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一十一章:好恶
    我缓缓的睁开了双目,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苍白中带着一丝邪恶的脸庞,我瞬间双目狞起,怒道:“东方伏!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么?当然是亲自验证下自己的想法了。”东方伏一头紫色的须发,搭配上那双半眯的眼睛,简直是邪恶得不行。

    脉络是一步步的觉醒的,先是觉醒核心,紧接着是头部,随着脉络疏通,逐渐恢复全身上下,而现在我刚刚醒过来就感到了剧痛,毫无疑问他对我的脑袋干了的些什么。

    东方伏阴险的笑着,手按在了我的脑门上,四下里到处冲击我的脉络,并且肆无忌惮的游走其中,仿佛在搜索什么。

    我脸色难看,而东方伏表现得越来越兴奋,仿佛一个科学怪人。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这么折腾我算什么?我不过一个男人,总不能对我的身体有兴趣吧?”我冷冷的嘲讽道。

    东方伏桀桀一笑,说道:“杀了你,现在和捏死个小虫子没什么区别,老夫当然是对你的身体有兴趣,哈哈!”

    “妈的,变态老头,别太过分了,偷偷摸摸闯进来,算什么本事。”我咬牙切齿。“呵呵,谁跟你说老夫是偷偷摸摸进来的?老夫把这一带都轰平了,好容易才找到了你小子,真没想到你小子的大阵这么厉害,硬生生挡住了老夫大半夜的功夫!”东方伏阴险一笑,随后大手一探,直接摸

    到了我的后脑勺那儿:“这些脉络,一根比一根粗,啧啧,老夫真不懂是你天生异丙,还是有什么东西助你如此,要不你自己来说说?”

    我暗骂这老变态手段通天,我都藏的那么好了,还布下了重重隔绝的大阵,他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不过把这些山脉抹了,也足够大手笔的了!

    估计是在我身上下了一些追踪的法门,只能找到我大概的位置。

    “我说出来,不是自己找死?”我皱眉说道。

    “那要不……我去你脉络核心看看?”东方伏笑呵呵的说道,他的气息竟真打算侵入我的核心。

    我身具数种先天之气,怎么能够让他探测出来,所以立即打算开口制止!

    结果,还没轮到我来制止,忽然他的气息刚刚初探到核心层面,立即就给吞了个干净,他连抽回都来不及!“嘶……这种气息,先天魔气!?”东方伏倒吸一口冷气,随后上下打量起我来,半会才回神说道:“你小子,居然有这么大的机缘,还把先天魔气炼入了自己的核心?哼,我早知道你小子和别人不一样,但

    没想到如此不凡。”“羡慕妒忌恨了吧?东方伏,我劝你还是别乱来,有什么事咱们都可以好商量,我这道先天魔气早就给我炼化成了自己的道统,你就算拿走,也没办法再炼化。”我这时候也对这老头感到了一丝恐惧,对于

    魔修,先天魔气就是一生难寻的宝藏。“这情况下,你小子还敢骗老夫?当老夫三岁小孩?”东方伏阴冷一笑,随后说道:“要不我现在就给你点苦头?我可记起之前你可是害的我用化血遁逃了的,道体毁了,等同给杀了一遍,这仇你说要不要报

    ?”

    我心中暗自郁闷,也在想着怎么给他逮住的,不过还是继续说道:“怕这先天魔气,跟你的无边佛法神通排斥,要不然以你的修为实力,找一道先天魔气有什么困难的?”“哈哈!你小子这回倒是猜到了!不过,先天魔气用来干点别的,作用也不小呢。”东方伏大笑起来,随后说道:“你小子浑身是宝,怕是别人想让你落入手中都千难万难,老夫也真想一刀刀的把你切开,看

    看你小子还有什么东西在身上。”

    我咬牙,说道:“把我肢解,不过是逞一时之快,我作用可不小。”“嘿嘿,老夫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那你说说,你对老夫还能有什么作用?说好了,老夫就不杀你,要是老夫觉得没用,那就将你分了,好好检查还有什么宝物。”东方伏阴恻恻笑起来,随后拿起了我身边的一大堆大小袋子,一个个拎了起来:“还别说,你小子这一路上真没少打家劫舍,怕是自己都不知道捞了多少的宝物吧?你那大哥夏瑞泽控制了整个仙城,看着仿佛富庶,但跟你小子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小

    儿科!老夫先检查一番,看看有些什么东西,你慢慢想,老夫也慢慢查,反正你要恢复过来,怕还得一两天的功夫。”

    我皱了皱眉,就知道早晚有一天创元法的副作用肯定会让我落入这样的下场,而我这次也是第一次给人这么抓住,可以说是有生以来最危险的一次遭遇了!我极力的去想这老头到底想干什么,他来到古神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和祖龙一起下界,又代表了什么,而且这老头神秘无比就算了,性格古怪,也不知道好歹,甚至连上面大神本尊下来,他居然也风淡

    云清,根本没表露出害怕来,简直就是异端中的异端。

    不过活了几千年的老怪,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

    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东方伏率先拿起了自己最感兴趣的,也就是之前我得到的东方固的袋子,并且很快打开了袋口,将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

    一大堆的金铁,以及宝物叮叮当当的落地,琳琅满目的一堆,让那老怪也不禁感到眼前一亮:“传道紫莲花瓣就有七片,这小辈,果然是阴险狡猾!这里面可还有老夫当年用过的宝物咧。”

    “看来,你没少帮东方家。”我淡淡的说道。

    “那是当然,这么多年下来,狱卒们没少刮老夫当年丢得到处都是的藏宝之地,甚至还因此更名改姓,简直是够无耻的。”东方伏冷冷一笑。

    “哦?还有什么能让人更名改姓?”我连忙问道。“嘿嘿,不是老夫后辈叫门问询,怎么打开我密室大门?不但如此,那本来姓方的狱卒,还请了老夫一道血脉印记,注入了自己女人,以及后代身上,随之诞下的子嗣后代都有老夫一些印记,所以说,他们

    为了老夫的一大堆宝藏,可是帮老夫延续了一大堆的子孙后代呢!”东方伏阴险一笑。

    “这么无耻?”我震惊之极,没想到竟还有这样的内幕。

    “这世界上,无耻的事情多了,你小子不也很无耻?”东方伏也把我涵括了。

    我说道:“敌我分明,性命攸关,我不杀你,难道你就不杀我?”

    “所以说,天下无耻之人太多了,我就没见过不无耻的,嘿嘿,所以人人皆可杀。”东方伏笑起来。我心道这老头可是看穿了人性的,行事作风也全凭一己好恶,根本不是常理能够说通的,只有更有利的事物,才能说动他,因此我想了想,说道:“你别捣鼓我的那堆垃圾了,想必你还有不少更好的宝藏流

    落在这古神界吧?因而宝藏对你来说,跟可以随手乱丢的漂亮石头没什么区别,说说你到底让东方念干了什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了就好,我能办的尽量帮你。”“我说嘛,还以为你小子有多犟,只是不到将死之时而已,当你马上都要死了,还不是什么都愿意帮忙的?老夫一辈子,受骗上当不知道多少次,虽然习惯了也没有那么偏激,但久了也腻味,小子,你先说说老夫怎么就能不杀你?又怎么能信你?说好了,你不用死,说不好,我一件件把你卸了。”东方伏阴恻恻的化出了一把小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