呵,说的好,给与九方麟直接定了杀父、害兄、篡位的罪名,夏首领果然厉害,不过这些事都不过捕风捉影,夏首领却说服不了老身,道义既然未定,下一个胜者,就是道义所在,不知道老身这么理解对不对?”老太脸色深凝,却没有丝毫的退缩,毕竟能提出道义和利益之间的关系,就代表她具备很强的针对性。

    帝孙图当然是万分佩服自己的妻子,包括他的两个儿子此刻也无不觉得母亲威严强大了。

    我笑了笑,无限魂披一抖,冯无情的已经很虚弱的虚体就出现在帝家当家们的面前,这一下,一家子全都倒抽一口寒气,甚至帝孙图直接叫出了‘冯前辈’三个字。

    “冯前辈居然没有登仙?”老太显然很意外,并且后退了一步,因为冯无情本身就代表着一种可怕!

    “呵呵,九方麟准备多年,早已将冯无情收为己用,而后令其弑父,后又害兄篡位,这环环相扣的事实实在太过狠毒,我再不打算赘述了,让冯无情自己和你们说吧,也好让帝家的诸位看看,追随如此皇者,以后能否永远独善其身。”我说罢,将冯无情用搜魂术再次控制,逼迫他又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出来。

    突如其来的一手可以说相当震撼了,连老太都神色不定起来,除了冯无情没死改投了九方麟的秘密,还有就是我居然拥有干掉和控制冯无情的实力,这不得不说击溃了帝家最后一道防线,现在留给他们的选择,当然也就不多了。

    听罢冯无情的描述,老太也经历了数次神色大变,可当我以为她会重新决策这件事时,她却一副犹豫难决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