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一十一章:休想
    万剑来剑气纵横之处,空间闪烁扭曲,黑暗在这里也如凌冬将至,剑啸声声动百里,他能够从一个三十岁的时候,仍然固守旧业的普通人,忽然在自己想到要追逐成仙问道后,竟抛弃一切成了仗剑强盗,也确实是个人才了!

    尺书不过云鸿断,仗剑能去须臾间,意思便是继续干活读书,做到底,也只像是大雁能够到云顶而已,而仗剑此去,遇到想要的便掳走,抢来,从而资源越来越多,最后所去所想,皆不过须臾而来!

    唪!

    万剑来整个人也跟着消失不见,再看到他的时候,影子已经到处都是,纵横来去,中间点都不离樊天圣,而樊天圣的剑歌同样乍现,没有半点比对方的慢了!

    不愧是曾经圣道门的第一刺客,单打独斗能够堪比夜皇紫卿云,本身对于剑道又怎么可能弱了?只不过千年来专修鬼道而让大家感觉他不再用剑而已!但现在看他拿到了六道神剑,怎么可能不捡起剑道这种大杀伤性的攻击手段?

    剑法中充斥着庞然萧瑟的剑境,静夜寒声中除了剑声,尽是樊天圣带来的衰败感,哪种追求自己的目的,却最终以悲哀收场的刺痛感,就连我们站在很远处观战,都能够察觉出来,万剑来的仗剑须臾间的豪情壮志,给这股可怕的失败感沾染上,一瞬间就冲的失去了雄心!

    鬼道法术,向来阴森晦暗,大多都是开始润物细无声,在接下来忽然转折,冲出,再爆发得毫无征兆,而往往这也是杀戮的一种开始!

    万剑来磅礴的剑气肆虐了周遭一便,来去纵横,却始终没办法触及对方的核心,所以接下来带给他的绝对压制,将很快到达!

    而且至今我仍然没有看到六道神剑的真正剑威出现在那里,那种一瞬间灭道鬼三兄弟的威芒,什么时候出现,始终让我如心悬剑!

    万剑来的剑势,是忽然庞大,然后以摧枯拉朽的山崩之势冲撞对方,如果一击不行,就立刻第二击,接着延绵不断到让对方彻底垮掉,不过,现在没有着力点的他在第一次重压之后,就被反弹了回来,而樊天圣的剑招,正开始把周围影响,据而带来消亡!

    猛烈的黑风,很快缠绕着樊天圣冲出,接下来轰的一声,鬼气爆发,这下子,周围全都成了故国明月之地,而万剑来也没办法再穿梭来去,别说是来去须臾,怕是须臾能出一剑都不错了!

    轰隆隆!

    破了万剑来的一剑后,六道神剑的剑威终于开始发酵了,万剑来一次剑光疾走时,却忽然在前进的时候给猛然的往后一扯,旋即他双目立即露出了一抹惊惧,但我睁大了眼睛,却仍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但就在我继续把力量凝聚于双目的时候,才在一阵剑光切割却给弹飞之处,发现其实万剑来已经给无数的黑丝缠绕,正往樊天圣那拉扯!

    “曲师弟!”万剑来猛然吼了起来,目光已经从惊诧变成恐惧了!

    我没有看出,万剑来是在害怕,那种猛兽被束缚,挣扎的绝望感,所以我并非没有见过!好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原来已经准备剑歌的曲池峰,这时候忽然以一把巨大无比的虚剑冲天空中斩来!

    轰隆!虚剑门剑法凛冽,不亚于万剑门,是整个纯粹圣道门的大威力雷法剑招,卫光宇便是虚剑门八劫中的代表,所以在这双重准备下,那些缠绕万剑来的丝线给一剑劈断了!连地面都出现了一条巨大的剑痕!并且雷光肆虐,炸起如同雷暴!

    但这时候,却听到樊天圣嘿嘿一笑,那把褐色的六道神剑如釜底抽薪的一挥,紧接着是万剑来惨嚎一声,随后不要命的朝着外围逃去!

    “快!快逃!”我连忙提醒关妙乐,关妙乐早就看呆了,给我体形后才立马拖着我往万剑来所去的位置逃去,而曲池峰也不是傻子,一剑救了万剑来,自己当然不能被留下,所以很快也不见了踪影!

    “呵呵,逃得倒是挺快。”

    在我回头的时候,发现樊天圣正冷冷一笑,随后手指轻轻划过了那把透明黑剑血槽上的褐色光芒,说道:“拘一魂一魄于石桥,往生六道吧。”

    我脸色刷一下的惨白了,看似万剑来刚才逃得是拼命,但我却从没敢想象会有什么后续情况出现,但听樊天圣的意思,万剑来居然给拘了一魂一魄,并且送去石桥往生了!那可就要命了!

    精神分而可以称之为魂魄,其魂有三,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

    三魂七魄关系识海,命运,灵智,慧根,道体等,占据三大要点七个部位,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给拘走其一找不回来,影响都是无比巨大的,特别是三魂失去其一,后果可能比死了都难受!现在万剑来重要的一魂一魄没了,会发生什么事?谁都不清楚!

    关妙乐听罢,娇美的面容上也全变成了霜色,可见这样的攻击方式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绝对不是谁想要尝试一下的。

    打神鞭一鞭子砸脑门上,必定魂飞魄散,如果劫数承受不住,连虚体都逃不出来,而这把六道神剑更绝,直接抽魂夺魄,果然有鬼道的阴狠,这是让人不得好死呢!

    万剑来虽然跑了,但如今无论道体和虚体,都肯定再也不完整了!

    随着樊天圣手指这一抹,那褐剑的颜色一闪即逝,随后又散发出光芒来,显然是度化完全了,这一回,万剑来想要找回一魂一魄,就不可能了。

    很快,樊天圣也追过来了,而且淡淡的在后面很远的地方说道:“夏小友,能不能将鬼石还与老夫?这件东西,我还是需要的嘛。”

    听他幽幽的说罢,我顿时有种魂飞魄散的感觉,这六道神剑肯定不是每次只拘一魂一魄,像是万剑来这种超级高手还能逃,但如果是我给他拘了,那恐怕就三魂七魄无处逃了!

    怪不得之前他在周天阵下面挥舞六道神剑,三兄弟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好在他们本尊都藏在罐子里,要不然上次就该全没了。

    而那时候他就已经能够凭借一些智慧控制六道神剑的剑威,恐怕现在也未必完全是樊天圣自己,或许是一种共同体,或者又是间歇性难以抑制的状态,要不然管我要鬼石干什么?

    “原来如此,樊天圣,你休想,等你追上我再说吧。”我咬牙说道,而关妙乐也是好奇心很重,连忙问道:“这鬼石是何物?给他不成么?”

    “压制先天鬼气的!”我连忙说道,关妙乐点头,到了她这个程度,也知道不能让鬼石落入对方手中,否则必然就是一场浩劫了。

    “呵呵……没有这东西,始终是让我不得劲,小友这是不打算成人之美了?”樊天圣阴森森的说道。

    我浑身一寒,暗道这樊天圣现在还需要压制先天鬼气,等同于弱化了自己,但如果有鬼石暂时压制住先天鬼气,他可就肆无忌惮的发飙了,那绝对是整个临夜国的灾难,或者说超越这个程度!

    他出现在这里,也许是因为得到先天鬼气后发现鬼石还是不可或缺,所以才故意在外围等我,而我喉咙发痒,是鬼石内的先天鬼气感应到另一道先天鬼气所致!