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五十三章:服软
    “又是一大群的道三境开始披星戴月来了,你们都呆在庄子里好了,我一个人去对付,以防误伤。”我站了起来,随后飘向了天空。

    对方这个时候来,显然也是趁着即墨光如不在,前往城主府商议上一次袭击损失的事情了,怕还要跟叶家拉点人马,保护两边的安全。

    但显然攻击我的家族并不打算哑巴吃黄连,所以这趟来的道三境,足有三十多位,因为只要越过警报器,我就能够轻松的得到他们的方位,以及实力等基础信息。

    而这时候既然来了,我也不会再让他们回去,将袖子里的群星缭绕抖了出来,我以全部的法力轻松将他们全都激活!

    下一刻,一枚枚耀眼的星辰如贪婪的小鱼,不断的吸收我庞大的能量,随后不断变得巨大,而一大群的飞剑也已经快速的显形了,在我充沛的能量下,七枚星辰全数启动,没有一颗是在沉睡中!

    而就在这些道三境继续冲入到这里的时候,我把群星缭绕彻底的放了出去!

    嗖嗖嗖!嗖嗖嗖!如同百万齐发的子弹,在黑夜中霎那倾出,接下来,天空中罗列的星辰如同太阳一样光芒万丈,轰隆一声,把冲过来的三十多位道三境全都打成了筛子,这密集程度可不是说笑的,而且在云雾中穿行,就

    算想要避开,躲避的方向也全都是群星,很快螺旋形的七枚星系降落,前方却全都是四处逃散的虚体了!

    我的能量也因此消耗一空,这种星域宝具简直是地图兵器之王,一旦使用,一大片的区域全都无情覆盖,来多少的仙家怕结果都是一样的。

    我大手一吸,再度将聚仙盆里的能量吸入体内,很快又到了全盛时期,同时收回了群星缭绕。深吸一口气,随后我在云雾中又将十五位旧天之境真仙从镇云歌的时节里召唤而出,这次召唤的是立春的一群真仙,这些仙家以女仙居多,使用的能力多是木系的束缚类法术,攻击手段非常的多样化,但我并没有立刻将他们派出,而是又吸收了一次聚仙盆的力量,把惊蛰那一批顽强的攻击者又召唤了出来,这一批攻击能力出众,还带有各种持续进攻的恢复能力,搭配立春那一批控制类仙家,简直就是如

    虎添翅!他们这次来了三十位道三境,我当然也会抱以颜色,召唤三十位超级真仙前往攻击,这些真仙无一不是当年旧天之境里每一个星域推举出来的一位最强者,每一个都有足够以一对多的实力,如今集合起来

    后,带来的集体能量更是惊人,相信绝对不会让我失望。

    如同之前一样的操作,这次攻击同样是敌人的参赛队伍庄园。

    而这一次我的反击当然还留了个心眼,毕竟上次挨打后,这轩辕家也受了教训,把参赛队伍换到了另一个庄园去了!所以我全程让李卓瑞报告了对方的所在,并且进行定点打击!

    等我回到老李家的庄子里,对面的爆炸声又开始了,而且远不是我这里安安静静可比,反而造成了巨大的破坏,连我从空中看过去,都能够看到模糊的云雾对面火光冲天,看来敌人也给打了个鸡飞狗跳!

    我没有继续管他们的死活,因为这两个时节的真仙不打光能量是不会消失的,我反正消耗不大,这些事就当是调剂得了。

    而我刚落地,即墨光如就带着好几个看着像是城中大官的存在来到了庄园里,这些官员看着我的时候,双目如同喷火,而即墨光如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哦,我说是谁来了,原来是仲裁官大人呀,对了,对面是不是火灾了呀?怪吓人的。”我一脸懵圈的问道。

    “夏七两,这次的事又是你的手笔吧?”即墨光如问道,我笑了笑,说道:“瞎说什么呢?这么多城中的大官在这里,好歹我也是星河仙域的左统领,有身份的人,凭什么自己作奸犯科?”

    一个微胖的中年人却的没有等即墨光如彻底爆发,淡淡的说道:“夏统领,你可知道那边的庄园都给毁了么?”“我不知道呀,这不是问你们么?啊,差点忘记问了,三位参赛者可还好么?别给悍匪干掉了才好,要不然就没人跟我们比赛了,虽然不战而屈人之兵对我们来说是好事,但总觉得有点胜之不武。”我阳光

    的笑起来,这让一群官员全都觉得愤愤不平起来。

    毕竟那也是阳神城的基础设施,我这么轻易就破坏了,谁家面子上过得去?

    不过眼下这样的僵持太要命,只要别家来打我,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去揍对方参赛者,这太无耻了。

    那大官见我脸皮太厚了,故意气道:“哼,你大可以放心好了,三位参赛者都很好,什么伤都没有受!”

    “那就好了,说到底,我还是相当担心呢,对了,不知道其他的仙家怎样了?可不能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又笑问,即墨光如则说道:“夏七两,这是本城的城主,烦请你说话不要太随意了。”

    “哦,原来是叶敏择叶城主,我倒也没随意,只是问问损失。”我看着这叶家的子嗣,倒也没太过表示尊敬,这年头仙域的城主见多了,也见怪不怪了。

    叶敏择皱了皱眉,说道:“本城主来这里,也是看到你们两家马上要比试,可却在这当头互相攻击,委实太过冲动了,想要做个和事的,平息两家的纷争,不知道夏道友以为如何?”“哦?这当然好呀,我也不想这几天天天都给人惦记着,不过我也得先声明,之前那两次遭受攻击可不关我事,还有,我这里还受到两次攻击呢?又怎么说?既然也城主也承认了是他们这一队参赛者干的,

    那就是单方面的对付我了,怎么都得赔点钱什么的吧?”我冷笑扫了一眼作者叶敏择和即墨光如身后,这三个人都穿着华丽,非富即贵。

    那三个人里的一个顿时站出来,怒目而视道:“别得了便宜装作不知道!来攻击我们轩辕家的,不是你还能有谁?”

    “哦,原来是轩辕家的道友,真是幸会了,你现在站出来,那也就是说,之前攻击我两次的事情,就是你干的吧?”我表情阴冷起来。

    那轩辕家的家臣顿时退了一步,怒道:“和我们无关!”

    “现在又不敢承认了?”我轻哼一声,看向了叶敏择,说道:“那剩下的两位,是曾家的还是即墨家的呀?亦或者谁家的?既然城主都说了他们有份,总不能把我也带进来吧?我可没说过这事是我干的。”

    叶敏择两眼一沉,估计也没想到我会来个抵死不认,他还以为现在大家摊牌好谈判的,谁知道我无耻的就把自己摘了出来,还让他们深陷泥沼。

    “差不多就行了,双方都有错,这件事无论谁做的,只要比赛前不再动手,之前的事我也当作没发生,如何?”即墨光如看了我们一眼,觉得大家都没受伤,这件事就有的商量。“当然好啊,那就赔钱呀,不然我们背后的支持者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吧?”我狞笑威胁道,我这里也不怕对方再来,顶多就是多抽几次聚仙盆的能量而已,现在害怕了的是他们,毕竟应该威胁到了参赛者

    的安全了,要不然他们不会服软。轩辕家的领队很快皱起眉,和身边两个貌似曾家亦或者哪家的同辈商量起来,毕竟事情就算不是轩辕家干的,肯定是和另外两个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