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三前一百六十二章:粉末
    “好吧,只要它能给睡出法术来。”我有些郁闷的说道,随后又灵机一动,忽然说道:“对了,你们不是还有俩片么?要不也借我几天,让我三片一起睡,几率总能够大一点吧?”“啊?你想太多了,我们又不是没试过,不行就是不行,你就算加上一百张莲瓣,那也是资质问题,而且,你得先睡出第一层,才有第二层显现,资质差的,第二层怕永远都出不来!或者法术威力不够,也

    一样如此!”东方鱼白了我一眼,对我的贪婪十分的鄙夷。

    我嘿嘿一笑,他对我的看法我还真不在乎,不过这东方鱼是这颗方天树的关键,我还是要和他拉拉关系的,所以说道:“行吧,那我自己试试好了,对了,东方盟主,老祖说好的树枝……。”

    “什么叫东方盟主?夏盟主忘了?眼下还没有东部仙盟盟主之位还空着呢。”一听我叫他东方盟主,东方鱼脸上一跳,目光是极度高兴的,不过脸色难免扳了起来,毕竟自己亲爹在看着。“呵呵,东方盟主实在过谦了,眼下能够继承盟主之位的,除了你还能有谁?不过话说回来,这树枝……”我看向了那棵巨大的黑树,这上面除了巨大的树干,一颗种子或者花蕾都没有,也不知道它到底结不

    结果。

    “我父亲说了砍四五根给你了吧?”东方鱼看向了自己父亲。

    东方固哼了一声,一副你想多要一根都不行的样子。

    “行吧!五根就五根,那这大树可有种子?要不给我一颗如何?”我连忙说道。“呵呵,想得美,此树是独体,和仙岛那棵是一样的,虽然不是一棵新生一棵便亡,但这颗也是独此一株,却始终生长于此,我们东部仙盟历练天下之仙家无数,也从未在别处见过另一棵!”东方固冷笑道

    。

    我暗骂果然和东方家一样的‘独’,不过嘴上连忙又是附和赞叹了几句,随后指了指上面最粗壮的五根树杈说道:“那劳烦这五根??”东方固嘴角扬起一丝鄙夷,随后大手一挥,五道无形剑气瞬间噼噼啪啪的闪烁,随后五根黑漆漆的木头顿时应声落地,这五根当然不可能是我指出的那五根,而是他随机选出来的,比我预想中还小得多的

    木头,这顿时把我气得是差点没几个耳刮子抽过去。

    不过想想现在可不是抽耳光的时候,毕竟东方固这老顽固是肯定不会松口的,可东方鱼却未必,我和这老头发火,显然也不能拿他怎样,倒不如先忍一忍,等一段时间再和东方鱼私下里交易一番。东方鱼看我表情不善,连忙说道:“夏盟主,我们这神树的五根树干,虽然并非是这棵大树最大的枝干,不过,却是精挑细选出来,能够给与夏盟主的量了,唉,也是近些年采伐过多了,要不然还能多给夏

    盟主一些。”我轻哼一声,大手一挥就把其中一棵抓在了手中,并且探入了脉络和树干脉络相连,这一简单抽取,一缕浓厚的能量顿时溶入我的体内,我心中十分的兴奋,这是我学会幻剑天后,第一次感受到能够明显

    增强一丝丝的能量,可以说是弥足珍贵了,而这棵树如此的巨大,如果有机会让我无限的萃取,肯定是一次幻剑天的极大升华!当然,即便再兴奋,在他们面前我却也没有表达什么,更没有继续抽取下去,在他们看来,我也就是摸了摸树干而已,却不知道我对它的真实用途,我甚至觉得我就算站在树干上猛力的萃取,他们怕也不

    会发现什么!

    “木头如何?也不知道夏盟主打算用它来制作什么?”东方鱼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看到我摸了好一会,当然十分的好奇。

    “看看它的年轮什么的,想知道多久能长那么大。”我笑道,随后大手一卷,就把树干拉到了脚边:“可惜这连作个狗屋都不够,唉。”

    东方鱼苦笑,一副也理解这次给的太少了的表情,而东方固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怕是希望我立刻就滚蛋呢。

    我也不好赖在这里,就说道:“既然东西都给足了,这东方念我是肯定要杀的,这就签了血契?”

    这话说罢,东方固这才恢复了好脸色,说道:“赶紧的,大家都忙着呢。”

    我呵呵一笑,拿出了血契,很快就按下了脉络印记,然后光华流转,血契很快灰飞烟灭了,而契约当然也就成立了。

    东方固这才满意点头,而东方鱼又客气的说了几句。我倒也打算和东方鱼‘深交’几天,所以拱手笑道:“东方盟主,有空可要记得来我阁楼那喝喝茶,我一个人在这里非亲非故,也没有个朋友,毕竟东方盟主已经住在此处有数月了吧?对这仙城应该颇多了解

    ,还望到时候指点一些呢,而且这杀东方念之事,怕也有些值得探讨的不是么?”

    毕竟按理说,这东方固要大我一辈呢,而东方鱼是东方瑾大哥,眼下和我同辈,互相有点私交什么的也正常。

    “哈哈,那个应该,毕竟夏道友已经和夏教主兄弟相认,又相互帮衬着,我作为东部仙盟代表,当然也应当配合,那夏盟主看什么时候有时间?”东方鱼笑问。“要不后日中午我在阁楼设宴专门款待东方盟主?”我悄悄的对东方鱼挤了下眼色,一副有福利的表情,这东方鱼顿时是大喜,觉得我能看得起他,又把他引为‘好友’级存在,鼻子顿时也高了不少,轻咳两声

    ,说道:“夏盟主这么客气,我又怎能爽约?那就后天吧!”我一副高兴的点头,随后和东方固说道:“老祖到时候有什么交代和补充的,请东方盟主代为传达便是了,在下也不敢继续在此处久留,今日方天树之事,实在是贵仙盟宝树太过吸引我,导致了我情不自禁

    ,所以还请见谅一二。”

    东方固‘嗯’了一声,随后摆手说道:“夏盟主也无需如此,看到这大树受到震撼者不少,夏盟主也是第一个了,老夫只是护树心切,并无他意,怕多有得罪的,夏盟主也莫要见怪了!”

    “那是那是。”我爽朗一笑,算是和东方固揭过此事了,只是这老狐狸肯定不会就这么放松戒备,怕还需要打通一些关窍才行。

    又说了一些有的没的,我实在也没打算继续待下去,很快就带着归元法的莲瓣,以及伏天晓一起返回北部仙盟,随后和伏天晓说了一趟见闻,这才带上了几根木头,如雪返回夏瑞泽留给我的阁楼。

    阁楼中,我把市场送来的仙果榨汁后,辅以了几种夏瑞泽又亲自送过来的仙果,随后制作了好几包的糖果,都交到了净莲的手中,当然是嘱咐她不能给如雪多吃,因为吃太多甜食肯定对孩子不好。

    而我自己,在把木头吸成了一堆粉末后,也让幻剑天得到了一丝的成长,可惜离着加强这一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子,只能寄望于整颗大树了。这些木头全都是细微的粉末,经由一种能量凝聚而成,在建造宅邸时砍伐雕琢一番,再补以凝固记忆法阵,就能让它如记忆金属一样即便受创也恢复完整,只是我选择了另一条路,暴力的把它的独立生命

    凝聚力给吸收了,因此它才粉碎一地。

    让净莲顺便护法后,我很快拿出了归元法的莲瓣以先天元气侵入其中,打算读取点什么信息出来。

    结果毫无疑问,取巧的方法我试了一遍,结果以失败告终了,这东西水火不侵,还能自愈,简直就是天上的神物,看来也只剩下睡觉一途了。

    这莲瓣贴在了额头上,我很快用法术强迫自己进入了梦乡,虽然也不太抱太大的希望。然而,朦朦胧胧之间,忽然像是有什么声音呼唤我一般,在我昏昏沉沉时,一个一个字的钻入了我的耳中,仿佛是个女子在不断的呼唤我,又仿佛和我细细的说着一些情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