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零四章:挡灭
    这绝对是一件能威风一辈子的事情!看着我满脸狰狞的脉络,以及威风凛凛的目光,大将们无不是面带震惊的羡慕,纷纷大声欢呼起来,而女仙们当然一个个都投来了惊羡目光,包括雪倾城虽然早就知道了结果,可也微笑看着我,替我高兴

    。

    这些都是投靠过来的星界和道盟仙家,对于截教当然不会有好脸色,听说了这事无不是群情激奋,对于未来的展望全都是拍着胸膛抬着头,仿佛已经是胜利在望了似的。当然,喜悦过后,我并没有给他们无止境的自信,而是说道:“道盟和截教不同,对付截教的方法,也不可能全然的复制到道盟身上,大家应该很明白里面的意义,所以都不要抱着太大的信心了,如果我玩

    不转,还要大家拼命!而且大家妻老家小都在天之境,我希望道盟真的有朝一日和我们开战,你们能够分得清孰轻孰重!”众仙听罢,全都拱手答复了自己的本心,大抵是保家卫国,不负众望这类话,我耳朵听得磨成茧,不过却也未曾觉得听腻了,因为有的时候他们说出这番话,对我而言就是他们的临终遗言,我从地球的阴

    间到九州界再到这里,见过太多的生死离别,所以从来也不会对他们任何一人失去耐心。

    和雪倾城说了一会话后,我就带着四女一路往目标可能驻扎的星云区域而去。

    道盟和截教不同,他们更加的大胆甚至是夹带一股意气风发,但确实是入侵了人神界,而且还一路逼近这里,我真不知道该把它们谁称之为‘邪教’了。

    而且理由还很充分,大小中枢的事,以及雪倾城的事情,而这一战他们称之为‘协防反击战’,有点近代中国自卫反击战的意思,大抵是我揍了他们,他们就得揍我一顿大的警告下再退回去。

    但我不管他是用什么理由,进入了六神天,就是我的敌人!

    况且他们来了还会走么?恐怕不会。

    界力之花飞得很快,当然,却也没有他们大军逼近的速度快,用不了几天,发达的人神界通讯网就给我回馈消息,点出了某事某刻,道盟大军会借道某处,让大家做好防范的准备。

    果然是明目张胆的侵略,不过因为天之境的中枢发出了不抵抗的命令,所以人神界的仙家虽然背井离乡,但至少没有什么大的伤亡,只是路途的一些消耗,以及因为恐惧而带来的对我的不信任。眼看着马上双方要接触到,我也懒得再前进半步了,找了一片必经的空域,我把界力之花盘开,变得能有多大就多大,而这里因为属于几年来一直正常溶界的区域,所以到处都有重元气存在,顺便能够让

    大家养精蓄锐。花瓣能够变换出各种形态,弄出一座小型的平台行宫,完全没有问题,而我则趁着这机会,补充四脉创元大量消耗的法力,并且把几乎全部的先天之气灌注到了多因果剑盒之中,并且让四女前往附近宇域

    进行布阵。

    我自己独自一人坐在招摇无比的界力之花上面恢复损失的法力,并且查看骆樱神、叶孤玄等飞到了哪个地方。

    因为是进行布阵,所以隐介藏形的装备她们一件都不会少,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强化修炼,她们的实力也有了极大的进步,一路飞遁,已经把我前方一大片区域整个都变成了恐怖的地狱陷阱!

    我闭上眼睛,和骆樱神的视线连接,她那儿已经完全望不到我们中任何一位了,包括其他的女子,虽然都按照阵法走,但因为覆盖区域过大,所以互相只模糊的能够感应到大家的位置。

    但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隐藏了起来后,多因果剑盒就打开了一半,整个盒子扩大了足足一圈,符文脉络也惊人的敞开,里面的力量不断流动但却没有倾泻出分毫!

    可我知道,只要它们一打开,整个天地都要为它们颤抖!

    不知道恢复了多久,很快好几队的斥候队伍从我附近掠过,并且都不断的注释我的存在,甚至有大胆的直接靠得很近,试图传音问我是谁。

    只不过我只是闭上双眼,一句话都懒得回答,但只要是靠近的,必然用纳灵法吸光他的能量,让他们以虚体返回!

    很快,更多的斥候仙家来了,而我在道盟的名气也实在太大,终于有人认出了我的存在,并且还问我为何来此。

    我根本不打算回答,因为我在等一个能说上话的人,所以除了他,其他人全都给我直接吸成了人干,用来恢复我损失的能量。

    而经过几个汇合的斥候队伍交锋,一枚璀璨的星光,终于从很远的位置慢慢的朝着我这里飞过来。

    我感应了下,脸上露出了淡淡的讥讽,这位毫无疑问也算是熟人了。

    “呵呵,果然是夏首领,许久未见,样貌倒是变了一些,所以原先还以为是回来的仙家胡说,却未曾想到竟是真的!”那人坐在一颗光辉灿烂的巨大珍珠上,一身的洁白,一脸的俊逸。“奕君,你说你会是提亲使节团的首领,我信了,但使节团里却换了个叫刘扬睿的新面孔,倒是你带着的执剑台,躲在这侵略大军里,一路突击侵略我人神界,可谓高奏凯歌,倒是快活得很嘛。”我淡淡的

    说道。

    这人正是之前说自己是执剑台的领袖,说过以提亲使者的名义来访天之境的奕君!

    奕君哈哈一笑,说道:“是夏首领首先拒绝了婚事,而我们只能是有张算账不是么?”我双目和他对视,随后说道:“道盟大军压境,即便是我们大军以防御而遣散万仙,但你们打着自卫反击的名头,见好就收还不行么?不但坏了我们人神界和古神界的界墙,一路上还烧杀抢掠,这是不是不

    大好?”

    奕君怔了下,问道:“我们何事烧杀抢掠?只不过是占了地方,拿些需求的资源罢了,而且仙家俱都撤离,哪来的杀?至于破坏界墙,这点我们倒是认下的。”

    奕君说完,很快又有好些仙家也坐着类似夜明珠一样的大型球体靠近,看来不是他的手下,就是差不多等级的道盟仙修了。

    看到我脸色阴郁,奕君并无不快,甚至微微带着笑容,使得他的容貌更是堪称绝美。

    但他的小伙伴们可就没那么淡定了,来到了这里后,看到只有我一人坐在偌大的界力之花上面,孤零零的反倒生出了许多的诡异,所以让他们四面八方的检查起来。

    其中一个女修说道:“奕君上仙,这人装神弄鬼,我们可得小心有些什么埋伏,他或许布下千万大军都有可能。”

    奕君看着这天真的女修,笑道:“夏首领敢一个人闯我道盟,绝非小心眼之辈,我们岂能质疑他,他来此,必是有要事与我们商谈,好比达成谅解之类的。”我呵呵一笑,看向了如同雾龟一样带动星辰移动的恐怖千军万马,笑道:“我坐在这里的意思,其实的已经很简单了,这里就是一个路标,你们之前闯入这里后做出过什么,我都不会计较,但如果敢于跨过

    我身边哪怕一步,那无论是来多少个人,多少的界面,那只有一个下场,灭!”

    “你!口出狂言!”那女修大声的呵斥,而奕君伸手就拦住了他,笑道:“夏首领这话,会不会说的太严重了点?”“大可越雷池一步!”我寒声说完,在身边做了个‘请’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