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三千六百五十九章:父子
    “嗯?你还敢威胁我们?”女子看我暴露出的气息有些微弱,自然是欺负上瘾了,怎么可能会放过我?而男子的反应则更大,噌一下就把剑拔了出来!

    我心中暗暗一凛,这个时候,我恐怕不出手都不行了,所以默默的酝酿起了缩地术和纳灵法,准备缩地之后趁他们不备,直接纳去他们的法力,相信也足够震骇住他们,让我获得反灌注能量的机会。

    看着男子朝我很快的飞过来,我手指一弹,立即准备缩地术!然而就在这时候,很远处几乎看不到人的地方,忽然两道气息一前一后朝着这里飞来,我心中一怔,很快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我已经是无极境的存在,探测的范围也远比混元境要大,这两道气息一道急

    速,一道缓慢,速度并不相同,而慢的那道,在隔着很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反倒快的那道直接飞奔到了这里。

    “住手!你们想干什么?”

    一声断喝,让那两个男女面色微变,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男子的剑轻巧的入鞘,随后看向了来人,说道:“我们遇上了个贼人,正要抓了她,拿去寒仙山问罪呢。”

    “呵呵,原来是这样呀。”少年一脸松了口气的样子,背手打量了男女,同时也看向了我,而他将目光看向了我腰牌的位置,点了点头:“师妹,腰牌还没找到?”

    我眼前一亮,暗道这孩子真聪明,连忙回答道:“师兄,这一路都找遍了,并未找到腰牌……”

    少年一脸诧异,连忙说道:“嗯,一会我会和寒仙门的好友说说,给你再找一块来,可不要再弄丢了。”

    我连忙点头,暗道这孩子确实是我的种,反应鬼得很。凌天和我的一番对话,让这对原来想要施暴的男女顿时有些犹豫了,男子连忙说道:“原来你们认识呀,我还以为是贼人呢,真是吓了我一跳,对了小兄弟,你可得注意了,没有腰牌别乱跑,要不然可又要

    遇上我们这类打抱不平,负责任的仙家了。”

    凌天挠挠头,笑嘻嘻的说道:“那是那是,正是有师兄您这样的仙家,我们的世界才会太平嘛,你放心吧,我们以后一定会注意的,对么?师妹。”

    “是,我不会再弄丢令牌了。”我跟着说道,男子一脸傲然的点头,准备这件事揭过了,也算是打劫失败了。

    然而,那女子脸色忽然沉了下来,对凌天说道:“小子,你认识这姑娘么?知道她叫什么么?”

    凌天这小子鬼头鬼脑,说道:“叫方如意呀,怎么?”

    那女子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说道:“方如意?呵呵,你这随口胡诌的吧?有什么证明么?”

    女子的难缠,我已经见识过了,不过看来如雪还在观察自己弟弟的表现,所以我倒也不动声色起来,毕竟也想要看看遇上这问题,这小子会怎么解决。“证明?何须证明?名字都告诉你了,难不成我还把她爹娘叫来?你们知不知道她爹娘是谁?”凌天脸色有些不好看的说道,给这么一唬,男子明显不想招惹事端,说道:“菲儿,他们到底是谁,与我们也无

    关,算了,不必再问了,既然他们还有朋友在这……”

    那女子明显是不甘心的样子,阴沉着脸,又道:“我管她到底是谁,今天没有客令,怎么都跑不掉吧?要不我叫上几个寒仙山的弟子,亲自问问看你们到底是谁如何?”

    凌天估计也是第一次遇上这么麻烦的人,但还是说道:“你们也不是寒仙山的弟子,就算叫来了,大家都是对等的,也不用你来,让我把刘师哥叫来,我看是谁无理取闹!”

    给这么一唬,女子脸色难免微变,而男子也连忙传音给了女子,似乎说了几句什么,女子一挥袖子,就带着男子走了。

    凌天看着这对男女离开,顿时抹了一把汗,随后看着我说道:“好险,也得亏这两人害怕了,要不然我可不知道怎么处理了,这年头,坏人可真多。”

    “嗯,多谢公子搭救了,这两位刚才是真的想要打劫我。”我说道。

    凌天点了点头,说道:“看出来了,本来该好好教训他们才是,只是我姐姐说现在不好怎么干,太过惹人注意了。”

    我一脸怔住,说道:“你们难道在寒仙山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给我这么直白问话,凌天愕然看着我,但很快就上下打量起我来,说道:“姑娘,我们怎么会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呵呵……不过话说回来,不瞒你说,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遇上你就总觉得有亲近感,这才

    打算出手相救的,不知道姑娘芳名可否告知?大家交个朋友呀?”交朋友个鬼,我可是你如假包换的爹!你小子说漏嘴了就打算拉近乎避实就虚了,倒是狡猾得很,不过我童心又起,这次也不打算说破身份了,更别说我带上面具,气息其实和原来多少也有些不同,要晃

    点过这俩姐弟,倒也不难,且看看他们什么时候能发现我。

    “好呀,我叫夏玉,不知公子叫什么?”我笑道。“我?叫我小天好了!”凌天一脸真诚,不得不说,这小子的脸蛋,确实具备一定的迷惑性,而不等我回答,他看向了身后,说道:“姐!没事了,你该出来了,你看看,我刚交了个朋友!你也过来认识认识

    吧!”

    如雪性子更鬼,本来想要继续观察的,但给叫破了就没办法了,只能是若无其事的飘过来,最后聚精会神的看着我。

    “姐,她叫夏玉!你也自己介绍下呀。”凌天连忙说道,这孩子现在比我都高大,虽然少年人还清秀,但也是一块令人赞叹的良才美玉了,因为我和九儿的优点,他都继承了。至于如雪,现在同样婷婷玉立,而且美貌几乎全部得到了母亲的遗传,一身的紫色,要不是还带着一些稚气和英气,我甚至要把她误认为她母亲了,这着实是一件令我庆幸的事情,因为好在不是继承我的

    模样,要不这女孩样貌可就不好看了。

    “叫我小雪好了,我们都姓夏,看来五百年前是一家嘛。”如雪初时比凌天要稍冷,但一笑起来,亲和力爆表,这可能是她笑起来和她母亲太像,而她母亲却不怎么喜欢笑,使得笑容也难能可贵起来。“五百年前是一家?”我愣了下,这可是我说过的话,看来这孩子受我影响不小,其实这些年一直聚少离多,十数年下来,两个孩子和我一起的时间很少,会出现这样的话,几乎是直刺已经相当柔软的心脏

    了。

    如雪笑了笑,说道:“本家的意思呀,不过话说起来,我怎么感觉夏姑娘……似乎在哪见过呀?”

    我吃了一惊,这姑娘一定是看我身高没有改变,故而和我的身影重合了,像是她这样观察力惊人的孩子,对于这些微末的细节,有着强大的本能感知,所以一点都不能松懈下来。“哦?难道是小雪姑娘见过我?”我装傻充愣的回答,而如雪笑了笑,忽然摇了摇头,让人不知道她心中想着什么,倒是凌天看我们忽然僵了下来,说道:“好了,现在介绍完了,我么该想想怎么再弄来一片

    客令了,要不然,夏姑娘可不好进入山门呢。”“嗯,总之我的腰牌是找不到了,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办呢。”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