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三千六百二十章:白雪
    东宫家来的比我们晚,但相对而言也快得离谱了,而作为参赛者的家族势力,这也是有避嫌的目的,当然,对我而言意义不大。“哼,一句掌门离山未归就把所有事情轻描淡写的解决了?未免太过儿戏了!我们不是来这里等你们掌门的,而是来寒仙山要人的!把丑交出来!我们世家来亲自处置她!一入豪门,必是豪门身,按照规矩,这丑可以回你们寒仙山,但却已经归附于少正家,少正义鸣死了,但我们世家还有无数可做主,可发声的家主!如果就因为丑躲回了你们寒仙山,就不敢替少正家说话,那还要我们家族干什么?”东宫良

    是个狠角色,策划了那么多事情,把少正义鸣都忽悠死了,却还成了世家的临时头目,确实了不得。

    我冷笑看着东宫良,他似乎也发现了我充满戾气的双目,故意不看我,而是把目光看着那站出来的黑牌老者。那老者连忙拱手,说道:“对不住呀……东宫道友,我们掌门是真的不在,而且此事事关重要,大长老也在闭关之中,而丑刚刚回山,就被责令后山面壁等待掌门处置了,所以要提审她,还需得掌门定夺…

    …”

    “放屁!少正家要提个家臣,还需得你们寒仙山答应?就算是杀了她,你们寒仙山又能如何?”东宫良愤怒的说道,这话让寒仙山的弟子全都脸色勃然一变,但却没敢说半个不。

    寒仙山弟子出仕家族,家族都是给上一笔巨大财富当成买断的,就算不给钱而是因为某种感情和理由,也是写了离山书才会离开寒仙山,所以有卖身的意思在里面。这同样也是曾家敢处死琴剑仙老前辈的原因,而寒仙山只敢找我寻仇,却不敢找曾家寻仇,也是这个道理,因为他们觉得我才是造成琴剑仙老前辈死的最终原因,当然,不排除他们觉得我是软柿子就想捏

    一捏。

    只不过结果狠狠扇了他们的脸,不但死了一个琴剑仙大弟子,连执法堂堂主都给我在迷雾中趁机干掉了,死得不明不白,而没有证据,现在寒仙门也拿我没办法。给这么一问,那老者连忙作揖赔不是,这寒仙山本来就是定位给世家培养护法和杀手的仙门,要不然世家怎么会让他们做大,眼下老板要提人,家奴不允,那问题可就不同了,所以东宫良虽然无赖,但这

    一手,确实触动了寒仙山的根基。

    寒仙门最忌讳和家族作对,这会让它们多年来构建起的一切都轰然落下。

    不过,寒仙门近些年势力也庞大之极,听说对世家也不是很听话了,但不知道消息是否确切。“我们这就问询太上掌门……还请东宫道友莫要着恼。”那老者看向了其他的同伴,这些同伴当然只能是点头,而东宫良轻哼一声,随后拱手自己跑去跟胜屠昊和古龙俊见礼了,而他身边那些大家族当家,当

    然也跟了上去。

    十二大家族,都有着各自的护卫,当然不止是有十二属相出类拔萃,听说十二属相不过是寒仙门一峰中的最强十二仙家,这寒仙山五峰,各有出彩弟子,只不过十二属相比较出名罢了。而趁着他们家族新来还要扎堆的功夫,我看向了刚才站出来决策的长老,说道:“我说,你们寒仙门也该知道我们那头无极境的荒古仙龙,是比赛用的尸兽,却把它毁了,总得赔我们一只一样的荒兽练成尸

    兽吧?”那老者刚暂时解决了世家的问责,又给我问起了此事,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连忙拱手说道:“一并和太上掌门说起此事,还请少仙莫要急躁,当然,此事应该是白雪峰所为,容老夫和白雪峰的掌峰问询一番

    ,再与少仙详说,如何?”

    “呵呵,好呀,让那白雪峰的掌峰直接来见我吧,要么超过了今天,我就亲自去白雪峰见他好了。”我冷笑说道。

    那老者打了个寒颤,他应该是专门处理外务的,当然知道我在仙城大杀四方的事情,所以连忙拱手说道:“少仙稍待,切勿动怒,有事需得好好商量才是,我们寒仙门绝对不会误了少仙大事。”

    虽然知道是这老者客气话,但还是皱眉说道:“那就最好了,我坐等完今天,要是没个答复,再去问罪。”

    老者应下,随后匆匆开始召集另外两位同龄黑牌,随后那两位都往不同方向而去了,估计一个去了白雪峰通知那的首座,而另一个去请太上掌门来断这丑的事情了。

    寒仙山太大了,而且这里的阵法气息凝重,消息传达都不太顺畅,修炼上是绝好的,但互动却不行,这或许是有意让弟子们好好修炼,心无旁骛之举。一群世家的人当然不会觉得我只是来讨债的,当然扎堆商量怎么先把丑拿到手,至少坐实了我杀少正豪之事,而我和九方烨其实也想着同样的事,丑姑娘这时候回来,实在触动了太多人的神经,但我也没

    有后悔留下这可怜的姑娘,因为如果那时候毫不犹豫杀了她,良心上可过不去。很快,十二属相就开始负责这里的接待工作,安排我们先在仙台周边的待客房休息,这里的房间不少,都是招待客人的,当然,弟子也同样到处都是,虽然没有监督的意思,但绝对不会让我们轻易做出一

    些有害寒仙山的事情。

    可能是白雪峰比较快到达,没过多久,那老者就来到了我居住的房间,有些难为情的说道:“白雪峰的首座说……”

    “嗯?”我皱眉看着他,知道是不好的消息。“说……少仙手底下的仙龙,并非是他们白雪峰的弟子毁掉的,而是被冒充了白雪峰弟子的仙家所灭,所以还请阁下先去调查一番,再来指责白雪峰,当然,白雪峰的首座还说了,他同情少仙的仙龙被毁,

    基于寒仙山被冒充也有义务自证清白,有必要的话,会派遣白雪峰四真仙专门调查此事的……”老者有些尴尬的说道。

    我看着他,最后抱以冷笑,说道:“这么说,是谈崩了的意思对吧?”“这……少仙稍安勿躁,白雪峰的掌峰为人也不错的,可能真的是和他说的一样,不是他的弟子所为,而且据老夫问询,似乎还真的是如他所说……而且本来少仙如果要借一头无极境的荒兽,白雪峰还是有

    的,也愿意借给少仙完成比赛,可白雪峰的掌峰一听说是要做成尸兽,那就万万不肯了……”老者难为情回答。“嗯,是不是你们白雪峰的人干的,我不管,岳千山既然答应了下来,那这事就不管怎么说,都要给我个答复,要不然,我就把岳千山做成尸仙好了,虽然没有仙龙好用,但将你们寒仙山的弟子用来驱策,

    也算泄我心头之愤了。”我阴森森的说道。

    老者吓了一跳,连忙说道:“不可!少仙还需三思后行,这件事万万不可呀!”

    我也懒得和他说下去,站了起来准备出门,然而,外面四个仙家,两男两女已经早站在那儿了,腰牌上画着白雪峰的徽记,看来正是老者所说的,派来调查的四位真仙!

    我冷笑一声,说道:“怎么?这么快你们白雪峰就找人堵我路呢?”四位白雪真仙脸上当然挂着不悦,而其中一位阴阳怪气的看着我,说道:“我说谁那么大胆找我们白雪峰麻烦,原来不过是个混元境的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