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五十六章:指剑
    万剑来驱策万剑,如天神降临,酣战于仙丘之中,而他背后的指剑佛也同样犀利无比,万剑齐发,让周围全都成了剑海!这样密集的攻击,真不知道叶云秋该怎么抵挡了。

    不过我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叶云秋的剑意由怅然转化成清晰明朗,这恍若才是他本来的样子,在剑境之中,龙门高耸如云,他却孤零零的运剑其上,不管对手的万剑飞度,也无惧任何澎湃的杀机,只管自己镜水击石,空奏剑歌,那种孤立的御剑情感,仿佛似海情深!

    轰隆!

    剑海和情海汇合一处,冲击下把两方的剑境打得溃不成形,声势浩大,我只能是一退再退,但我并没有排除援手的想法,毕竟叶云秋也算是我的好友,绝对不能让他在我眼中给万剑来这强盗杀了。

    轰隆!

    叶云秋的情丝剑海如瀑布般自上而下,如同雪崩一般摧枯拉朽!而万剑来的万剑飞度却是由下而上,冲击力也把最开始那一拨大雪给冲得分出了好几岔,而去势不减,如若很快就要到达叶云秋那儿,并且将他湮灭!

    我看了一眼三兄弟,老大立即会意点头,和老二、老三交代一会将要如何的进攻,至于奴奴,故意就想在万剑来退路上布上阴雷,给我看了一眼后连连摇头,她才嘟着嘴放弃了攻击。

    又是一次巨大的震荡,万剑来的剑海在悲风神剑的轰击下,把天地都覆盖住了,就连我都不由感慨这万剑来的强大,在天南,如果不是我们这些从五大世界上来的顶尖剑者,恐怕都不足以和他相提并论!

    但高耸的龙门上,万万道情丝一样的剑气,也在不断努力往下轰击,哪种百川汇流的可怕,从来就不是游山玩景一样的存在,冲下来的时候,万剑来也只有咬牙忍受这密集的攻击,而很快,就浑身全是一道道的血口子,狰狞而吓人!

    他本来就已经是受过重创,六道神剑取了他一魂一魄,即便再不重要的魂魄,那也是不可或缺的,而且这段时间他一直就在这个鬼地方呆着,就算想要恢复再生一魂一魄也并不容易!那也是需要很长时间的。

    加上连续数次的酣战,这个时候早就是强弩之末了,给叶云秋这一次同等力度的冲击,或许将会是致命的伤势。

    不过,他是万剑来,却不是什么老老实实,正正经经的牛鼻子老道,打输了,他也会:逃!

    万剑来给自己儿子打得浑身是血后,怒哼一声,头也不回就往外围逃去,我早知道会出现这一幕,所以立即说道:“拦住他!别给他跑了!”

    “哼,夏小子,你若是敢拦截我,我立马毁了鬼石,让那先天鬼气遁入茫茫的临夜国!没有了它,我看你怎么拯救临夜国!”万剑来却完全抓住了我的软肋,根本不打算让我拦截到他。

    “主公!怎么办?!”老大这下子也为难了。

    我看了一眼龙门上随着情海飞降而下的叶云秋,说道:“叶兄弟,你怎么看?”

    叶云秋也是浑身血污,但他新晋九劫,在消耗了大量的元力恢复了受创伤口后,已经无碍了,这好比是一个青年和一个老者各挨一刀,一刀下来,青年还能依靠强壮站住,但老人家可未必,所以常言说:站得住才有输出。

    “他逃不了!夏兄弟,我会助你拿到鬼石!”叶云秋说着,速度飞快的追上去。

    “嗯,小心些。”我叹了口气,只能又是跟在后面。

    叶云秋速度极快,但万剑来可不是什么普通剑仙,他背后还有指剑佛这等辅助灵宝,在我们追击的时候,不断的释放剑气,我坐在戾血莲上不受影响,毕竟莲台的防御能力超群,这骚扰攻击对我没什么用。

    但叶云秋就没那么幸运了,他追在前面的时候,给指剑佛的攻击打到好几下,身上立即处处都有了血口子,元力消耗绝对不小!

    “古国空绝赤鸟飞,烧遍天城却不归,龙门天顶倾剑壶,华光速现千剑来!万剑道!千剑招来!”叶云秋却也不会坐以待毙,一边追击,剑诀也跟着念起来!

    听到自己儿子念起了剑歌,万剑来十分的愤怒,说道:“老子养了你那么多年,真没想到你真要当这弑父之贼,我看你以后如何在万剑门立足!难道是用弑父之威,来震慑传授自己的弟子?”

    “万剑来,你大可放心,我杀了你,背负弑父罪名后,就会辞去万剑门掌门之位,同样也不会再呆在万剑门了,我要返回你作恶之地,亲自登门为你请罪,以慰母亲在天之灵。”叶云秋毫不犹豫的说道。

    “逆子狂妄!青山载月随时到,仙阁观潮倚剑登,绕水莲心通幽径,路徊阑珊转金仙!万剑道!剑入金仙!”万剑来厌恶的冷哼,随后一边奔逃,一边也以剑歌来回应自己的儿子!

    两位剑者一追一逐,但却还是以死相搏,我不好插手,要不是因为现在鬼石的重要性远比六道神剑,我早就不愿再继续看下去,子杀父,我已经见过一次了,不想再看到一次!

    剑诀念罢,万剑来前方出现了青山白云,但仙阁和通幽径却不在叶云秋那边,而是他逃亡的方向,我已经知道他给自己的儿子逼到了绝境了,要不然也不至于用剑歌来边战边逃,真没想到一代剑仙名家,会陷入如此的境地。

    而叶云秋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情丝长剑直指自己的父亲,而他背生赤鸟双翼,快速的往前方追去,背后剑壶仿佛就跟他扯倒的一般,千剑从天顶倾泻袭来,嗖嗖嗖的跨过了他,直追万剑来而去!

    万剑来毕竟已经是绝境,根本不可能敌得过自己的儿子,在化作一道金光要登上云阁的时候,终于没办法抵挡而给擦到了几剑,一个踉跄下,千剑万剑会身而过,把他扎成了血窟窿,而一代剑仙,就就此殒落了!

    万剑来的虚体已经被千剑打了出来,但在无数剑气中也终究难以承受,虚体一次次的遭遇元力剑气的攻击,即便飞得再快,也没办法继续抵挡,我眼看这叶云秋马上要弑父,心中大有一丝莫名的难过,拿出了个魂瓮,说道:“既是要离开万剑门,返回你母亲曾经之地,不如用这魂瓮封住他吧,到时候无论是什么事,该杀的再杀,该释然的,还需释然。”

    叶云秋摇摇头,两眼竟落下了泪来:“兄弟,唯独他不值得。”

    “那也不能让你的手,沾上一辈子的罪孽。”我说完,用唯一能够动弹的手念了几句咒语,而莲台也很快冲到了万剑来虚体的附近,一个最轻微的纳灵法之后,万剑来本该要毁灭于千剑里的一丝残魂给我收入了魂瓮中封印起来。

    我把魂瓮的筛子塞入瓮口,看了一眼后,丢给了叶云秋:“拿着吧,即便是论罪,也带去那边再论,你杀了他,反倒是便宜了他,不是么?”

    叶云秋接过了瓶子,说道:“或许吧……那听你的。”

    我看向了万剑来道体幻灭的地方,发现情丝剑已经缠绕,并抓住了欲要逃走的悲风神剑和指剑佛这两件超级宝贝,有灵之物都能读懂主人的想法,这把剑也是不亚于九歌这样的存在,两样宝物失去了万剑来的控制,力量怎么能比得上这把情丝?所以双双给绑了个结实,等待叶云秋来处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