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四十二章:绵音
    “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如射天狼。”我淡淡的吟唱这把东君剑的歌曲,如同催命的歌谣,而这把中规中矩的金黄色太阳剑,不但尊贵雍容,而且还带着威严和英武之气,这足以匹配上日神之称!

    九歌的剑都需要放在剑匣中豢养,在一段时间后才拔出,威力莫大,确实和关妙乐说的一样。一剑之威能开山僻石!

    知道我这一剑将会是对付自己,北祖立即从腰间拔出了一把短鞭,怒吼一声,就率先朝我冲过来!

    不止是他,整个后宫忽然少了一道九劫真仙的强大气息,所有的九劫真仙都震动了起来,一道道的气息飞快的来到了周边的区域,并且以围观的态势,分成各自的阵营围观着。

    我全无半点的惊讶,面对这些九劫真仙。我背后还有杀手锏在,倒也不是十分的惧怕!

    唪!

    东君剑一下子轮出了一半弧度,放在了身畔那蓄时空势,剑光如同潺潺流水,在剑刃上飘荡,那北祖看我没有跟刚才一样出剑,面色更是凝重,这就是九劫大巫和普通的大巫区别,越是异常的境况,就代表着越是危险。所以他马上就刹住了脚步,怒道:“磨驮!你到底还打不打!?”

    拿着三戟长剑的磨驮这才反应过来,当即说道:“刚才那不作数!老子不打了!这位道友,老夫有眼无珠!看走神了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小辈来捣乱的!现在看清楚了,自当留下大礼作赔!”

    说完。这磨驮想了想,丢下了一串很大的宝珠,这串宝珠一颗颗都饱满得跟拳头似的,还是一模一样的货色,珍贵程度可见一斑。

    我懒得理会,这北祖退后,却不代表我拿他没办法,一瞬间欺身,时空剑气凝重如山的刺向了对方,霎时间周围的景物恍如给剑气带走,扭曲成了一波波的轮廓,而北祖怒喝一声,使用长鞭卷向了东君剑!但蓄势已久的攻击,就如同遥远时空而来的长歌,悠远绵长,这长鞭一卷,立即给东君剑缠住,竟给震成了碎片!

    剑气还在往前,北祖不敢再继续攻击,想要就这么退却。但接下来他脸色却变了,因为时空剑气本就是一种缠绕剑气,把时空卷入剑中,在一脉创元的强大力量下,他瞬间就给卷了进来!随后一声惨叫。剑气就把他伸出的右手连带肩部,一下子卷出没了!血花恍如云雾,噼噼啪啪的打在了地上!而北祖一击不敌,留下了半个身子就想要往神塔外面逃去!

    估计很多九劫真仙都会给创元法的力量所迷惑,毕竟一个八劫的真仙。居然能够轻易爆发出远不是八劫,甚至九劫都达不到的力量,显然不大可能,所以他们每次都会想要以一力来降一力,然而。却不知道往往是自己冲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这股力量的爆发力远不是轻易能够相恒的。

    三条脉络相加堆叠,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而是三个八劫真仙同时全力一击,如果换成普通的八劫真仙。有时候确实不够看,但三个我加起来,同时出力并使用出时空剑气,或者天剑无限这样的超级剑法,那威力就残暴了。别说单一脉络的时候我就不怵九劫,现在一脉创元下,我又怎么会惧怕和九劫大巫对轰?

    唯一担心的是剑不够扎实,会断!

    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普通的攻击下。九歌还是撑得住的,那如今最大的考验,就不是普通攻击了,应该是剑歌下,它还能不能撑住?

    悠远的震荡之音在东君身上传来,霎时间周围再度发出了震天的响声,但北祖已经没有了战意,脸色恐惧的打算逃出这里,我没有用东君剑给予最后一击,而是施展了纳灵法,一瞬间把他的血狂吸而出!

    惨吼声把这恍如沉浸黑夜中的后宫唤醒,这强大的压制力,也把周围的九劫真仙震得面色大变!北祖的力量快速的流失,在逃亡的时候,却又给我释放出了纳灵法纳来的力量,当场打成了飞灰,连虚体也是遍体鳞伤,逃出去的时候,几乎连回头都不敢!

    这北祖肯定是废了,虚体伤成这样。出去也不过是灵鬼的下场,灵鬼浑浑噩噩,也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恢复原来的灵识,所以和白炽的虚体一样,我都没有加以追杀。一是浪费时间,二是没必要,三是成了灵鬼,其实更加的痛苦。

    而就在所有人都觉得这件事就这么以死了两个九劫的巫妖而结束的时候,我的目光瞬间扫到了磨驮的身上:“自己爆体离开这里。还是要我来动手?”

    手持三戟长剑的磨驮一愣,脸上全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他当即看向了身后的一个女妖和另一个男妖,随后看向了我:“兄弟,我磨驮刚才走眼了。绝对不是故意针对你的,这串孪珠世间罕有,算是给阁下的赔礼,若是阁下嫌不够,等在下回了天妖庭,带够了赔礼立即给阁下送来。”

    “呵呵,这位道友,磨驮刚才也是想凑热闹,没有要和阁下作对的想法,阁下还请大人大量。不要把此事放在心中,我们在天妖庭来时准备也不充分,磨驮赔礼不够,我这还有一枚望月珠,也算给阁下的赔礼吧?”中年的妖族真仙站了出来,拿出了一枚黑沉沉的珠子,放到了那串孪珠那儿。

    我冷笑一声,说道:“什么天妖庭不天妖庭,想杀人的时候就杀,不想杀了赔点礼就算了?我再问一句,是他自己死,还是我来动手?”

    “阁下会不会太过分了点?”一旁的女妖有些冒了火气,我双目一寒,看向了她:“那你一起陪着?”

    这话一出,女妖整个柳腰都为之一颤。退后了一步不敢再说半句话,我看这磨驮正在犹豫,咔嚓一声打开了剑匣,把东君剑放了回去,并且拔出了那把云中君!这把剑呈现出了苍白的颜色,一拔出来,云雾飘渺,有种芸芸而发的绵力,而声音带着一丝清幽,让人察觉不到,但又真实的存在着!

    “用了三把,还剩下六把,还能杀六个一样的。”我冷冷的扫了一眼周围和天空上的所有九劫真仙,在一脉创元的庞大天眼力量下,所有人的面目一清二楚的呈现了出来。他们中有凝眉矗立的牧中平,有面无表情的袁惊鸿,更还有晓有兴致的笑千剑,而其他的九劫真仙或是惊讶,或是沉凝,但无一不是正在等待我下一刻的举措,而不是下来帮忙,毕竟天妖庭的妖族,还算是异类。

    一刹那后,面对没有回答的磨驮。我如附骨之蛆的闪到了他身边!而他身边的男妖和女妖对视一眼,已经不敢再帮忙说什么,顿时退后到了很远的地方,这是不愿意帮忙的意思!

    那磨驮脸色大变,想骂都来不及了,只能困兽犹斗,怒吼跟着迎击!

    但无限天剑猛然的轰出,一时间周围就变成了苍白一片,剑响似云中高歌!漫天的剑影笼罩得周围全是!

    磨驮虽然有所准备,招数打得大开大合,但面对无限天剑的密度,不过左挡右支的下场,一剑中而身形立即变得凝滞,接下去就是兵败如山倒,最后和白炽的下场一样,变成了一片飘散落地的血花,只剩下虚体快速的逃亡,不敢再做停留!

    “还有么?”手中的云中君一挥,剑声绵长,彻响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