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九十五章:强者
    “呵呵,如果你能赢我,怪责肯定没有,还能免去主罚。”少梓浅浅一笑,然后看向了一边的宇域,说道:“半柱香为限,谁法力消耗最多,谁就算输,如何?”

    “一言为定!我要是赢了,说好的就没惩罚了!”神近昭说罢,已经瞬间到了一旁的宇域中。

    少梓很快也飘向了那边。

    神近昭是行动派,没有丝毫犹豫就把命运神剑拔出,随后浑身上下蓝光冲天,身上的气息也一下子暴涨起来,当然,之前曾经使用过的改良版的太仙御法又用了起来,显然为了稳胜少梓,没有半点轻敌。

    不过我还是摇了摇头,说道:“终究是太年轻,少梓也太狡猾。”

    “啊?师父,这都还没打呢……难道你就知道大师姐肯定赢了?”夏言青竹连忙问道,我的几个弟子,这么多年的培养下来,一个个早就精明的很了,听我说一句,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香菱嘿嘿一笑,说道:“你回忆下你大师姐刚才说的一字一句。”

    “嗯?”夏言青竹愣了一下,而很快言千彩就一拍手,小声说道:“我知道了,师姐谁消耗法力最多谁就输了,所以故意只设置了半柱香的时间。”

    我笑着点了点头,而几个弟子早就习惯了少梓的聪明,立即都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神近昭果然是实战派,不用说,一进入了战斗状态,只要是能够增强自己实力的法术和招数,能拔高的全都拔高,浑身上下气焰嚣张,整个如天神降临!而少梓仿佛无动于衷,浑身飘飘忽忽的,身形如同鬼魅一般,而她手中的那把剑,正是当年得之于帝纤尘的纯均,这把剑如今洁白如雪,如同她一般的秀气,只不过剑身早已经跟当年不同,上面脉络表现

    出的空灵迹象明显是强化过许多次的。

    神近昭瞬间靠近,这把命运神剑剑速极快,拥有冲破一切障碍的能力,所以之前在我强横的威压下,仍旧可以横冲直撞,如他的性子,不愿意受命运所折服!

    面对这如同蛮牛冲撞一般的神近昭,少梓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一旦感应到对方的能量,立即消失不见,直接到了对方的身后,而宇域何其庞大,神近昭每次靠近她,就会扑个空,连衣衫角都抓不住!

    神近昭气坏了,不断的加速,不断的贴近,但转折几次下来,法力消耗巨大不说,连少梓影子都抓不住,这下他是气坏了,说道:“说过了斗剑,大师姐何必跑来跑去,如此的羞辱我是何意?”

    “羞辱你?何曾有之?你用你的剑威不断突破我的防御范围,我则用我的剑威来踏破虚空,路遇猛虎当然想办法避开,这是常识,难道我还呆在原地等老虎把我吃了?”少梓笑道。

    神近昭一听这话,就知道少梓肯定是不打算和他好好斗了,就继续激道:“那就直接认输就好,师弟也不会难为你,何必打不过还打?”

    “呵呵,你先看看我和你互相之间的法力消耗,还有时间所剩无几后,再说这话吧!我之前说过,如果斗剑不分胜负,则以一炷香内,双方消耗的法力多寡来定胜负,你没听清楚么?”少梓淡淡一笑。

    神近昭一听,哪还不懂自己中计,顿时是气得浑身冒烟,这下就赶紧把多余的力量限制释放,但即便再怎么限制力量,此刻也是稳输的状态了。

    “我不服!”神近昭大声说道。

    “胜负就是胜负,不服有用么?如果是战场上,你怕早就死了无数次了!”少梓当下说道,神近昭咬牙,怒道:“敌人谁会有你那么狡猾!”

    “哈哈,那你就错了,为了胜负,敌人比你想象的要狡猾无数倍,如果你连小小的阴谋诡计都忍受不了,那出去可要栽跟头呢!”少梓说道。

    神近昭看了我一眼,我仍然带着微笑,对于少梓的行为,我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斗剑不是过家家,那是玩命,我的弟子需要一个比一个聪明,这样一来,才能不给敌人轻易干掉!

    “近昭,你大师姐说的话是对的。”我回答道。神近昭虽然很不服气,但他听我这么一说,也已经失去了继续斗下去的念想了,加上时间已经到了,顿时让他更是深感挫败,不过一场斗剑下来,连剑都没有对磕一下,让他怎样都不能接受,毕竟对于自

    己的剑法,他是相当有自信的。

    “如果光明正大和我打,我绝对不会输?你心里是这么想的,对吧?”少梓飘在宇域间,而神近昭听罢,咬了咬牙,显然是赞同这个说法。

    “可惜,时间马上到了,你已经输了。”少梓笑了笑,而神近昭仍然咬着牙:“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那师姐倒也不吝啬多指教你一点,其实阴险的敌人,未必只会耍小心机,有时候,也可以很强。”少梓说完,一挥长剑,随后瞬间就到了神近昭的身边,随后猛然出手了:“看剑!”

    唪!剑光一刹那间爆发而出,漫天遍地如同繁星点缀,神近昭虽然感应到了,但竟给打得有些措手不及,仓促中回击,仍然给打得步步后退!但站稳脚跟后,他立即脸上洋溢了自信,立马动用上自己自认为最强的剑法,然而,少梓的那把纯钧剑和她浑如一体,瞬移,进攻,无时无刻不让剑法笼罩着他!这是真正的把剑威都融入了骨子里的战法

    !

    加上剑法得之于言师兄的亲自传授指导,又有李古仙的指点在里面,她几乎就是按照我所走过的道路去走的,因此剑法几乎印上了我的影子!

    看着漫天剑海,神近昭也懵圈了,瞬间就给打得浑身是剑伤,而且都是错开要害的,偏偏他和跟我一战一样,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呵呵,别以为你大师姐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实则剑法集大家所成,远比我们中的任何人都要强许多,可不单是靠头脑取胜。”香菱笑道。

    神近昭给打得还手之力都没有,很快就法力一空了,毕竟刚在遗仙界给我通过脉络,本来法力也并非是巅峰的状态。

    “好了,时间到了,少梓。”我拍了拍手,而少梓一瞬就脱离了战场,只留下了神近昭一脸的挫败,仿佛无脸再见江东父老了。

    “近昭。”我叫起了他的名字,神近昭这时候脸上已经全无自信了,不但智商上给少梓凌虐,连自己最看好的剑法,也输得一塌糊涂:“师父……我是不是真的那么没用?那你还收我为徒做什么?”

    “确实是有点,就你这实力,怕第三梯队都进不了。”少梓笑道,这下更是让神近昭羞得想找洞钻进去。

    “好了,小师弟,别听你大师姐胡说,其实你已经很强了,只不过没用对方法不是?”香菱毕竟比较顾及对方的感受,少不了安慰一番。

    “我收你为徒,说明你就是可造之才,你师姐也没有恶意,毕竟这就是教导你的最直接方法,所以你也不要去责怪她,明白么?”我淡淡的说道。

    “我知道,但我……”神近昭的信心已经给彻底的打垮了,也算是见识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相信很快就会进入一段成长期,而这时候,当然是要重塑他的心态,走上最适合他的正确道路。“这世间,强者林立,连为师都不觉得自己是最强的那位,你又有什么理由觉得你就一定能赢?只要以后摆正心态,不骄不躁,又岂会原地踏步?你也并非一生出来,就无敌于遗仙界吧?”我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