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五十八章:盈眶
    紫卿云驾驭莲台朝着后宫方向疾驰,这李相濡果然没有跑远,甚至又跑了回去,也正好,我家祖龙还在后宫天上徘徊,吞云吐雨,煞是热闹。

    叶云秋背手站在莲台上,看着天空雷电乌云密布,龙形真切如覆盖整个天上,眉心不由深凝:“此龙居然如此的庞大,恍若天运压顶,常仙皆要忍不住伏首呀……”

    “这是我家祖龙,刚吞了玄仙门的安守臣等一干五位老祖,眼下又吞了先天鬼气,连整个周天境的阴海都给它吸个干净,现在也不知道怎的,已经凝出身形,窜上天空去了。”我其实说不着急是假的,只不过我向来只做能做的事情,不能做的事情,除非是必须越过去的坎,否则也不至于傻傻的冲上去。

    “哦?竟是兄弟家的?我观此龙所处位置,已经元力的形态,恐怕已经是在应劫了,你看它,徘徊神塔不去,正是被迫应劫呢。”叶云秋毕竟出声古神界,年岁比我长很多,又接触的是圣道门这种古门派,知道的当然很多。

    “被迫应劫?”我心中一凛,对这样的叫法觉得新鲜,叶云秋点头,说道:“到了应劫期,若不沉浸入九重以上的应劫台,势必要遭遇天劫洗礼,这就是被迫应劫,祖龙是传说之上古大神,如今应劫怕是要破天而去了。”

    “啊?应劫台不是只沟通天地么?”我怔了一下,叶云秋却摇摇头,说道:“若是应劫成功而不离开这里,能量势必会引动更大的劫数,我看这股力量已经震动了天地了,如果还停留此地,不是它给打得飞灰湮灭,就是这神州大地再来一次量劫了!”

    “那么夸张?”我有些无语了,心中忽然一想他出来的条件,当时我已经被折磨得欲生欲死了,到现在还是半残状态,当时它本可冲出来的,但还是等到了最后一刻没办法逆转才出来,看来它也知道这一次出来会是眼下这个样子。

    “只是我猜测,它的真实处境如何,还得兄弟去亲自看看。”叶云秋沉吟道。

    我点头,然后看向了李破晓那方向,说道:“我先载你去李破晓那儿,最好是能够拦截住李相濡,这老匹夫恶事做尽,早就该伏法了,这次决然不能让他逃了。”

    说罢,我就以最快的速度带着叶云秋冲向了后山那边,不一会,前方确实出现了李破晓熟悉的气息,此刻正和李相濡互相追逐,看起来后者已经没有大战的心思了。

    又过了一会,因为戾血金莲的速度飞快,我们又是斜斜插入了战场,所以很快看到了他们一追一逐的场面,李相濡持着圣道之极已经又逃回了后山,而李破晓拿着不灭,追得李相濡到处乱飞,偶尔还要承受背后不断飞来的攻击。

    “好了,我现在和李师弟追那老贼,你去看看你家的祖龙大神如何吧。”叶云秋看着天空的祖龙一眼,目中露出隐忧:“一天兄弟,有些责任,终归是得自己去背,即便孤单一人时,也是。”

    我点头,他的意思很清晰,既是祖龙的状况恐怕不会持久,这么浩大的声势,如果没办法应劫,那一切就会毁于一旦。

    我直冲上已经被毁得几乎只剩下应劫台的顶级神塔,因为生怕劫数的力量太强大,也把家鬼都收了回来,而祖龙庞大的身躯已经挤得周围全都满满的了,我追着那巨大的,形象之极的巨龙头颅,大声问道:“祖龙!你到底什么情况?是应劫么?可否承受的住!?”

    “吾主,吾应劫而上,静待吾主归来。”祖龙口吐字句,简短得让我难以理解,不过从中配合它现在的无奈和叹息,我可以理解成它是没办法不上去了。

    “上去会是什么,上去有什么?我需要做什么?”我连忙追着那巨大的祖龙头颅,但它却不再说半句话,轰隆隆的随着雷电,在急速的奔赴天空,仿佛刚才迟迟不走,只是等待交代我这一句,而现在,再也没有遗憾的它将要开始冲入天云了!

    轰隆隆隆!

    雷云飞旋,我顿时想要一把抓住它,跟着它上去,但下一刻,雷霆电得我浑身发抖,顺带还连累了戾血莲,这种劫雷的恐怖,才让我一下子想起了祖龙不在我体内了,我是没办法硬抗劫雷的!

    一时之间,眼看着祖龙飞天,我心情复杂万分,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已经极度的依赖它的存在,没有祖龙,哪有我的今天?没有他帮我度过无数的劫数,度过劫雷的轰炸,我早就飞灰湮灭了,但现在,它居然说它要走了……

    “祖龙!你不要走!”我大声的嚷嚷着,并且看向了紫卿云,但紫卿云连忙摇头,说道:“主公,上不去的,我们和它不同一个世界的,上不去了,应劫台一旦应劫成功,便是殊途异道了……”

    “什么意思?”我心中震惊,却仍然想要继续上行,紫卿云也没有阻拦我,带着我直冲天际,但到了祖龙那巨大脑袋的位置,却看到它的脑袋部分已经融入了一片彩色的光幕之中,看起来仿佛是一层薄膜,我伸手进去的时候,祖龙的身躯早就和我相隔两界了。

    既是不同一个维度了。

    能够看到它闯入另一个维度,自己看得到却摸不着,这样的悲哀谁都感到难以接受,我伸出手还想要抓住它的身体,并且跟着它进入通道里,但结果却发现,这应劫台连靠近都要给打成飞灰,恐怖的应劫之力,显然不是我现在这八劫可以承受的!

    戾血莲给轰了一下,顿时摇摇欲坠往下坠落,吓得紫卿云面色惨白,但又不敢违逆我的命令。

    随着我的下坠,已经决心上行的祖龙再也没有回头,直接冲上了光幕之中,我脸色苍然,指着祖龙留下的尾巴,命令紫卿云跟上去,紫卿云目露复杂,知道我不试试肯定不会罢休,立即跟着冲上去了,结果戾血莲给连打七八道,毁得莲台都面目狰狞,就连我都给打得浑身焦黑,最终是冲了上去,但光幕即便没有完全的关闭,却也和我不是同一个维度,竟没有冲进去的半点可能……

    看着下方彩云云烟渐渐消散,而祖龙再也消失不见,我泪水盈眶的跪在莲台,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多年来依赖的伙伴,就这么离开了我的身边,往后的路还有多长?

    我不知道,但现在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了。

    没有了媳妇姐姐拉我的衣角,也没有了祖龙保驾护航,从此以后,我就要一个人过独木桥了,应劫台的恐怖,我已经是深有体会了,它是回到九重天去了么?

    那里是媳妇姐姐、雪倾城她们所在的故地,祖龙在那等我,到底那又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很早之前,雪倾城就和我说过,把神塔起得高高的,应劫台便是沟通另一个天地之所在,那样的世界,到底是个什么世界?

    “主公……”紫卿云怔怔的看着我,伸出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祖龙大神应劫而去,若是主公执念,也终有一日和祖龙大神再见的机会,但眼下却不是久留这里的时候,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我抬起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幻彩的天空,紫卿云说的是对的,现在还有李相濡的事情没有解决,关妙乐也追着林筱去了,牧中平还不知所踪,很有可能也会半道杀出来夺取六道神剑,我绝不能继续留在这里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