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二十一章:瞎了
    “嗯?那倒要看看是什么法术了,佛门的法术,你可不擅长。”郑轻灵一副不信的表情,她现在长大了,对我也没了以前一样的贴心,当时抱着她时,她还主动掏我怀兜里拿糖果,现在已经是婷婷玉立,长

    相甜美的佛系少女了。“哈哈,好,我让你看看,能不能学在你,若是能学,有何疑问也能够当面问我。”我笑了笑,以她的攻击模式,将一套能够临时强行纳气的功法复制到了玉牌上,这是我精研纳灵法后,将其剥取一部分的

    法术手段,随后研究而出的另类法术,其实就算她不参加比赛,我也会拿出来往天之境。郑轻灵接过了玉牌,放在了眉心那读取,好半饷闭着眼睛,估计是连带冥想构建模拟功法也一起做了,我也不失耐心的走道了场外,坐在了看台上等着,而胡清雅则端上了茶水,陪我看着郑轻灵在那领悟

    ,显而易见这功法很适合她。

    “到底是什么法术?让这孩子都给吸引成这样了?”胡清雅好奇的问我。

    “天一纳气,纳灵法的变种。”我笑道。

    “你老是捣鼓这些法术,不过看起来很好玩,我也要学。”胡清雅握住了我的手,一副撒娇的样子。

    我无奈笑了笑,也复制了一份给她,她学了一会,很快瞪大了眼睛,说道:“有点复杂呢,不过这样运用法力,倒是真能够出其不意。”“不错,等同攻击的时候纳气蓄力,在关键之时,将积蓄许久的力量一次全部释放而出,只是纳气的多少,取决于使用力量的多少,以及周围所产生的力量是否能够引用,而这股能量寄身身后,不会影响自

    己的功法。”我说道。

    “是一招杀手锏,若是轻灵这孩子能学了,怕是其他人就难赢她了。”胡清雅也跟着继续领悟起来。我并不着急,一边品茗,一边看着两位美女在那如同石雕一样的冥想,而大概到了中午的时候,郑轻灵终于像是醒悟了过来,很快以冲拳的姿势展开了一阵的连打,而每一次轰击,都用上了自己的最强力量,而口中在念咒的时候,不断的也在一呼一吸中纳气,不一会,身后开始浮现出两面如力量凝结的金翅,这金翅能量不说凶猛,但随着她的攻击消耗,仍在不断的增强,看得出,郑轻灵是在认真的学习

    这天一纳气。因为是以自己的残余力量再回收存储,所以想要让身后完全凝聚出足够击败敌人的力量,则需要消耗一定量自己的能量,所以用不多时,郑轻灵的消耗已经过去了一半,但这时候,她身后的金翅已经能量

    充溢,一击之下,怕都能金石俱焚!

    胡清雅睁开眼睛,也不禁暗暗乍舌,说道:“这就是天一纳气,果然厉害,如果是深悉纳灵法的仙家,岂不是更加的适用这法术?”

    “不至于,若是会纳灵法,何必多费这功夫?而且会起冲突,因为纳灵法为主动功法,和这天一纳气的被动吸纳不相同。”我笑道。

    “嗯,纳灵法是本源大道法,而天一纳气更像是让我们这些不会纳灵法的仙家如虎添翼。”胡清雅资质也是非凡,所以很快就领悟而出。

    我点头同意这观点,而这时候的郑轻灵招展着大翅膀,犹豫了下,瞬间急冲天际,随后翅膀猛然随着她的落下,全数化作攻击力量,汹涌轰向了演武台的中央!

    轰隆隆!

    一层层的金光交叠轰下,攻势磅礴,力量惊人,恍若是剑歌法术发动的效果,让整个演武台的隔离大阵都产生了不断的颤动。

    这次声势也把胡清雅吓到了,说道:“这功法简直可怕!那可是为你专门打造的演武台呢。”

    我点了点头,看向了郑轻灵说道:“感觉如何?”

    “很好,这次若是对上近昭和弛星,已有十分把握。”郑轻灵毫不犹豫的说道,并且看向了自己的双手,但下一刻她却苦笑了,说道:“但我的流星陨都扛不住这一击,碎了,所以你可要赔我。”

    胡清雅惊讶的看着郑轻灵的手,果然在她一个抖动的动作后,拳套应声而碎,竟是承受不住给摧毁。我暗道这确实是个问题,就说道:“好吧,带着碎片去研究所跟你姗姗阿姨拿一套能受得住的,还有你这攻击是极限状态的威力,有故意把宝物轰碎的嫌疑,比赛结束后,也跟近昭一样去后山面壁参悟去,

    下次比赛才能出山。”

    现在的郑轻灵正自欣喜,根本不在意我的惩罚,高兴的说道:“好呀。”

    “对了,去研究所的时候,顺便把你妈妈请来我这。”我笑道。

    郑轻灵轻哼一声,然后却笑嘻嘻的跟我做了个鬼脸,飞快的去研究所的界面了。

    胡清雅摇摇头,挽着我返回书房。

    齐暖暖很快就来了,昨晚因为人多得很,并不能和她随意闲聊,而现在当然少不了和她叙叙旧,顺便谈及天之境的财政之事,她现在掌控研究所的支出等问题,也是我盘算最近得失的第一渠道。

    而到了下午的时候,胡清雅就报知我星界的使者已经到了,正在求见我。

    “星界求见我?很着急?”我问道,按例也是先让他们休息个一两天才是,这么着急不符合规矩,我这势力之首架子可没端起了。

    “这次不同,李破晓来了。”胡清雅笑道。“破晓来了?好吧,这家伙该不会是风闻了什么吧?”我皱眉说道,但这老朋友要见,总不能不给面子,换其他星界的使者过来,我是直接打发掉的,因为上次使臣之事闹得满城风雨,两大势力之间难免都

    如鲠在喉。

    “还不是你去了化仙者领地的事情。”胡清雅提醒,我只能无奈耸肩,又问道:“现在李破晓在那边混得怎样?难道就一个使臣跑腿的?”

    “什么跑腿的呀?人家好歹是星君好吧?”胡清雅哭笑不得,我笑道:“星君了还跑腿?”

    “好啦,你别嘴贫了,他这不是为了这件大事来么?而且还把你家小侄子带回来了,你总要见见吧?”胡清雅拍了下我的臂膀,我倒是给小侄子也来了的消息吸引了所有注意。

    “这孩子,也不知道这些年过去,可有进步。”我笑了笑。

    “自然是有的,现在能跟在李破晓这星君身边,必然已独当一面,不说别的,李破晓也要面子嘛。”胡清雅跟着笑道。

    “有道理。”我当然赞同这点,所以很快就跟着胡清雅前往大殿那边。

    刚坐上首领晶座,屁股还没坐热,李破晓怕听到我答应接见他,就急匆匆从使馆那赶过来了,一进门,那双刀子似的眼睛,已经瞪着我的双眼一瞬不瞬,半会才说道:“你没成黑魔兵?”

    “你这说法过时了,黑魔兵是腐化后变得没头没脑的那种,我就是腐化,也是化仙者,明白么?”我一边手支着脸,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你变成化仙者了?”李破晓眉间凝了下来,而这时候,他身后的星界使者陆陆续续的匆匆赶来,可见一时之间的仓促。

    “你眼瞎了?”我有些不高兴的反问道。

    李破晓瞬间脸色变得很刻板,咬牙说道:“这么说你变成化仙者啰?好呀……你果然没有经受住腐气的侵蚀!竟真变成化仙者了!”“你真瞎了?”我再次反问,十分惊讶于他的自我催眠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