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三十二章:行侠
    “哈哈哈,老夫要效仿古仙派李古仙祖师爷,南下大荒,行侠仗义,斩妖除魔,立下宗师表率,此亦无不可吧?”李相濡故意拿出了李古仙来说道。

    “你若有你祖师爷万一,又岂会是如今这样子?”我微微凝目,却看不出他的任何目的,李古仙师父骑着蛤蟆大仙,带着囚牛和浩劫神剑南下大荒去了,去做什么目前不清楚,不过声势不小,也算是天一道近年的一件大事,故意宣传之下,宵小也不敢再轻易对天一道动手,毕竟谁知道蛤蟆大仙什么时候回来?能带蛤蟆大仙去历练的李古仙师父又什么时候回来?

    “有前人建树,方有后人效仿,老夫即知也有不足,自然是要努力一番的不是?”李相濡无耻之尤的说道,我忽然想着李相濡不会是要去打乱李古仙师父的脚步吧?这老家伙什么事干不出来?他也南下大荒,绝对不是他说的那么光明正大,肯定有所目的!

    难道他也知道李古仙师父的目的,所以趁机追去?

    但李古仙师父离去已经一段时间了,是我年前去正道的时候,现在不知道早到哪儿了,这李相濡现在追去能追上么?

    而我不还剑,肯定要背弃血契,所以我还是悠着点的好,先还剑再说其他算了,毕竟李相濡也已经九劫,只要有把剑,就是个危险和祸害。

    李破晓没有来追他,这点有些古怪,他一向恪守承诺,李相濡不死,他就算是毁诺了,这对于他而言比杀了他都严重,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李破晓还留在圣道门?

    “呵呵,李道友作为圣道门重要的资源,轻易离开圣道门,难道贵掌门没有半点犹豫么?”我笑道。

    李相濡眼睛半眯下来,说道:“夏小友这么问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夏瑞泽夏掌门与我私交甚笃,老夫要出来,他是举双手赞同的,如今圣道门有夏掌门和其他一起从那边一起来的老伙计在,足够安保无忧了,何须多出老夫一个?夏小友是要问李破晓如今何在,为何没有拦截老夫吧?”

    “李破晓是我的好友,如果李道友知道,那不妨顺路告知。”这老狐狸十分的惊醒,稍微透出那么点意图,他就能给你想出为什么来,让我心中不禁犹疑他是否准备好了说辞。

    “老夫亦不知他如今何处,出来的时候,他恐怕还在万剑门闭关呢。”李相濡淡淡一笑,显现一抹春风得意之态。

    “原来如此。”我心中咬牙切齿,这老匹夫水火不侵,脸皮也厚的可怕,我根本问不出他半点有大用的原因,如今也不好拖着大家撕破脸毁诺,主人即来,还剑就是必经之路了。

    我把体内的圣道之极剑胚逼出,看了一眼后说道:“那就预祝李道友这趟大荒之行顺利斩妖除魔,行侠仗义吧!”

    李相濡淡淡一笑,接过了这枚金光耀眼的剑胚,随后沟通剑灵而把剑胚再次引入体内,这一过程还是颇为复杂,不过他也是活了千年的老怪物了,手段也是犀利。

    我心中不悦的看完李相濡收回宝剑,而他罢了笑道:“夏小友恐怕也知道了最近我圣道门的一些事情了吧?”

    “有话快说吧。”我皱起了眉,李相濡就算九劫,又有圣道之极,但我也未必怕了他,如今我在临夜国击杀九重天门一位九劫的掌峰,还打灭了一位九劫掌峰的道体,而在九重天门举精英赶来报复的时候,以击杀一个九劫道体,打灭一个的情况下,还掳走了对方的掌门,这件事想必也是威震天南了,李相濡这么客客气气,就说明不会干这类触怒我的傻事。

    “老夫在这里面,也不过是盘中的一枚棋子,说一说这件事,其实也没什么。”李相濡倒也爽快,沉凝了下后就继续道:“小友关心的,莫不是三大门派的事情,孙道极孙祖师伯那边,其实如今作用不过是充当传话筒而已,已经被用计架空起来了,呵呵,真没想到,孙祖师伯还有那么黑暗的一面,如今被揪住了小辫子,为了圣道门这辆战车继续前进,也不得不咬着牙当棋盘的一枚助力棋子了。”

    “谁没有点阴暗的过去,籍此来威胁,倒也像是你们的作风。”我皱眉冷嗤。

    “哈哈,内里之事,老夫也不是很清楚,但如今孙祖师伯对夏瑞泽言听计从,倒也为新圣道门迈向不朽提供了良好的基础,所以也未必有我说的那么不堪吧。”李相濡漠视我的冷笑,继续说道:“圣道门袁惊鸿那边,袁沐影继承其父之志,登上掌门之位,如今虽然不过八劫,但却是夏瑞泽弟子,行事也算是干脆利落,绝不拖泥带水,眼下袁惊鸿曾经过往已是沸沸扬扬传得圣道门皆是,她作为当年被其父迫害一方,深受九大门派同情,这位置也算是固若金汤了,能把感情玩出这样的花样来,老夫也是相当佩服的。”

    “呵呵,内里如何,还真不好说,不过是以新代旧,清扫旧霾罢了!烦请李道友再说说万剑门。”我对袁惊鸿父女都没什么好感,父女相恨相杀,这是人伦惨剧。

    “说起万剑门来就有趣多了,叶云秋和自己那亲父亲万剑来的事情,终于是浮出了水面,而父杀母,子复仇之事,真是跟雨后春笋似的新枝不断,和袁家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叶云秋登上万剑门掌门之位后,一番平时常态,是立即宣布了其父所作所为,真可谓是虎父无犬子,大有其父敢作敢为的风采。”李相濡平静一笑。

    “如果我没有记错,李道友似乎也是其中翘楚吧?当年你杀了自己的发妻虎婆,太叔倩、太叔妤母女俩如今也还在古仙界声讨你的罪行呢,也不知道李道友打算何时伏法?若是心有忏悔,我身边便有九把利剑,可助道友一臂之力,取项上首级也是轻易。”我也抱以一笑。

    但李相濡比我想象的脸皮要厚的多,哈哈一笑道:“夏小友说笑了,我既然告别了五大世界,便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李相濡了,如今我看悟六神天,此时之心已经不再是当年之心,只一心向道而已,人也不再是当年之人,再提此事又能如何?”

    “佛偈有云,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李道友好自为之。”我冷冷说道,李相濡脸上没有半点变化,说道:“夏小友,老夫说了那么多,难道你还没意识到什么?”

    “夏瑞泽一统圣道门,下一步是要我天一道吧?”我心中也已经明白这点,我和雪倾城,夏瑞泽和黑子,双方都在赛跑,但现在雪倾城那边卡住了,我这里身居漩涡的中央,周围四个方向,圣道门,玄仙门,临夜国,九重天门,四大势力龙盘虎踞,而最想要中央神塔的当然是夏瑞泽和黑子,如今他们把新圣道门稳固,天一道如果不让出这片地方,恐怕会招来灭顶之灾。

    “夏盟主毕竟是经历风风雨雨,该知道能屈能伸的道理,老夫也是本着好意来提醒,尽快让出天一道吧,若不然等到诸仙压境,同室操戈,就有违天道人伦了。”李相濡怕是夏瑞泽的说客了。

    “老怪物们还在,圣道门未必就安稳了!”我森然说道。

    “呵呵,夏小友看来还抱着一线希望呀,老夫此番南下大荒降妖除魔,行侠仗义,敢问除的什么魔?行的什么侠义?”李相濡阴森森的说道。

    “你要杀万剑来和袁惊鸿!?”我双目一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