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二十八章:哑声
    “但如果按照计划来行动,我们的时间恐怕会不大够,天哥,要不你使用腐化丹吧?我们则各奔东西,率先去往连接点,你看怎样?”南宫敏问道。其实为了让我们安全进入腐化区域,天之境其他部门的准备也非常充分,包括赵合就为我准备了一些神秘药物,其中一种叫腐化丹的,服食后会瞬间进入腐化的状态,只有核心能够在药效时间内受到药力

    的保护,所以药效针对的个体长短不已,因此算是只针对拥有先天之气的存在才能发挥最好的效果,好比是我。而这些腐化丹副作用不小,让服食者伪装成黑魔兵潜行进入腐化区域的同时,剧烈的能量消耗是一大弊病,一旦腐气侵蚀核心,突破腐化丹对核心的保护,立即会真正腐化,当然,我拥有吸收任何气息进

    行续航的衍天功,我使用后的时限应该是最长的。

    “不行,一旦离开界力之花,又是在腐气这么重的区域,如果遇上战斗,你们很可能会出危险。”我断然拒绝了。

    “可现在有好多区域的机关偶已经失踪了,这始终的数量实在太多了,我感觉偏西南边或许存在一些不为人知的事物。”南宫敏在地图仪上画出了一个圆圈。

    我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我们先到达北边,再说其他。”三女只能点头,陪着我一路穿过了中线,随后北上而去,这一路上危险不小,魔天伞也开始加速消耗能量起来,而遇上黑魔兵的概率也不小,甚至偶尔有黑兽咆哮而来,要不是我们躲入了腐气云里面,怕

    还要出危险。

    而令人意外的是,机关偶在我们通过中线后,就已经极少消失了,探测的位置越来越大,很快把地图仪的可侦测范围都填满了,只有小部分的可接受短缺,毕竟有的是界面的遗址,没办法从那边穿过。

    “这么说,问题还是出在西南部,而东南方位,也有些不可预料的界面遗址,使得不少的机关偶都出了问题。”东方瑾说道。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南宫敏问道。

    “瑾儿留下吧,我们沿着西边的线去往西边边缘极点。”我看向了东方瑾,表情询问她有没有问题。“我没问题的,你们小心就是了,西边越是往南边越是危险,倒是这里腐气虽然重,但反而因为是腐化过久而黑魔兵尽量南侵了。”东方瑾点头,取出了小型的魔天伞,留下了二十个黑魔兵,并且脱离了界

    力之花。“嗯,即便这样,你也一定要多留心眼,有什么事就以多因果剑盒联络我。”我说道,其实这段时间的长距离移动,已经达到了多因果剑盒能联络到的极限了,所以我们才在这里停留了下来,至于守在南部

    的叶孤玄,近来遭遇黑魔兵频繁,只不过修为都不高而避过去了,但着实让我们担心着,这也让我们决心把攻击范围稍微缩小,尽可能早的发动多因果互噬。

    东方瑾应下后,朝着一处界面遗址而去,正是打算要隐藏起来的,毕竟我们走完整个攻击点,怕要用大半个月时间都可能,尽量避免战斗,以及定期抗腐蚀是最关键的。

    放下了东方瑾后,我们朝着西南部快速行进,大家也没少互相沟通联络,包括日常落脚坐标的回报,都一丝不苟的继续着。

    剧情仍旧按照预定的模式推进,很快我们也来到了计划中的西部极点,并且把骆樱神放下,或许因为不够南边,我们这次异常的顺利,并没有遭遇到太多的拦截。

    “不会有事的,即便有什么,多因果剑盒很快都会把他们抹掉。”骆樱神一脸的认真。

    “嗯,你也要小心,多因果剑盒没有你们对我的意义重要,明白了么?”我轻抚她的面容,言语中尽是担忧。

    骆樱神眼中荡漾光芒,但很快笑道:“那关键时刻,我们最多放弃任务好了。”

    “也行,你们怎么来的,就该怎么回去。”我笑道。

    骆樱神脸上多了一抹红云,‘嗯’了一声后,带着黑魔兵就遁入了黑暗之中,我则带着南宫敏,横穿中央作为最后一个步骤。

    而为了确定西南和东南位置是否存在一些敏感的东西,一路上我又继续的放置了不少的机关偶,让它们往以中线往南边探查!

    第一天,探查的很顺利,显然西南边缘位置没有问题。

    第二天,探测点终止在原来机关偶消失的更接近中线的区域。

    而第三天后,一路上机关偶都没有探入西南部最核心的位置,这让我和南宫敏都感到其中的神秘。

    南宫敏看着地图仪上西南部如保护层一样的区域,说道:“天哥,我有个计划,不知道你觉得怎样……”“你说吧。”我也沉思起来,而南宫敏继续说道:“你把我在这里放下,我会使用鲲鹏令直接穿梭这片区域,而你则搭乘界力之花,往南部探查,如果只是一些黑魔兵的重点屯兵所在,你也不要怕危险,把他

    们引向东部同样探查不到的地方,这样一来,两个你最敏感的点都能够探测出个理所然来,而我们在四个极点等着你的命令,启动多因果互噬,你看怎样?”南宫敏这方法还是不错的,不过终究还是有不少的危险,我说道:“这里有不少的祖龙跨界气息的残余空间乱流,即便是鲲鹏令,有时候也传不过去,要是中途闯入某些黑魔兵屯积的乱流区域,你会出危险

    。”

    “没事的,我准备很充分,若是遇到强敌,最多多用几次鲲鹏令,现在的鲲鹏令也是改良过的,至少不会出事,而且相对你要调查最危险的地方,我的单独行动算不来什么。”南宫敏说道。

    我想了想,在地图仪上找出了一条探测出来最安全的区域,说道:“你在这条线上,用四次鲲鹏令,算是多用一次鲲鹏令转移到东边极点,这样会相对安全些,然后等我命令,我现在就去南边吧。”

    “我会乖乖听话的嘛。”南宫敏看我这么关心,不禁撒娇的看了我一眼,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然后才看着她使用鲲鹏令消失在眼前的空间中。

    我又联络了一遍叶孤玄、东方瑾、骆樱神,确认全都没事后,就独自快速南下,前往那片几乎让十几个机关偶消失的恐怖之地。

    这一路上,到处是黑漆漆的浓烈腐气侵蚀之地,连恒星都因为给腐蚀而变得暗淡晕黑,而一些残余的界面,也述说着当年这庞大天之境领域的一部分,是怎样给腐蚀沉沦的。

    用不了一天的时间,我就来到了机关偶消失主要区域。

    而眼前一幕,也让我惊讶得不轻,这地方,尽是白茫茫一片,毫无疑问,那是祖龙的跨界通道集中的地方,也怪不得机关偶会集体在这么一大片地方消失了,一旦冲入其中,不给转移走就怪了!

    当然,转移走和彻底消失还是有区别的,就不知道这些转移点在哪里!为何这些机关偶会全部哑声?

    我倒也没有犹豫,想了想就朝着祖龙气息放了个分神化影,朝着跨界通道冲进去。我坐在界力之花上,闭眼将分魂藏于分神化影中,并且潜入了这层层叠叠的跨界气息,下一刻,经历一阵的白光,我的思绪重新打开,但让我意外的是,我竟忽然出现在了一处诡异的,堆积着无数垃圾的

    空域之中!与此同时,也正有无数的目光,正在注视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