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八十六章:阴谋
    我笑着看她,说道:“没事,真相总会重见光明,不过我也很诧异这天之境的首领居然这么厉害,脉络密集程度,远超想象,而且还是多年前的脉络,现在不知道会如何?”

    谢初荷微笑点头,心情愉悦起来,听我说这话,她回答道:“妹妹比他更强,更让我觉得神奇,而那天之境的首领,我们很快就能见到他了。”

    “嗯,或许吧。”我心中叹了一声,恐怕谢初荷真见到的时候,会伤得遍体鳞伤吧?或许再也不会再相信别人了,毕竟我就是真正的夏一天,而且,可能还要毁坏她亲自守护的一切,包括照阴仙府。

    但为了战争,我不得不这么做,天之境不更应该觉得委屈么?它要抵抗腐气,扛起天下反抗大旗,却让截教兵临城下,如果我不这么做,九重天早晚也会沦陷!然而,就在我和夏初荷互相之间传音的时候,黑子忽然沉沉一笑:“呵呵,既然姑娘不是我想的那个人的伪装,不若我们就讨论下纳灵法吧?我记得,夏一天也非常擅长使用纳灵法,甚至还相当的强大,这

    可真是蹊跷的事情,你们的命运轨迹,居然如此相似。”

    我心中一凛,这才想起了纳灵法的因果互噬来,黑子号称六重天的典籍,基于因果炮原理的东西,他难道不知道?当年古仙界和李相濡决战,怕他都在默默观察呢!

    这要是给他看到我这因果互噬,怕真出问题也说不定,而他提出这点,恐怕是在给我挖坑呢!

    我面无表情,对他自然是懒得理会,这么不给面子,当然也不会有问题,毕竟我是‘美女’,爱憎分明点也无所谓,但实则只有我自己知道心中的苦楚。“左丘军师说的不错,这纳灵法释放而出,居然能够把道三境打得虚体尽灭,简直匪夷所思,老夫也很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威力能够做到,因为老夫自己,怕能打灭道三境,却没有把握将其虚体留下。”总统领笑呵呵的看着我,但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左翼的承天王,是善于使用和研究纳灵法的仙家,他方才就说要来,老夫却没有给他受令,怕是事情不好收拾,那现在既然没事了,姑且大家都

    研究下吧。”

    我心中顿时兴奋起来,听这意思,我还真的挑动了这攻击部队的兴趣了,这要是都来了,哪还用管这黑子埋坑不埋坑的,因为我现在的坑都能把他们全都坑里面!

    “总统领不是也擅用纳灵法么?晚辈之前……”谢初荷却好奇的在一边说道。

    “呵呵,能够以如今修为,使用出让道三境都无可奈何的纳灵法,老夫也不敢肯定自己就确知无疑,还是多一个承天王好些,他可能比老夫都知道得多些呢。”总统领笑呵呵的说道。我心中对这截教暗暗惊骇,想不到他们里面居然会纳灵法的这么多,而且不少首领级的,似乎都会的样子,难道他们不怕副作用?看这总统领也不是性情暴戾的存在,恐怕也和道盟一样,有处理归元法的

    办法。

    而子归法这种六神天的功法,自然是比不上道盟的专门法术,这也是听雪倾城亲自描述的。

    看我不搭腔,总统领眯着眼睛,看向了我,说道:“而且美人表演,总是赏心悦目的,是不是呀?夏姑娘?”

    “总统领谬赞了,我可不美,初荷姐姐才美呢。”我笑嘻嘻的把谢初荷拉出来当挡箭牌,谢初荷苦笑摇头,说道:“你若说你不美,怕谁都是丑的了,以我所见,截教以后怕是你的容貌冠绝了。”

    “真的?我怎么不觉得呢?”我高兴的问道,而夏初荷又笑道:“你给你师父带着远离天下仙家,自然不觉得了,可一路过来,你可见过有觉得好看的?”

    我哈哈一笑,连说还有她,这让谢初荷笑得很不好意思,这对她而言,是最好的赞誉了。

    我和谢初荷这两美女在那互相打趣,却让一干仙家无不是两眼亮晶晶的,毕竟谁不喜欢看到惊世美女的笑颜?

    而不出一会儿,之前那位白姓女子就从外面回来了,身后还带着好几位身份怕十分高贵者,其中一位稍瘦的中年道人双目中藏着一丝阴郁,在和我目光相见的时候,也没有投入过多的情感变化!

    能对我现在容貌不在意者,都不是普通仙家!

    那男道一身的主色调纯黑的道袍,边缘镶着金边,这样的打扮有别其他截教仙家,但更是显得华贵非凡,不过见到那总统领,仍然客气拱手说道:“见过山鸿道友。”

    “承天王近来驻防可还习惯?”总统领笑道。

    “尚可。”中年道人淡淡的说道,看来他就是传说中的承天王了,怪不得眼神如此的锐利,而身上淡淡的杀气,也足见纳灵法练到了一定的层次了。

    “承天王如何看这姑娘?”总统领伸出手指向了我。这承天王不叫他总统领而是直呼其名‘计山鸿’,身份怕是厉害得离谱了,这打仗的事情,多是交给专业的人来干,所以有时候总统领的真实身份比不过侧翼的承天王也是正常,只不过也不知这承天王什么来

    历了。

    “甚好。”承天王再次平静的点评,估计他想看的不是我的模样,而是纳灵法的情况。不过那承天王虽然只是简单两字,他身后的一些道三境存在却都惊讶的看向了他,可见这两字已经是极好的点评了,毕竟他们看着我的时候,已经上下左右,恨不能看穿我的衣衫来看我,这吸引力可想而

    知恐怖。

    韩珊珊做了个妖孽面具,也不知道她到底意欲为何。

    “呵呵,居然能换来承天王一句甚好,看来老夫还不老,没有老眼昏花,老夫刚才就觉得,找遍九重天,都不会再有这么美的仙人了。”总同僚计山鸿不无玩笑,但这玩笑也让所有在场者生出共鸣。

    “样貌是其次,我来看大法术的。”承天王看向了我。

    “嗯,我觉得也应该让夏姑娘展现下她对纳灵法的领悟了。”计山鸿笑道,然后双目中对我深为重视和鼓励。

    “在大殿里?”我嘟囔的说道,有些不满这里不够大,而计山鸿愣了下,连忙说道:“当然不是,我可听说之前你把照阴仙府的大殿整个都毁去了。”

    “就打没了一半而已。”我说道,计山鸿哈哈哈一笑,但眼中也十分的震惊了,包括承天王,同样的面有动容。而黑子却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说道:“既然要使用纳灵法的大法术,我倒有个建议,毕竟如果只是普通的表演,尚不能让大家更直观明了,我希望能用我的方法来测试和表现出夏姑娘的法术来,不知道总

    统领和承天王是否让在下一试?”

    “哦?左丘军师还有更好更直观的方法?”计山鸿好奇的看了一眼黑子,但我却心中直骂娘,这老家伙怎么这么能整事?

    看来应该是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的狐狸尾巴泄露出来了,不过到底是什么办法?难道他还有其他验证我就是夏一天的能力不成?

    我看了一眼黑子,他信心笃定,肯定不是随便说出这话来,而且他来试?不怕死?我可是早就想干掉他很久了!这个机会真给了我,我可不介意一次因果互噬送他去西天取经!但本能的,我觉得这绝对是什么阴谋,他可是夏瑞泽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